•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色笑话

【魅惑与觉醒】(六)

时间:2016-10-20 0:35:40  作者:h小说  来源:www.433h.com  查看:138  评论:0

(六)
  送走了小伟,回家的路上我一声不吭,昨晚实在太刺激了,尤其是我半夜醒来之后的事情,但我不确定是不是该一语戳破,正当我犹疑不定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慧的叹气声。
  「唉……」
  慧呆呆的看着前方,「老公,以后……能不能不让小伟过来玩了。」她没有看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你讨厌他了?」
  我试探着问。
  「也说不上讨厌,只是……只是难得的周末……不能好好休息。」她吞吞吐吐的说。
  我心里好一阵不以为然,不过正好我也不希望小伟再参与到这个游戏中来了,这个小子太诈,不老实,让我有点担心,搞不好以后慧被他干上瘾了也说不定,到那时再后悔就来不及了。
  「好,宝贝,都听你的。」
  ***********************************生活依旧平淡的继续,我和小莹算是正式确立了情人关系,偶尔约会,她在性的这一方面玩的非常开,这让我十分受用,也当做是慧偷情的补偿吧。
  另一方面,慧和铭仍然保持着一周两次的约会,但铭在北京混的不太好,时间一长,开房的费用对他来说也是不小的开支,后来甚至都要慧买单了,经过了那夜慧和小伟的温存,我食髓知味,越发想看到慧和铭做爱的场面,但虽然我多次苦口婆心的劝说,慧丝毫不为所动,坚决不肯带铭回来给我「观摩」。
  如此又过了两个来月,天气已经转凉,公司有任务下来,要我去外地出差,这正好,小莹的婚礼正在眼前,不用参加,免了尴尬。
  时间很紧,上午接到通知的时候机票也到了我手上,第二天一早就要出发,主管拍了拍我的肩,说了两句鼓励的话,就给我下午放假收拾东西去了。
  我匆匆的赶回家,一下午的时间还是很紧,又要收拾东西,还要嘱咐好慧,对了晚上还要和慧来上一发……正琢磨着,已经到了家门口,但一进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我发现门口有一双皮鞋,不是我的,我当时心里就激动起来,铭?难道是慧把铭带回家来了?好家伙,口里说的那么坚决,竟然偷偷摸摸翘班把奸夫带回家来?我的心突突的跳个不停,决定先不打搅他们,看一场好戏,我轻轻脱掉鞋,光着脚蹑手蹑脚的走近卧室,耳朵趴在门上,屏息听了一会,嗯?没动静?我诧异的把门推开一点,卧室的大床整整齐齐,一个人都没有。
  不是铭,难道有贼?我立刻提高警惕,脚步放的更轻了,首先检查厨房和另一间卧室,都没有人,也没有翻动的痕迹,那就剩阳台了,我亦步亦趋的走过去,眼前的情景令我大吃一惊。
  一个中年人站在阳台,脸上蒙着一个小内裤,正是慧晾在阳台上的,他的裤子散落在地上,大肉棒上也套着一个慧的内裤,正在那自我陶醉的疯狂撸动,我进阳台,他竟然毫无察觉!我大喝一声冲上前去,一脚把他踢倒在地,正要上前再补几拳,这家伙已经将脸上蒙的内裤扯下来了,我定睛一看,不由得一怔,这人原来是我和慧住的房子的房东,姓徐,已经年近五十了,我们平时叫他徐叔,熟了就干脆叫老徐,是个挺和气的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原本没什么钱,好在祖上留了几套房子下来,后来又赶上拆迁,政府补偿给他几套楼房和一大比钱,他便一下子阔绰起来,有了这么多钱,又把多余的房子租出去,每天就什么都不用干了,舒舒服服的享受生活,一年下来,比高级白领赚的还多。
  我手下这么滞得一滞,老徐已经翻身坐起来,一脸惶恐,又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小郑啊,老哥哥这是一时糊涂,你可千万大人有大量……」语声一阵颤抖,看来完全被我吓到了。
  我松了一口气,坐在一旁,老徐哪里敢动,跪在那瑟瑟发抖,看起来哪有平时的得意样,和个被抓现行的老流氓没什么区别。
  「说吧,怎么回事,从头说。」
  我也不看他,冷冷的说。
  原来,自从我和慧搬到这间房子来,老徐就开始垂涎慧的美色,但一是他没胆子,二是他岁数也不小了,不敢明目张胆的来勾搭慧,于是他借着和我们住的近的机会,注意着我和慧每天上下班的时间,赶上我们都不在家时,他就偷偷用备用钥匙来我们家,拿慧的内衣内裤自慰,这次被我撞见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要不是我今天提前半天回家,恐怕以后还要蒙在鼓里。
  想不到一个平时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中年大叔,竟然如此猥琐。

  这会,老徐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愁眉苦脸的等着我发落,说实话,他那一脸衰样,我都懒得收拾他,但毕竟不能就这么算了,我琢磨着怎么给他点教训,心里头却有一点异样的刺激:我操,如果慧和这样一个比她大将近二十岁的猥琐男……我摇摇头,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看了看老徐,「唉,让我放过你也不是不可能,只是……」
  我故意顿了顿,老徐赶忙低声下气的说:「是是,我知道老弟为难,这样吧,以后你们的房租一切全免,我再给您和慧些补偿,您看多少钱合适啊,您开个价。」
  我又好气又好笑,这就是暴发户啊,什么东西都拿来用钱衡量。
  我鼻子哼了一声:「补偿倒是不必了,这样吧,我明天就要出差,你在家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么,那每天就帮我注意着点慧,看看有没有别人和她一起回来。
  」
  我说的讳莫如深,老徐边听边连连点头,我知道这不是什么难题,他本来就一看到慧就色迷迷的盯着。
  「然后么。」
  我靠的近了些,恶狠狠的说,「下次再被我逮到,可就没这么简单了。」「是,是,老弟你放心,老哥哥再也不敢了,不敢了。」老徐诚惶诚恐的说,直到我放他出去,他还心有余悸,双腿不停的抖。
  可能他根本没意识到我为什么要他盯着慧,我好笑的想。
  当天晚上,我绝口不提白天发生了什么,只是跟慧交代好我出差的事,免不了又和慧缠绵了半宿,说实话,我一边狠操着慧,一边脑子里还在想着白天的情形,看着慧在我身下陶醉蠕动的销魂样,如果趴在她身上的是老徐……这禁断的想法令我欲罢不能,近乎比平时勇猛了一倍,一直把慧干的高潮连连,不断求饶才罢休。
  ***********************************出差的日子乏善可陈,由于旺季公司业务忙,只派了我一个出来,于是从图纸到加工安装全过程,一个人跑上跑下,而且刚开始时厂方觉得公司只派我一个年轻人出来,未免有点草率,所以态度不甚好,几经周折,厂方终于认同了我的努力,一个月下来,就连总工都开始跟我拍着肩膀称兄道弟起来,这段日子,每天一大早就赶往车间或工地,半夜才能回房休息,劳累不堪,别说性了,连打个手枪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每天回房就是抱着被子呼呼大睡,哪有那个心思。
  如此折腾了一个半月,工程终于提前完成,庆功宴上,大家都喝的酩酊大醉,厂方经理睁着醉眼,抓着我的胳膊,「小郑啊,这次能这么顺利可多亏了你,老哥哥这次可要好好招待招待,江南水乡的妹子尝过没有?老哥哥等会带你去尝尝鲜。」
  我赶忙连连推辞,工作需要,临危受命,没有搞砸,已是万幸,小郑我诚惶诚恐啊云云。
  厂方经理已然喝高,不由分说的拉着我……盈满红光的包厢里,我摸着阵痛的脑袋,旁边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看来绝对不超过20岁,一脸稚气。
  「老板,带您来的老板已经交代好了,我先帮您做会口?」我暗暗好笑,上午还在工地摸爬滚打,我的样子绝对称不上「老板」二字,但这边的妹妹叫客人都是「老板」,加上南方口音嗲声嗲气的,听在耳里确实舒服。
  我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看着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努力吞吐着我的肉棒,年龄不大,技巧却相当熟练,我打手势让她把身子横过来,她会意,鸡巴仍然咄在嘴里,一只手支在床上灵活的一转,我的鸡巴顿时感觉到一阵旋转,我舒爽的「啊」了一声,差点缴械。
  我示意她停一下,手在她身上游走了一番,皮肤虽然不及慧白,但却有着水乡女孩特有的嫩滑,在红色的灯光下闪耀着青春的光泽,再加上面容娇好,十分听话,看来这一夜价格不菲,厂方经理还真是大方。
  我点点头表示可以继续,她拿出一个套子轻轻的撕开,然后小心的咬着上面的小精囊,把套子含在嘴里,然后慢慢的低下头,罩在我的龟头上,一面媚眼如丝的看着我,一面缓缓的用嘴给我的肉棒戴上了套,这一连串表情令我几近发狂,呼吸也粗重起来。
  女孩直起身,跨了上来,用手扶着我的肉棒,对准了她褐色的阴门,那是一个号称名器的馒头屄,胯下的阴毛被精心的剃成了倒三角形,和肿胀的馒头屄相映成趣,带着无限的淫靡。
  她诱惑的看着我,然后轻轻的把肉棒插进去,当她的肉屄把我的鸡巴整个吞没的时候,她脸上呈现出一个夸张的表情,看起来既舒服又夹杂着一点疼痛。

  「好大哦……嗯……」
  她开始上下挺动,一边夸张的呻吟着。
  我感受着鸡巴上传来的丝丝舒爽,心里不由得好笑,我和那些无耻老嫖客不同,我对自己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她的表情和反应都是经过练习来取悦客人的,我把手交叉放在头后枕着,脑子却已在思考另一件事。
  我出差这段时间,老徐倒是很老实,每天给我打一通电话,「报告」慧当天的情况,开始半个多月还没什么特别的,后来有两次,老徐提到慧有带男子回来,听老徐的描述,说这小伙子高高瘦瘦的,比较帅气,我几乎可以肯定那就是铭,但和慧通电话时她并没有提这一点。
  看来,慧是有心瞒着我把铭带回家过夜了。
  我心里有点恼怒,但又不禁想着铭和慧在我们的床上大干特干的情形,想着铭怎样用各种姿势操的慧高潮连连,慧又是怎样淫言浪语的配合他的奸淫……我意淫的心潮澎湃,睁眼一看,那女孩子正在我身上扭着腰做顺时针旋转,可能这半天已经很累了,但她仍然倔强的套弄着。
  我豪气顿起,一下把女孩推倒,趴在她身上狂插起来,小小的包厢顿时充满了叫床声……
  ***********************************我回北京特意没有提前通知慧,想要来个捉奸在床,可惜这个如意算盘打空了,除了突然回家吓了慧一大跳之外,什么成果也没得到,想想也是,按照老徐的「报告」,一个半月以来,慧只带铭回来过两次,概率低的可怜,哪有那么巧被我撞到?虽然有点扫兴,但觉得老徐这人比较可靠,盘算着什么时候给他点甜头。
  没想到这时机很快就来了。
  由于我的这个项目做的比较成功,对方比较满意,一方面对我赞不绝口,一方面又爽快的和公司又签下两个大单,总公司得到这个消息大为高兴,于是一个任命书马上就下来了。
  任命书要我在北京组建另一个分公司,和我原来所在的公司没有任何从属关系,只是隶属于同一个总公司,这下,我一跃与原来的主管平起平坐了,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主管都慨叹起来,小郑你还真是年少有为啊,这么年轻就成了公司经理。
  我摊摊手,运气呗。
  总公司要求我从原公司抽调几个得力的员工,剩下的由总公司派遣,主管垂头丧气的嘱咐我可千万别把公司精英全抽走啊,我看了看他,开始在名单上写下第一个名字:小莹……由于有了新任命,又是刚出差打了个硬仗回来,总公司放了我一个月大假好好调整心态,这可是给了我凌辱女友提供了更便利的条件……我拿到休假通知的当天,特意装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很晚才回家,慧正在厨房做晚饭,我一头倒在沙发上,长吁短叹,慧如往常一样蹦蹦跳跳的扑到我怀里,发现我心情不好,忙担忧的问我原由,我尽量压低声音,表现的极为郁闷的说:「宝贝,我失业了……」
  慧虽然有些吃惊,但还是好言相劝,试图让我打起精神来。
  「可是,月末就要交房租了啊。」
  我说。
  我们租的房子,按合同是一次性交足半年的,补交亦是如此,我们因为贪图享乐,租的房子不小,北京的房租很贵,半年的房租在2万元以上,如果我真的失业,这倒真是个不小的数目,可惜慧不知道之前老徐的事,我们现在根本不需要交房租,再者,如果慧知道我工资本上的记录,绝对会吓一大跳的……慧看着我的样子,也有点担心,如果说我的存款还有一点的话,慧却几乎没有,因为她每个月用在保养和化妆品上的支出就是一笔不菲的数目,再加上近几个月她时不时要支付一些与铭约会的费用,早已入不敷出。
  「那……那怎么办啊?」
  慧也有点吓到了。
  「唉,明天我出去看招聘会吧。」
  我叹了口气,饭也没吃就上床睡觉了。
  从休假的第二天开始,我每天早起出去闲逛,偶尔去公司和以前的同事们插科打诨,当然忘不了和小莹的「奸情」,傍晚才回家,如此混了一个月,倒也有趣,但慧可急的够呛,她见我每天早出晚归,却从未带回什么好消息,更急的手舞足蹈。
  眼看着月末将近,一晚,我如往常一样洗漱完毕准备睡觉。
  「慧,睡觉啦。」
  「嗯……老公,就来了。」
  慧慢吞吞的走过来,我不禁眼前一亮。
  慧穿着一套情趣用水手服出现在我面前,双颊通红,娇羞无限,羞的都不敢看我一眼。

  这水手服是均码,小的可怜,像是给小学生穿的一样,慧穿在身上,更平添了一种暴露的淫靡,我看的喉咙发干,肉棒胀的有点痛……「老公……喜欢么……」
  慧轻启朱唇,每个字都像是吐在我的肉棒上,激起它的一阵跳动。
  「喜欢,喜欢,喜欢。」
  我直着眼,连说了好几句,同居这么久,慧还是头一次穿着情趣装挑逗我。
  「那,老公,你要温柔一点哦。」
  慧浅浅的低着头,眼睛瞥着我,撅起小嘴,那副样子,我保证能激起任何男人的最原始欲望,只要是男人看见慧现在的样子,一定都恨不得把她按在胯下疯狂蹂躏。
  我尽量克制自己不要太粗暴,尽量温柔的吻着慧,她的舌头在我嘴里飞快的转动,我贪婪的吸着,渴望得到更多的甘露,手早已不老实的四处乱摸,隔着衣服抓住她柔嫩的乳房,轻轻的逗弄她那已经充血勃起的小乳头,指甲在衣服上滑动着,发出沙沙的声响,此情此景,这个最平常不过的声音也有了一种淫靡的感觉。
  我察觉慧的呼吸越来越粗重,炽热的鼻息喷在我的脸上,我松开她的细舌,挪开了嘴,我端详着慧,她的舌头还有一小半吐在嘴外,嘴角还带着一点唾液,双眼紧紧的闭着,似乎在期待着。
  我喘着粗气,轻轻把慧放在床上,迫不及待的开始隔着衣服舔弄她的全身,紧身的水手服很快便被口水浸透了,慧也早已湿透,两腿不自在的来回蹭着,我撩起她那短的不能再断的裙子,想要脱下她的内裤,谁知慧没有配合我的动作,反而把一双美腿开的大大的,我仔细一看,原来内裤也是情趣的,在胯下开了个洞,根本不需要脱下来。
  我低下头,开始舔弄慧的外阴,慧用手按着我的头,发出轻轻的呻吟声,过了一会,慧突然坐了起来,「老公,你先躺下。」我躺在床上,慧趴到我胯下,轻轻的抚弄我的肉棒,正当我犹疑她要做什么时,下体突然感到一股温热……慧在给我口交!!我不禁舒服的呻吟出声来,慧用嘴包裹住我的肉棒,舌头则开始一下一下的刮弄我阴茎下侧的那根血管,我示意她停一停,直起身子来,把她趴着的身子转了一圈,雪白的屁股直直的对着我。
  这是我和慧第一次玩六九,我小心的舔弄着慧的嫩屄,由里至外,由大阴唇至小阴唇,每一个褶皱都有我舌尖的光顾,偶尔把舌头伸到里面舔弄她的尿道口,慧都爽的吐出我的阴茎叫上好一会,另一侧,慧也极尽温柔之能事,把我的鸡巴吃的油光锃亮,雄赳赳的挺在那里。
  十分钟后,我扶着鸡巴对准慧湿的一塌糊涂的肉穴,轻松的插了进去,我俯下身子,一边揉弄着慧的小乳头,一边不停的抽插,慧兴奋的叫着,充斥着满足的快感。
  「宝贝。」
  我一边抽插,一边说,「我和铭哪个……」
  慧张开眼,一只手捂住我的嘴,「老公,我们今晚不提他行么,今晚我只是你一个人的,谁也分不走。」
  我低下头,含住慧的小舌尖,贪婪的吮吸,下体的耸动丝毫不停。
  「老公,噢,老公,你插死我了。」
  慧抽回舌头,呓语般的说。
  「宝贝,舒服么?」
  「舒服,我爱死你了老公,我要你永远这么插我。」「我如果一无所有,你还爱我么?」
  我哑着嗓子问。
  「爱,我永远爱你,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
  慧肯定的说。
  「如果我被迫沿街乞讨呢?」
  「那我也永远跟着你!我不要你乞讨,我去赚钱!」我哑然失笑,「你赚钱养我?」
  「嗯,我努力工作……要是不行,我就……」
  「那你就出去卖?」
  「好,我就去卖,老公,你就给我拉皮条,找嫖客,让他们操我,谁出的价高,我就给他操。」
  我听的心惊肉跳,虽然和小莹玩的时候,淫乱的对话屡见不鲜,但涉及到如此禁断的话题还是第一次,而且慧还穿着这么清纯的水手服。
  「好,到时候你就穿着这身水手服,让他们射个够,把你全身都射的湿透!
  」
  「啊……啊……老公,我要你在旁边看着,看着我被他们凌辱,被他们弄脏,你还在一边数钱。」
  我听的浑身上下直冒冷汗,虽然我感觉自己很清醒,但慧喊出来的情景就似真实出现在我眼前,我甚至能看到那些嫖客带着猥亵的表情,用肉棒抽打慧那满是精液的脸……我抱紧慧的娇躯,奋力抽插了数百下。

  「老婆……老婆……我爱死你了!!」
  「老公……用力……啊……」
  慧在高潮的一瞬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叫,「老公!射死我!射死我吧!!」我把下体紧紧的抵住慧的肉穴,带着我这辈子最舒爽的感觉射出万千子孙,我把肉棒拼命往里顶,不停的研磨,我几乎听到两人的耻骨摩擦着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慧紧紧抱住我的后背,指甲抠入我的皮肉,浑身痉挛的接受着我的喷射……我搂着软成一滩泥似的慧,躺在床上,我像条鱼一样拼命的喘着,休息了一会,慧轻轻的钻出我的怀抱,直起身来,幽幽的看着我,「老公,要不……我们明天去借点钱……」
  我身体一僵,原来如此,慧知道我心高气傲,不肯向他人低头,要我去跟人低三下四的借钱更是不可能,所以,她今天想尽办法的取悦我,一时间,我明白了她为何穿着情趣装,又主动为我口交,但慧的良苦用心令我有了一丝不快,我转过身去,哼了一声。
  慧轻轻的叹了口气,良久,才说:「那我们就请徐叔吃顿饭,请他再给点时间吧。」
  我知道我的计划成功了一半了,但是……我这么做真的对么?我沉默了一会,「嗯」了一声。
  【待续】


上一篇:办公室有摄像头
下一篇:入错道了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或转载本网站内容前需征得433h小说认证的同意。
Copyright 2006-2099 Powered by www.433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