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性爱故事

「乐城山战役」

时间:2017/1/6 21:20:08  作者:成人小说  来源:www.433h.com  查看:0  评论:0
乐城山战役

  乐城山。姜旗旗的部队被压在第二线,冲不上去。旗旗气红了眼,她把帽子一摔,扬起一头小瀑布似的秀发,大叫:「谁敢冲?」
  梦幻团的女兵们尖叫着:「我们上!」
  旗旗就说:「好!白琳,你带你的小组越过那个开阔地,攻入角阵地。辛茜雅,你的小组在侧面保护!」
  白琳是一个茁壮的少女,短发。她的小组有林嘉露、罗瑶莲、邓加雪,罗乐,丁丝琪。都是一班动人的少女。而辛茜雅在火力掩护下,已经率领她身后的凌黛、欧阳茜,邓爱妮、邓妮丝和司马莉到了角阵地侧面的死角。这班16、7岁的姑娘都脸红红、气喘喘的,紧张地等待着白琳的小组发动攻击。
  旗旗扫视一下白琳的小组:一头秀发的林嘉露,苗条的身段、娇媚的脸蛋、特意改短的西装短裤显出她修长的玉腿,活脱是一个跳舞的名星 .
  瑶莲有着迷人的微笑和结实的腰枝,充满了活力。
  加雪是一个白暂丰满的少女,乌丝柔和地披在肩上。
  罗乐是两条辫子长长的少女,娃娃脸上却有早熟的严肃。
  丁丝琪是个天真活泼的小精灵,那跳动的马尾和柔美的双腿显得她的活泼,而那交叉带胸罩下绷紧的微微起伏的少女结实的胸脯,又充分表现了这个17岁姑娘的成熟。
  旗旗非常信任白琳的这个小组,因为她们每一个人都有傲人的战场经验:嘉露在保卫雾积游泳池一战中,肩上中了一枪,把她的游泳衣的带子打断了,整件泳衣半边掉了下来,露出了她的右乳房。然而,她并没有害羞地想法赶快遮盖,相反,手中的冲锋枪喷出火焰,把所有看见她的身体的敌人都打死了。
  瑶莲虽然看上去像个很Q的邻家女孩,但却是柔道高手,在雾积泳池一战她被一个健壮的女童军从背后抱住了,她一个肘顶,刚好就顶到后面那个少女的乳房,让那个少女羞涩地尖叫一声放松了她,瑶莲一个体落技,把少女从她的头前面摔倒在地,就是几枪,那个可怜的少女捂着被打穿的左乳房,眼睛瞪大,到死都不能接受这个失败的事实。
  加雪在支持雾积女中的一战中右乳房在乳晕下面中了一枪,幸好没有打穿动脉,被救了回来,刚刚才归队的。
  罗乐和丝琪蹦蹦跳跳的,在雾积女中一战中,她们灵活机动,硬是把敌人耍得团团转。
  白琳是白爽的姐姐。白爽在雾积女中一战惨死,她一直在悲痛中。不过,她可比白爽经验丰富得多,而且没有近视。这个20岁的姑娘从安然被害以后,就一直跟着旗旗,东征西战,立下不少功劳。对于死亡,她已经麻木了,而且,对于别的女孩极为害臊的中弹部位,她也不是太在乎了。
  旗旗知道在角阵地前面有一片开阔地,除非是超人,可以说是没有人可以在准确的机枪火力下越过的。
  白琳的小组只不过是吸引角阵地的守军,让辛茜雅的小组可以冲到角阵地的后面,占领角阵地。
  刚才奇幻团杨萍的小组太聪明,刚上角阵地的开阔地,就发现是冲不过去的,结果就退了回来,而侧面的辛茜雅的小组自然也就无法行动。
  旗旗再看了白琳她们几个一眼,知道这几个漂亮的姑娘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了,她看着那娇媚的脸,结实的、微微起伏的胸脯,细细的腰枝,光洁的美腿……这一切都将随着红弹孔的出现而消失。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咬了咬嘴唇:「去吧!」
  陈励用望远镜看到了准备冲锋的少女。
  一个王兵报告:「女兵开始火力压制了!」
  他对保士说:「这些女孩真漂亮,为什么她们不怕死呢?你好好看看,等一下你就只能见到尸体了。」
  保士接过望远镜,「哈!想想看,山上躺满双腿洁白,温柔美丽的少女尸体,该是多么动人的情景!好几个都曾经是我的同学呢!」
  这时,一阵延伸火炮,前沿的王兵被压得无法抬头,白琳指挥着女兵们成散兵线冲上来了。
  罗瑶莲第一个冲进了角阵地第一级战壕,一扣扳机,几个王兵大声叫着东倒西歪。
  有一个指挥官刚举起手枪,但林嘉露长长的美腿飞起一脚,就把他的手枪踢飞了,丁丝琪在后面把几颗子弹全送进了他的头部。
  一个受伤的王兵从后面一下抱住了瑶莲,瑶莲一弯腰,把他摔倒在前面,后面几个姑娘也躲闪着弹雨冲过来了,邓加雪一扣扳机,就把这个王兵的头打成了烂西红柿。第一级战壕的王兵全部战死,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保士料到姜旗旗派的人会比较精良,不过也没有想到第一级战壕那么不经打。他狠狠地对陈励说:「好,这回她们的火力无法控制第二级战壕了,把她们全打死在开阔地上吧!」
  陈励叹了一声:「真可惜,那个苗条的女孩也要被打死了。」
  「你说的是林嘉露?唉,她身材好,不过不算漂亮,美女多的是,犯不着为她伤心!你如果不想打死她,就让我来打死她吧。」
  这时,辛茜雅的小组也冲到第一级台阶,她叫:「重机枪掩护!」
  凌黛和欧阳茜,爱妮和妮丝,两挺重机枪已经向第二台阶侧面压过去,白琳的小组向第二级台阶猛扑!然而,从第二级台阶正面却响起了响亮的枪声!
  瑶莲冲在最前面,那隆得高高的结实的双乳上面开了几朵小红花!她双手一扬,拋了枪,尖叫了一声:「哎呀!好痛呀!」她曾经不止一次把子弹送进其它少女骄傲的乳房,然而,现在她自己终于也体会到其它被她杀死的女孩乳房中弹的感受了。
  她停住了脚,挣扎了几下,一步步踉跄,终于脚一软,慢慢地扭转了腰枝,不情愿地倒下了。她的双手还捂住那不断涌出血浆的少女胸脯上的弹孔,吃力地挣扎,直到坚持不住而咽下最后一口气。
  紧跟着她的罗乐觉得下身一热,一阵羞痛直喷出来,她几乎扑倒,双手一捂,满手血尿已经从短裤涌出,「哎唷唔知衰呀!」她绝望地尖叫一声,可是,她那鼓鼓的胸脯「噗噗!」又中了几弹,喷出了热血,姑娘只挣扎了几下,就全身颤抖着栽倒了,那女阴中弹的快美也体会不到了。
  白琳也中弹了,她的右乳房和阴部同时被射穿,这个大姑娘只来得及叫一声「妈耶死啦!」身体就颤抖着弯成了一个向后的弓型,定住了,直到少女特有的快美高潮舒服地爆发,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妹妹也体会过这个难忍羞涩的舒服啊!她羞红了脸吃力地踉跄着,慢慢地侧身倒了下去,双腿还在乱踢。才20岁啊,难道就得死了吗?她不愿意死,但,她的娇柔的身体无法抵抗死神,终于在一阵销魂的快美中,微笑着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林嘉露扫射着往上冲,丝毫没有被身边倒下的女伴影响。她经历过那么多次战斗,在她身边倒下的女友都不知道有多少,但,奇迹似的,好像敌方都对她手下留情,好象对她的一双长腿情有独衷,都舍不得射死她。
  然而,她冲到接近开阔地边缘的时候,在地下的一个地堡吐出了一条红光,这个苗条可爱的女孩子就被这串红光射透了短裤下方,撕开了嘉露的阴唇,烧焦了大阴唇边上的一些阴毛,然后撕开少女的尿道口斜斜地射穿阴蒂,再射穿她的膀胱和子宫,血尿马上沿着姑娘修长洁白的大腿流了下来!
  「哎哟!哎哟哟!好肉酸呀!连人女仔这里都搭出租车!」
  那射穿阴蒂的子弹令她羞臊难禁,快感澎湃,冲动地爆发了!哎唷,原来羞处中弹竟然不是痛,而是如此舒服快美的!她脸都羞红了,双手紧捂阴部,双腿紧紧地夹着,血从指缝中渗出。嘉露张大了嘴,抽搐着,挣扎着,终于摇晃着慢慢以一个优美的舞姿弯曲了腰、腿……栽倒在地上了。
  嘉露毕竟是一个妙龄少女,即使她有坚强的意志,也无法抗拒身体的酥软!她倒下后还在拼命挣扎和蹬踢,直至断气前的一瞬间,她还在遗憾地想着自己洁白的长腿将永远被浪费了。
  邓加雪在离第二级台阶几步远的地方才中弹,她还在射击,子弹就已经从她隆起的少女紧紧的结实的左乳头打进了她的身体。
  这次,打断了她的乳罩背带,从她背后穿了出来!完了,这次,她再也无法再恢复了,因为乳头中的枪弹已经是致命了。可是,她刚惨叫一声「哎呀!」又一粒子弹斜斜地射入她的下身,撕开她的阴唇,从台状小女尿道外口射了进去,一股血尿伴着只有少女才能体会到的狂羞立时潮涌。
  她又羞又痛地挣扎着,呻吟着,向前踉跄了几步,终于也抽搐着栽倒在地上,鲜血从她最害羞的几个弹洞汨汨地流出。加雪挣扎了几下,就很不情愿地咽气了。
  一排子弹撕开了17岁姑娘丁丝琪的短裤下方,子弹穿透了少女的阴蒂和尿道外口。血尿立即飞溅!丝琪也不过是个娇羞的大姑娘,那少女特有的又羞又臊的快感立即使她的俏脸粉红。她娇羞地尖叫一声「哎呀呀!为什么打人家女仔的小便呀!」
  她一下就停止了步子,羞得她眼泪也流出了,双腿交叠着,痉挛着,扭曲了身体在挣扎,阵阵快美涌上来,情臻纷乱,血尿沿着姑娘洁白柔美的双腿往下流。
  丝琪刚后弯了腰,「噗噗!」两下,可怜姑娘被交叉带乳罩绷紧的结实的乳峰分别中弹,被子弹穿过乳罩,钉进了双乳,喷出两束殷红的血柱,强壮的丝琪全身一阵战憟,只娇声地喊了一声「哎唷!」就慢慢地弯曲了双腿,倒下了。她的双腿也没有蹬踢,只是抽搐了几下,一腿伸直,一腿弯曲,就不动了。
  白琳小组的姑娘们用生命换得了第二台阶正面的王兵的注意力,当侧面辛茜雅带着她的小组冲上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来不及反应了!
  凌黛这个梳了两条短辫的17岁姑娘,第一个冲进战壕,停下来朝几个楞呆了的王兵射击,打倒了几个。但是,在后面有一个王兵用同伴的尸体挡住自己的身体,一手夹着冲锋枪,朝少女扣下了扳机。
  凌黛忽然觉得自己鼓鼓地耸起的地方狠狠地震了几下,殷红的鲜血立即染红了她的乳罩,「哎唷!唔知羞!」她双手交叉捂住,全身一阵颤憟,软绵绵地弯曲了优美的躯体,栽倒了。
  欧阳茜冲得很快,刚准备跳进战壕,从战壕下面飞出一颗子弹,直接从她的阴道射了进去,羞臊使这个16岁的黄花少女粉脸飞红,那奇特的女性感觉痒痒的让她叫不出口,吃力地挣扎着,正准备倒下,一排子弹让她已经鼓起来的前胸冒出了几股血柱,她才惨叫了一声「哎呀!」一手捂住乳部,一手捂住阴部,弯了腿,坐在地上,然后一头栽进了战壕。
  辛茜雅在弹雨中听见她的姑娘们中弹的惨叫,还没有看到是谁中弹,忽然全身一震,下身一热,「哎呀!打中我的小便啦!」她也惨叫了一声,立刻,她的女兵部下体会到的中弹感觉,她也体会到了!
  子弹致命地撕开了少女的阴唇,打穿了阴蒂、尿道口,热辣辣的血尿马上随着女性特别的性快感喷射而出!她体会到了!
  她无望地挣扎着,踉跄着,那耸起的乳房顶着上衣,硬硬地发胀,少女特有的情臻,羞臊的热浪,终于羞涩万分地把高潮慢慢地送给了她。
  该死的男人,为什么打人家女孩子这里!辛茜雅又羞又愤怒,柔软的腰枝摇曳着,像一棵苗条的小树,她喘着气,全身开始发软了,高潮慢慢升上来。
  「哎呀!打人小便和!」这是她听见邓妮丝的最后一声惨呼,她的高潮就爆发了!辛茜雅在高潮的昏眩中慢慢栽倒,双腿打开,臀部拱动着,迎接了死亡。
  丰满性感的邓妮丝阴部也中弹了,她马上就体会了她的男友在跟她约会爱抚的时候的那种奇妙的感觉。她又惊又羞,正在挣扎着享受的时候,她的发胀的17岁少女的一双乳峰一震,喷出了两股热血,她再也体会不到女性的性高潮了,她的腿开始弯曲,然后就慢慢倒下不动了。
  邓爱妮和司马莉两个姑娘冲了进战壕,王兵在她们准确的扫射下纷纷倒下,第二台阶终于被占领了。
  爱妮和司马莉树起粉红旗,表示占领半个角阵地。
  旗旗高兴了,她马上命令:「依莲,你和艾菲丝的小组冲!」两个少女马上带着自己的手下,向第二台阶冲去!
  王兵的地堡仍然控制着半个角阵地,因此,第二台阶前面的开阔地仍然有一半是在王兵的火力控制下。
  少女们尽量从另一半开阔地往上冲,但由于无法展开,地堡虽然无法用机枪来扫射,但仍然可以用阻击步枪来点名,而挤在一起的女孩子们,当然是阻击手们赏心悦目的射击目标了。
  留着娃娃头短发的伊莉冲到一棵枯树边,刚要架枪,两串红光就钻进了她16岁少女结实的,不是很高的双乳,一阵搓揉般的羞痛,令她感到一阵巨大的难受,少女的情瑧突变,「哎呀!打人家的奶都有的!」
  她绝望地哀号了一声,扔了枪,双手只能死死捂着突突地冒出鲜血的乳峰上的弹孔,她呼吸困难,全身发软,抽搐着慢慢地倒下,在地上扭动着挣扎。
  在伊莉旁边的高宁,是一个长得平平常常的17岁少女,她看见伊莉中弹,吓了一跳立即端枪向冒出白烟的地方扫射,但对方的子弹比她快了一点,几个小血柱突突地在她耸起硬凈的双乳上冒了出来,吊带式少女胸罩立即染红了。
  她全身一震,「哎哟」一声,双腿一软就向前栽倒了。她嘴里面吐出血沫,双腿不情愿地蹬踢着直到断气为止。
  另外一个冲在前面的少女有着很宽的臀围,她是18岁的,有着胖胖的圆脸的大姑娘谭茹新。
  一梭子弹从她的骨盆右上角斜斜地往下扫,子弹一下接一下射穿了姑娘右边的卵巢、输卵管、然后打穿子宫,阴阜,最后的一颗子弹从阴蒂打进去再射穿尿道。这串子弹有意彻底破坏这个少女的内外生殖部,打得很准。
  「哎哟唷!好肉酸呀!」茹新发出了长长的一声羞涩的哀叫。
  子弹把这个害羞的姑娘打得贴在树干上,仰起了头,长发披散在她的俏脸上,她张大了嘴,双手死死地塞着阴部的伤口,血尿从她的指缝渗出来,顺着她的洁白的双腿流下来。
  快美的浪潮立即淹没了她,少女呻吟着,全身颤抖着,抽搐着,性感地扭动着,死死地坚持着不倒下,终于在巨大的性快美高潮中喘息着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然后才全身发软,栽倒在地上。
  伊莉的姐姐,马尾辫的伊玲并不知道妹妹已经中弹倒下了,这个17岁的少女不像其它的女兵那样穿统一的西装短裤,她穿的是一条超短的蓝色牛仔短裤,显出她一双洁白的长腿和鼓鼓的拉链绷紧的阴部。
  虽然很多女孩子不知道,但她却通过自己细心的观察,知道有一些女孩子在阴部中弹以后是在狂热的性高潮之中死去的。她在15岁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一种可以让自己舒服得欲仙欲死的感觉,后来看了书才知道原来那叫「高潮」。
  她抚摸自己的身体,体会过很多很多次高潮,有时候一天体会好几次,对于这种少女特别的舒服,让她太喜欢自己的身体了,原来做女孩子还可以享受这样舒服的感觉的!
  从连雾公路伏击战开始,她就知道阴部中弹会导致什么后果了,从此她在上战场的时候就穿她喜欢的牛仔短裤。女伴们以为她喜欢显露自己的长腿,只有她自己明白为什么。
  听见前面的女孩子中弹的尖叫声,伊玲发现前面的地堡,她沉着地瞄准,把一串红光送了进去。
  刚刚沉浸在快美之中的两个王兵,看着三个少女中弹挣扎的性感样子,不断地抽动着阴茎,精液刚刚同时射出,伊玲的子弹已经同时射进他们的头,两个王兵立即死亡,只有两条跳动着的阴茎还在一跳一跳地射着白浆……地堡哑巴了。
  「伊玲,打得好!」
  从她身边跑过一个少女,她是16岁的林诗诗,人长得非常漂亮,而且,她的胸脯发育得很丰满,连18、9岁的女孩都比不过她。
  少女们曾经暗暗地传说她已经有了男朋友,胸是给男朋友玩大的,不过谁也没有证据。
  伊玲不相信,因为她注意到林诗诗的臀部还是像所有16岁的姑娘那样,不是发育得很鼓,而且还很窄,不像是很姣的那种。
  她发现林诗诗竟然没有穿胸罩,只是穿了一件紧紧的背心在里面。
  她心想,难怪她的胸那么丰满,也不怕跑步的时候不方便的!她一边跟着林诗诗跑,一边留意着周围,因为王兵的地堡隐蔽得很好,不小心就会像倒在前面的林嘉露那样:林嘉露就俯卧在那里,一条长长的美腿伸得笔直,而另一条美腿则弯曲,从双腿之间的裆部流出来的血染红了身下的草地,她的俏脸苍白,长睫毛的眼睛紧闭,好象还会颤动。
  一阵枪声传来,把前面的枯树打得树皮乱飞,后面也是一阵枪声,伊玲发现前面有一个暗堡,很小,但刚才射出来的子弹并没有打中任何人,后面有谁在开枪,把子弹都打进去暗堡里面了,不错,训练精良。
  开枪的女孩从她身边跑过,跟她打了个招呼,原来是小组里面的冷美人温娜。
  温娜是个娇艳欲滴的17岁姑娘,美艳的脸孔,修长苗条的身材。她刚来的时候,小组里面的姑娘们约好了一起去偷看她洗澡,因为大家对这个像商店的服装木头模特一样身材的少女,竟然都有这样的想法:她一定是全身光洁毫无缺点的。
  偷看的结果有点失望,温娜的阴毛跟大多数的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一样,又浓又黑,而且,她的双乳不是一样大小的,她的乳晕也不是粉红色的。
  温娜不苟言笑,但她作战勇敢,大家都喜欢她,刚才也是她把暗堡的敌人消灭的。
  跟在伊玲后面的是短发的马明姗,一个17岁的不是很高的女孩,还有她的好朋友,披肩发的吴枫敏,以及组长伊莲。
  暗堡里面的两个王兵,一个已经倒在地上,头已经被打掉了一半,血浆、头发和头骨乱成一片。
  另外一个王兵是老奸巨滑的简钧。他爱好奸尸,同伴给女兵打死,正好,谁也不会看到他奸尸了。
  简钧把枪口伸出暗堡,现在没有人会想到已经哑了的暗堡竟然还有人活着。
  「啪!噗噗噗!噗噗噗!」枪口吐着死亡的火焰。
  「哎哟!」马明姗的吊带式少女胸罩突然开了两朵红花!她痛苦地痉挛着捂住了胸部,停住了脚步。她突然全身无力,而且一阵娇羞的性感马上弥漫她的全身,她窒息了,吐着血,挣扎着,开始弯曲了双腿。
  该死的子弹,怎么正好打在人家的胸部那么下流的!明姗想骂,但那种羞臊的感觉让她无法张开嘴,而她的嘴一张,竟然便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她长出了一口气,就失去知觉倒下了。
  「哎呀!死罗!打中我的胸啦!」吴枫敏也尖叫了一声,她瞪大了双眼,右手捂着穿透了她的乳头的伤口,不相信地盯着前面,洁白的双腿慢慢开始弯曲。她用左手一撑,结果是整个人栽倒在地上,蹬踢着挣扎了。
  「哎唷!妈呀!」伊莲的长发一甩,仰面朝天,张开了嘴,吐出了一口血。她的左乳房鼓鼓的地方迸出了两朵血花,把她的前胸都染红了!她双手一扬,扔了枪,但一串红光又吻进了她的短裤裆部,一阵难忍的快美把这个17岁的姑娘折磨得马上就羞臊地哭了起来,少女昙花一现的生活结束了!她哭着慢慢地弯下了腰、腿……最后一头栽倒在地,乱踢几下就随着猛烈的快美高潮咽气了。
  温娜一回头,看见苗条的明姗慢慢地栽倒,她吃了一惊,「后面有敌人!」她大叫一声,同时端起枪就向暗堡扫射,但因为她转身才射,没有平衡好身体,子弹没有打进暗堡的枪眼。
  简钧没有给这个艳丽的姑娘第二次机会。他冷笑着一扣扳机,枪口再次喷出死亡的火焰,子弹呼啸着扑向这个美丽的少女,射穿她的上衣,射穿她的蕾丝34B的乳罩,然后把死亡从她结实地隆起的左乳房上面最丰满的地方送了进去姑娘娇嫩的躯体。
  温娜觉得左乳头被什么一碰,好象狠狠地打了她结实的乳房一拳,然后是一热,然后是扭绞似地一痛,一阵性感的特别的剧痛直刺下身。她全身一凉,「哎唷!死人!打人女仔的胸!」她羞红了脸,咬着嘴唇,试图再端枪来射,但双手不听她的指挥。
  她感觉到呼吸困难,而且阵阵舒服的快美涌上身体,让她哭了出来,她洁白的双腿左右地踉跄着,哽咽着难受地说:「不…不要呀!我不要死呀……」她用手捂紧左乳房,靠在一棵枯树上,死死坚持着不倒下。
  她从来都没有设想过自己会在战场上死去,因为她对于自己的美貌非常有自信,相信一切都会结束,而她也可以自由地享受自己的美貌带来的一切幸福。
  不过,子弹竟然不射高一点,也不射低一点,偏偏就朝人家女孩子最在意,最害羞的地方射,而且不偏不倚,打在乳头这样敏感的地方!乳部那令人羞辱的疼痛,告诉她,生命已经走到尽头了。
  「噗噗!」简钧再次扣下了扳机。
  温娜的左乳房再次中弹,她向后连续震动了两次然后又是「哎哟!」地尖叫一声,她只感到乳部被什么重重地撞了两下,眼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简钧把钢盔脱下,然后放到一条棍子上面,躲到一边。
  林诗诗最先发现温娜中弹。她尖叫一声。伊玲比她沉着,一闪到枯树后面,就喊:「诗诗,隐蔽!」然后她马上就发现暗堡,而且还看到钢盔的绿光。
  她一端枪,就是一梭子,钢盔掉下去了。她往后面一看,组长和几个女伴都倒下了,是死了还是受伤了?她对林诗诗说:「诗诗,掩护我!」于是便小心地向后走去。
  简钧看到一个茁壮健美的少女警惕地向后走来,这个少女有着性感的脸,结实的胸脯,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她穿著牛仔热短裤衬托出来的一双长腿。
  太舒服了,天送一个这么性感的妙龄少女让我射!简钧的阴茎都硬了。
  他小心地瞄准这个美女,准星先移到她的短裤拉链下面,不,等会我要奸她的,别打烂了……准星又移到了伊玲的左乳房鼓鼓的地方,不,会打痛她的……准星终于还是移到了她的短裤拉链下面,再不打就错过机会了……手一扣,「啪!啪!」打中了!打中美女的阴部了!啊!她舒服了!爆出尿啦!
  「啊呀呀!哎哟真的打中我的……」
  伊玲虽然为了吸引敌人的枪弹射自己的阴部已经准备了很久,但真正让子弹射穿自己最羞臊的地方,在一阵极度的羞涩中,颤抖着接受了射穿自己的牛仔短裤、内裤,然后撕开大阴唇、小阴唇,最后射穿阴蒂和尿道外口的两颗要命的子弹,还是一种特别销魂夺魄的感觉。
  她双手一下就捂住了裆部,修长的双腿一下就夹在了一起,血尿很快地就顺着少女的美腿流了下来。伊玲流着眼泪,呻吟着向后踉跄了两步,然后长呼了一口气,就栽倒了。
  她觉得那熟悉的快美的感觉慢慢地涌上来,越来越强烈,她喊着,脚蹬得直直的,终于觉得阴部一热,好象尿不受控制地喷出那样,快美的小分子产生了一次次猛烈的爆炸,全身都抽搐着痉挛,啊!好销魂好舒服呀!!子弹打中阴部原来真的是那么舒服的!她扭动着,学着其它中弹以后的女伴挣扎的样子蹬踢着,一直蹬踢到喉咙喘不过气,她顺着这难忍的快美,很满意地,不知不觉地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呀!伊玲!」林诗诗看见伊玲先是向后弯出了一个优美的少女曲线,然后是向前弯了腰,踉跄着,慢慢地栽倒,她不顾一切地向伊玲跑去。
  简钧看见又跑来了一个胖胖的美女,而且竟然可以看到晃动着的青春的胸型和小小的乳头,她没有穿乳罩!射她的乳房!
  林诗诗觉得胸部被什么乱撞了几下,她低头一看,自己丰满的、鼓鼓的双乳喷出了好几朵殷红的血柱,再变成了模糊的血花,然后幽幽的,带着舒服和难受的感觉,让她的下身一抽一抽的充满性感的羞臊,她全身发冷,然后一阵难言的带着羞臊的热浪,让她吐着血,抽搐着栽倒在地上,诗诗发现双手已经沾满了自己的血,而自己双乳是那么的柔软,天是那么的蓝……黑云盖住了她的双眼,她颤抖一下就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简钧强忍住下身硬得发痛的勃起,跑了三次,才把三个绝色的少女的尸体抱进了地堡里面,伊玲、温娜、林诗诗,一排儿摆在对面那个王兵的床上面。几个刚死去的少女的身体还是软绵绵的,而且还是温热的,妙极了。先要谁呢?
  三个女孩子,最性感惹火的当然是伊玲了,因为她穿了一条超短的牛仔短裤,显得她的美腿十分修长,可惜她的美腿太吸引人,结果子弹全打进她的阴部了,一片血尿模糊,都不知道里面情形如何了。
  另外一个死后还咬着嘴唇的美艳的少女,左乳房微微隆起的地方中了好几枪,这个不错,可以上这个……不过,那个胖胖的美女也是一流的,两边的乳房都中了好几枪,殷红的鲜血已经把她的紧身背心染红了,刚死的最新鲜,先要她吧!
  简钧很快就把林诗诗的上衣脱掉,里面原来是一件紧身的女装小背心,现在已经很少有女孩子穿这样的背心了。
  背心上面有五个枪眼,胸脯的部份全是血。他拉高诗诗的背心然后脱掉,这个性感的少女虽然好象胖胖的,但一点多余的肉都没有。她的腰枝细细的挺结实,小肚平平的,只是手臂圆滚滚的,俏脸也是圆圆的。
  她的双乳上面的五个枪眼都翻出了脂肪组织,冒着黄色和红色的血沫,其中两颗子弹有意射她的乳头,但只有右乳头打中,而左乳头没有打中,子弹只是打去了一点乳晕,但也是爽爽地射进她的乳房了。
  致命的那一枪应该是左乳房靠近外缘那一下,把心脏打穿了。看起来,这个少女的双乳应该有34D罩杯的实力,不过她竟然敢在上战场的时候不戴乳罩,那当然是她的本钱够了,因为她的乳峰耸得很挺,地心引力好象对这一对优美的乳峰不起作用。
  简钧脱掉诗诗的短裤,里面是一条仆素的少女白色棉三角裤。不过,有意思的是,裆部已经有水印了,刚刚渗透出来的,应该不是死亡的时候泄出来的尿。
  简钧脱下诗诗的女三角裤,原来姑娘的阴阜鼓鼓的很宽,阴毛很黑很长,而小阴唇仍然是粉红色的,阴蒂短短的。
  简钧把诗诗的双腿分开,张开她的阴部,看见阴道口有亮亮的湿润而且处女膜是中心开口,完好的,大概中弹的时候太羞辱,连爱液都渗出来了。诗诗的大腿很圆滑结实,让简钧在滑行的时候舒服得简直是升了仙一样。
  姑娘一点都没有反抗地就让他插进了紧紧的阴道,里面仍然是温暖和湿润的,处女膜挡了一挡,更增添了奸诗诗的时候的快美。
  简钧抱着珠润美艳的诗诗尽情地冲刺,看着她含羞的脸容终于一阵舒服,捅到诗诗的阴道最深的地方射出了浓浓的精液进去少女的子宫。
  简钧趴在林诗诗的尸体上面喘息了好一阵,奸污她的滋味真美!
  他把伊玲的尸体坐起来。姑娘因为阴部中弹,死的时候是在最猛烈的性高潮之中,因此她的嘴张得好大好大,正好服务我!简钧高兴地想。
  他把阴茎塞紧伊玲的小嘴,哇,死后的嘴功还那么好呢!一进一出,不久,阴茎又生机盎然了。
  他反身过来,一边让伊玲的小嘴服侍自己,一边就把那个冷艳不可方物的女兵的衣服解开脱掉了。
  温娜的内衣是吊带式的蕾丝胸罩,在左面膨隆的地方有三个黑红的枪眼,把丝质的乳罩烧出了很大的洞,乳头没有了,乳房组织翻了出来。
  她的身体非常苗条,脱光了以后,发现她的右乳房比左乳房大一点点,而且右乳头是浅褐色的。她的阴部也是黑黑地覆盖了阴毛。分开姑娘的双腿,她的阴蒂比较长,阴唇也比较细长,阴道紧贴着,张开看才看到处女膜是星状开口的。
  哇,这么美丽的女孩子,如果她是活的,肯定不会让我这样检查最秘密最害羞的地方的!
  简钧用力一插,就把温娜薄薄的处女膜插穿了,兴奋地在姑娘不是很湿润的阴道穿刺,直到一阵快美颤抖,「给你啦!」简钧看着温娜美丽的脸,舒服地狂喷精液进去少女的子宫里面直到抽搐出最后一滴,仍然舍不得抽离这个美女的阴道。
  等简钧休息了一下,把伊玲脱光了以后,发现伊玲虽然穿著性感的牛仔短裤,但阴部一点都不性感,因为几个血洞已经把阴蒂和阴道打得一塌胡涂了。
  不过,她的双乳耸得高高的,非常结实,乳头和乳晕都是粉红色的,可以乳交一阵,到了快射精的时候,才插进姑娘被子弹蹂躏的阴道,里面很多血,正好润滑,在这个长腿妹妹的阴道里面又射了一次精!
  在简钧享受三个漂亮的少女的尸体的时候,艾菲丝已经带着范兰茜,何丽爱,李海伦,王莞丽和席娟莲冲上第二台阶了。
  邓爱妮和司马莉对她们说:「我们必须占领第三级台阶,这样开阔地就不会被王兵控制了。」
  艾菲丝有松松的长发,红红的脸蛋,是个美丽的16岁少女。她说,「谁跟我上?」
  邓爱妮说:「你是指挥,要留在这里,我和司马莉先上,你们出两个人侧面掩护!每次四个会好一点。」
  兰茜说,「我先上吧!」
  莞丽说:「我也算一个!」
  娟莲是一个茁壮健美的17岁少女,她说:「莞丽,你年纪最小,你掩护吧,我先上去!」
  莞丽苦笑一下:「谁先谁后还不是一样死?我快来例假了,讨厌死了,如果能早些死最好。」
  丽爱是一个17岁的胖胖的姑娘,她抿嘴笑着说:「我没有关系,反正下一世我是不会再当女的了。」
  海伦是17岁苗条漂亮瓜子脸的少女,有修长的腰枝和性感的长长的双腿。她说:「我不跟你们争了,我最后上吧,不想让你们看见我死的样子。」
  大家一下都伤感起来,拿出小镜子最后整理一下仪容,梳理一下,就相拥着告别。
  艾菲丝架起机枪,海伦搬来子弹,就向第三台阶扫射。
  「冲!」邓爱妮和司马莉带头冲出战壕,接着,王莞丽和范兰茜也冲了出去。
  中间这段路有不少大小石头,对进攻者帮助很大。莞丽和兰茜在侧面吸引了一部分火力,让爱妮她们越来越近。
  司马莉在石头后面对爱妮说:「哼,想占咱们女孩子的便宜还不那么容易!」两个少女一前一后又冲了出去。
  保士急了,对下面说:「干掉侧面的小妞!不然她们的掩护就得逞啦!」
  这时,莞丽和兰茜已经冲到了巨石旁边,气喘嘘嘘。
  莞丽说:「唉,跑死我啦,真想死了算了!」
  兰茜说:「叫你别冲第一的。怎么样,爆浆了吗?」
  「早湿透了,现在又不能换,真是憎死人!」
  这时,枪声静下来了。两个少女马上弯腰向怪石冲去!突然,莞丽看见前面白烟一闪,她一下就躲在树后,而兰茜晚了一点,「哎唷妈呀!」她尖叫一声,双手一扬,丢了枪,向后弯出一条优美的少女曲线,倒退几步,饱满的胸脯冒出了几股血柱,难忍的羞痛涌上来,让她呻吟着,辗转地抽搐,裂着口,痛楚地倒下了。
  莞丽惊叫:「兰茜姐姐!」
  扑上去扶兰茜,但兰茜已经慢慢合上了眼睛!而莞丽的大限也到了,枪手及时捕捉到了姑娘的短裤,一串红光撕开内裤,卫生巾,阴唇……尿血混合着月经血一起顺洁白的双腿流下来了!「唉哟哟!唔知羞!」
  这回轮到这个健美的少女发出羞臊的尖叫了。她体会到了!少女阴部中弹是个十分羞臊充满神秘冲动的过程!当快美升上,尿液喷流的时候,妙龄少女都会意识到女性的身份即将被剥夺,而不甘心地作最后的挣扎,但通常都是无效的。
  莞丽虽然很想死,但真正面临死亡还是让她不情愿放弃的。那又羞又恼的热浪让她双手捂着,挣扎了好久才痉挛着咽气了。
  在正面,邓爱妮并不知道侧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冲了几步,突然在山坑里面射来一排子弹,从她的双腿之间穿透了进去,射穿了短裤,紧紧的三角裤,射透了她的阴唇、阴蒂、尿道外口,血尿飞溅!软绵绵的女性独特的快美感羞涩地爆发,她娇呼一声:「唉哟哟!好肉酸呀!」双腿立即发软,全身充满抱搂的欲望,冲动的快美让她抽搐着,张大了口,痉挛马上产生,她双腿一软就栽倒了。
  司马莉看见爱妮中弹,收脚不住,于是几颗子弹也钉在了她微微隆起的乳部和紧紧地绷在短裤里面的阴部。「哎唷!唔知羞呀!」她叫了一声,全身都羞透了,怀春痉挛开始了,一阵少女才体会得到的快美伴随着乏力和冲动使她踉跄着挣扎了几步,栽倒了。
  她的一双美腿拼命乱腾,全身缩起来,双腿绷直,她翻滚了几步,血尿已经把一双美腿浸得湿漉漉的,她全身一紧,然后全面放松,就断气了。
  艾菲丝停止了射击。她望望部下:「姐妹们,到我们了,她们的冲锋已经失败了。我们只要把时间多拖一分,后续部队就多一点希望冲上来 .」
  席娟莲坚定地说:「我绝不会轻易放弃的!」
  丽爱说:「我也不会轻易让臭男人打死的!唉,不过,我们当女孩的真不幸!」
  海伦深有同感,「我真不愿意死,才17岁就死,真舍不得!」
  菲丝拍一下大腿说:「我才16岁呢,你以为我就想死吗?」
  娟莲说:「好吧,让我们拥抱一下告别,等一下去迎接子弹的热吻吧。」
  四个姑娘于是紧紧地搂在一起,相互都可以感觉到青春的胸脯结实的隆起,软绵绵地压着对方,连心跳都可以感觉到。
  「冲!」女兵们先后跳出战壕,扑向呼啸的弹雨!
  何丽爱是运动员出身,她最先扑到了巨石边,架起机枪,一轮扫射就把角阵地的王兵打死了一群。
  三个姑娘冲了上来。
  海伦说:「看!前面是兰茜和莞丽的尸体!」
  菲丝说:「怪石后面一定有埋伏,她们才中弹的。」
  娟莲说:「那我们一起扔一个手雷过去!」
  「好!」
  四个姑娘一起把手雷往怪石后面扔过去。
  天崩地裂的几声响,把怪石炸塌了半边,几具王兵的尸体的残肢飞了起来,落到四处。
  丽爱呸了一口:「臭男人!臭死了!」她一手持枪,飞奔过去,直扑怪石,三个姑娘也紧紧跟在她后面。
  前面就是角阵地,在山坑旁边,她们看到了司马莉和爱妮的尸体。
  菲丝喘了口气:「小心呀,这里可能有问题!」
  四个姑娘成散兵线小心地接近,然后冲过去。
  席娟莲在这里犯了一个跟爱妮同样的错误,没有留意脚下,于是令女性极为羞臊的几颗小子弹就从下面往上撕开了这个茁壮的17岁小女兵的短裤、三角内裤,吻开了姑娘的阴唇,穿透了她的阴蒂和尿道口,让这个大姑娘的鲜血夹着尿液飞溅而出!
  「啊耶!妈耶!」席娟莲绝望地惨叫了一声,双手一张,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女性狂羞一下子涌遍她的全身,好象一股又暖又咸又甜蜜的大手在姿意地抚摸她,快美使她挺起了下身,向后弯了腰,少女耸起的结实的双乳便在衣服下鼓鼓隆起。
  「噗噗!」姑娘紧紧的双乳喷出两股血柱,娟莲全身一颤,剧痛扼住了她的咽喉,她带着那奇怪的性疼痛的滋味,踉跄了几步,软绵绵地侧身栽倒在地上了。
  丽爱反应非常灵敏,她一闪身,一拉海伦,海伦站不住摔倒在地,但同时也避开了射向她裆部的一列子弹。
  菲丝端枪朝山坑就是一梭子,下面喊了几声,就没动静了。
  海伦爬起来:「谢谢你,丽爱!」
  三个姑娘看着在地上蹬踢着挣扎的娟莲,菲丝检查了她一下,摇摇头,而娟莲也蹬直了双腿,淫叫着,在高潮中泄了身,同时也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海伦红着脸说:「娟莲死得挺舒服的,我希望我死的时候像她那样就不错了。」
  丽爱扁了扁嘴,「刚才如果我不拉你,你现在就享受到像娟莲那样的滋味了。」
  菲丝说:「前面就是第三台阶了,冲上去就是胜利!」
  三个姑娘越过山坑,冲向第三台阶。
  海伦眼尖,「咦?前面有个暗堡!」话音未落就听见「哒哒哒哒!」一阵枪声!
  「哎唷呀!唔知衰!啊!好舒服呀!」
  冲在最前面的何丽爱中弹了!子弹撕开了她丰满的臀部,撕裂了阴唇,同时也钉进了姑娘饱涨的乳部,从左右乳房的最丰满的部份喷射出了两朵血花!少女凄厉地发出了最后的一声惨叫,那特别的少女身体中弹的感觉让她颤抖着,弯了腰,弯了腿,很不情愿地栽倒在地上了。
  海伦楞住了,而经验丰富的艾菲丝镇静地躲在枯树后面,把一个长点射精确地射进了暗堡。
  暗堡里面的简钧满足地把前面那个茁壮健美的少女射死,正专心地瞄准另外那个苗条美丽的正在发楞的女兵的裆部,但头上突然爆炸,脑浆四溅,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菲丝打死了。
  菲丝和海伦冲进暗堡,看见两个丑恶的王兵的尸体,而床上面则躺着三个裸体的少女,双腿都大大地分开,阴道有血和熔化的精液在往外流 .海伦的俏脸刷地红了,她骂了一声,说:「天呀!这些变态王兵,居然奸尸的!」
  菲丝认出来了:「哎呀,那不是温娜吗?可怜,那么漂亮的女孩,她死得真惨!」两个姑娘都为女伴悲惨的遭遇流下了眼泪。
  两个姑娘冲上了第三台阶,两枝冲锋枪像泼水一样向战壕里面扫射,而且手雷一个一个扔进去。王兵们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能冲上来,被打得焦头烂额,很快就全部被打死在战壕里面了。
  艾菲丝升起一面粉红旗,阵地全部被占领,王兵已经无法控制主阵地了,因为无险可守。保士恨恨地通知部下撤出乐城山。
  至此,乐城山战役结束。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kelly52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n9509 金币 +15 合格  

标签:战役 
相关文章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或转载本网站内容前需征得433h小说认证的同意。
Copyright 2006-2099 Powered by www.433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