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妻小说

真.妄想同萌3.2~3.3 作者kkmanlg

时间:2017/1/6 21:17:36  作者:成人小说  来源:www.433h.com  查看:0  评论:0


字数:10000
前文链接:

  真。妄想同萌(第三章)神乐舞= 母乳(2 )

  虽然巴的表情还有些从容,但呼吸相当紊乱,精神早就陷入快感之中,只能勉强维持一点意识回应修伊。

  这种时候,巴并不会强求侍奉的满足感,而是任凭主人玩弄自己的身体,腰部也跟着用力摇晃。

  阴道持续吞吐肉棒,裂缝里面满满都是淫水,肉壁被强行撑开,每次肉棒摩擦都会带出甘甜快感,流遍巴的全身上下。

  噗啾、噗啾、噗啾、噗啾……

  巴不断摇晃腰部,质感比高级丝绸更加滑顺的过腰黑发,同样跟着摇曳不已,充满魅力的三位数字爆乳,也跟着晃出满满弹性。

  「总觉得每次到了战场,我周围不是血腥味,反而都是浓浓的母乳香味啊……。」

  「因、因为……这是身为神乐主的责任呢……嗯嗯……跳出神乐舞之后……就、就会有母乳呢……尤、尤其是跟主人……奏出神乐……母乳会比平时……多、多出两倍以上……」

  「呜哇,我头开始痛了。」

  「是、是的……母乳会让胸部很涨、很难受……母、母乳如果累积体内……反而对身体有害的……」

  「所以又得过好几天,吃不到正常食物的日子了?」

  「主、主人只要想着……饮、饮用母乳就好……嗯嗯……好舒服……其他事情……巴会负责的、不用担心……」

  「我就是担心你这种想法啦!」

  修伊从下方捧起乳房,彻底揉弄乳房内部,原本分泌就相当旺盛的乳腺,更是出现甜美快感,令巴全身都麻痹了。

  颜色比樱花更加漂亮的乳头,完全挺立起来,从前方看的话相当明显,几乎快要把巫女服撑出两个洞。

  乳头每次喷出母乳,快感就会跟着扩散,巴的身体跟着颤抖,阴道接连收缩,让肉棒有种插在处女里面的紧致程度。

  仿佛西瓜般充满重量感的乳房,只靠修伊的双手支撑,不断软绵绵变换出各种形状,手指整个陷入,多余乳肉把双手完全包住了。

  「有梅因费鲁骑士团的情报吗?」

  「是、是的……呀啊啊……王、王家骑士团……立刻展开进攻……但是陷入苦战……」

  「本来作为援军,神殿军队应该要跟随出击的。」

  「是的……嗯嗯……梅因费鲁军、虽然善于防守……但也有着……嗯嗯……很不擅长进攻的弱点……所以……即使梅因费鲁出征……我方依然……继续等待主人……」

  「梅因费鲁不愿意让出战功吧,然而……却让我军变成主角。」

  「是的……几次交战……梅因费鲁都败北了……啊啊……虽然……都是试探性质的交战……但这更肯定……主人所说的话……」

  「没错,一旦主动攻击就是败北,但若是打防卫战,我方必然能够获得胜利。」
  修伊抓住充血通红的乳头,高高拉起左右转动,彻底刺激巴的敏感点。
  每次乳头遭到攻击,母乳就会跟着流出,被母乳弄湿的乳房肌肤,摸起来的触感更加滑嫩,还有乳肉整体飘出来的甜甜香气,让人想一直揉下去。

  巴下意识摆动腰部,私处发出响亮水声,美丽乳房跟着摇来晃去,尖尖带有绝妙弹性的乳头,也持续喷出白色水箭般的母乳。

  淫肉夹住肉棒,阴道口渗出大量爱液,巫女重复淫乱至极的呼吸,上半身和下半身都流出香甜液体,表情也是完全变成雌性模样。

  「斩杀敌军先锋将领,之后跟神殿军队会合,与梅因费鲁军共同作战。率领巫女演奏神乐,支援军队击退西方大国。」

  「嗯嗯……嗯啊……主、主人……」

  「梅因费鲁军出现损伤,如此更有利我军进行战斗。既然状况无误,就该依照命令执行。」

  「我也会……侍奉主人……奏出……神乐的……」

  乳头每次拉住,巴的身体就会跟着颤抖,母乳就像是水箭那般喷出,乳腺分泌旺盛,将乳房鼓成充满香甜液体的圆球形。

  指头陷入乳肉里面,将母乳不断挤出来,从修伊的角度,只有白花花的乳房,根本看不到自己手掌了。

  手指抓住丰满乳球捏来捏去,每次都有汹涌弹性推回来,肌肤流出一层薄汗,跟母乳混合一起,飘散出成熟巫女特有的母性气味。

  「话说回来,这次没有其他神乐主吗?」

  「没有喔……嗯嗯……呼啊啊……巴的神乐主……只有主人……我的神乐、只属于主人呢……我的神乐、只属于主人呢……」

  「为什么要说两次?」

  「而且……必须主人出面……神那教三方势力才能合而为一……主人……是大家的……连结所在呢……」

  「啧!」

  强求所有人齐心合作,原本就是种痴心妄想,只要势力逐渐庞大,各种歧异跟仇恨就会接踵而来。

  对于从遥远东方岛国迁移而来的神那教来说,冲突更是日益明显,即使真能不存在私心,光是达成目标的手法和理念不同,就足以产生震垮内部的裂痕了。
  血统与种族的根本不同,勉强维系在人魔共存的旗帜下,然而面对光明势力的日渐压迫,属于闇阵营的神那教,长期累积的不满终于爆发出来。

  若是要细分的话,基本上可分为三派。

  第一,已经传承八百余年时光,持续守护神那教的平家,也是血统最为纯正的势力。神那教几个有名家族,或多或少都跟平家有些渊源。神那教唯一的神格位持有者。平那都夜,正是统领平家的当主。

  第二,从大陆东南西北各个地方迁移至此,成为神那教信徒的所有种族。被划归为魔族的闇夜之眷属、为数不多的乳牛兽族、还有数量最为庞大的人类,都属于这类范畴。

  第三,背叛光明国家,加入对立闇阵营神那教的人类和精灵族。遭到光明阵营舍弃、流放,导致这个势力主战倾向特别强烈,一直希望主动攻击。

  「主人……您似乎……很开心呢……」

  「我刚刚那个声音,像是开心的字眼吗?」

  「接近决战前的……高昂情绪……让主人……肉棒……变得更大了呢……」
  「这是我放心下来了啊。」

  「放、放心……?」

  「啊啊,有巴在身边的话,我就不必担心自己沉浸在杀戮中,不会被破坏一切的欲望所控制。」

  「是、是的……巴的力量……是为了主人而存在……我愿意……献上自己的性命……」

  原本都是骑着马、顺便骑着肉棒的巴,此时腰部开始出现些许虚浮。

  巴说出自己的心意,快感令整张脸红到不行,看来连对话都能造成刺激的样子。为了侍奉主人,不断摇晃美丽腰部。

  私处缓缓吞吐肉棒,肉壁流出蜜汁浇灌,子宫口被龟头接连撞击,让巴只能紧紧抓住缰绳,维持所剩不多的理智。

  之所以将裤裙换成迷你尺寸,就是用在这个时候,赤红色布料贴着一张符咒,上面文字闪闪发亮。

  无论活塞运动多么激烈,迷你裤裙却始终贴着大腿,只有淫秽水声和双腿根部流出来的透明水痕,但最重要的地方,怎么看就是看不到。

  巴坐在修伊腿上,肉棒深深埋入体内,为了支撑巫女很不安定的上半身,修伊揉捏那对足以压坏乐器的乳房,沉重质量传到手掌,只好用更强的力量揉回去。
  像是弹奏和琴似的,双手交互动作,十指不断搓揉乳房,同时重点弹动乳头边缘,乳肉里面满满的母乳,化身为白色琴弦喷了出来。

  巴的长发来回舞动,喉咙往后反弓,变成任由修伊操弄的和琴,发出一阵阵相当性感的声音,但若是细数本质的话,音符有高有低,可以说隐隐形成一首神乐了。

  「呼啊啊……嗯嗯……啊、啊啊啊嗯!哈啊、哈啊……啊嗯、嗯嗯……」
  「梅因费鲁,这次派谁出来率领王家骑士团?」

  「第二公主……嗯嗯……米榭鲁。堤。拉。梅因费鲁……」

  「米榭鲁……米榭鲁……」

  「主、主人……难道……」

  「米榭鲁……我总觉得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主、主人……在公主殿下……嗯嗯……呀啊……面前……最好不要说、这句话……」

  「因为失礼吗?」

  「公主殿下……会很伤心的……」

  「为什么?」

  「米、榭鲁殿下……是为了跟主人、重逢……才自告奋勇率领……军队的……」

  「就算你这么说,我真的没有什么印象啊。」

  「而、而且……米榭鲁殿下……胸部很大呢……」

  「有这一对胸部,我还需要其他的吗?」

  「呀啊啊啊!突然这么用力揉……母乳、真的会……呀啊啊嗯!」

  梅因费鲁军王家骑士团,作为跟神那教共同战斗的证明,通常都是由王室要人出面率领,从这点来看,即使派出公主统帅军队,也是合情合理的。

  因为地形的关系,梅因费鲁不擅长进攻,将领类型都是偏重防御类型的,国土几百年来没有增加,但也没有失守过任何一块土地。

  西方大国以讨伐魔族为藉口,进攻东方边境的梅因费鲁,即使大国打着光势力阵营的旗帜,若神那教遭到消灭的话,梅因费鲁将立刻暴露在大国兵锋之下。
  王族躲在王城里面,确实能换来暂时和平,但西方大国总有一天,将以王族曾经支持魔族作为理由,进攻梅因费鲁吧。

  果真如此的话,梅因费鲁人民将被杀到一个不剩。

  对梅因费鲁王国和神那教来说,无论如何都要互相合作,共同抵抗西方大国的进攻,既然只有战斗才能换来生存,修伊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乖乖执行任务。
  没错,忍耐心里想要破坏一切的冲动,血肉快乐和反覆杀戮,修伊不断警告自己,绝对不能沉迷其中,用所剩不多的理性维持住。

  这也是平那都夜和月夜野巴所要的,为了让人类、兽人、魔族共存……为了不再重复祖先当年被赶出遥远东方岛国的过错,就算种族不同,也不想发生驱逐、杀害其他种族的历史了。

  「巴的胸部,怎么揉都揉不腻啊,为了这对胸部献上一首神乐,也是在所不惜啊。」

  「嘻嘻……啊……谢谢主人……我、我也一样……被主人揉过之后……就无法、自拔了呢……」

  「是吗?我只是像平常那样揉而已啊。」

  「嗯、嗯、哈啊……嗯嗯……主、主人……晓得……这次……爱津学园的女学生们……参战理由吗?」

  「咦?不是累积实战经验,藉此领悟神乐吗?」

  「呵呵……如果只是……为了这种无趣的理由……一点都不好玩呢……呵呵呵……」

  「我总觉得,你的声音很邪恶啊……应该说,被我插着还能发出这种笑声,令邪恶度增加了好几分。」

  「因为……这离我的愿望又接近了一步呢……或者说是野心吗……」

  「你又隐瞒我做了什么?」

  「巴……巴才不会隐藏主人呢……而、而且……大家都很期待被主人揉乳……上次参战的学生、这次通通再度出征……其他学生们……听说之后……也都想被主人揉乳呢……」

  「……真的假的?」

  「所以……为了回报大家的这份心意……主人……必须随时随地揉乳才行……」

  「我说啊,神乐主跟揉胸部根本是两回事吧,为什么你总是搞混?」

  「主人……是想自己主动揉乳呢……还是被人架在椅子上……硬逼您揉乳呢……无论如何……主人都一定要握住……巫女的乳房才行……」

  「果然没有其他选项是吗?」

  「主人……应该知道……曾经被主人揉乳的学生……期末考的分数都提升许多……甚至还有几人……已经得到巫女的资格了……这都是因为……跟主人一起奏出神乐的缘故啊……」

  「例如奏、真白、雪村吗?成为巫女的她们……你的说法或许没错──呃!我才不会被骗了,那是她们自己付出的努力,跟揉胸部没什么关系吧!」

  「呵呵……只有主人才是这么想喔……这场战争结束后……真期待开学呢……」

  「咦?」

  「再过不久……就将抵达战场了……所以……主人可要更加用力……揉我的乳房呢……如此我的能力就能提升得更多……呵呵……就像这样……喝!」
  「──等、等等!」

  即使腰部随着肉棒摆荡,巴只从路边森林的些许风声,就察觉到不对劲。
  修伊自然也发觉到什么,之所以答应骑着马匹赶路,同时做爱 的条件,原本就是为了避免巴随便胡来。

  如果被快感支配理智的话,即使是身为大御巫的巴,也无法随便行动了吧。
  然而……耳边飘过一串清脆的铃铛声响,在修伊下达指示之前,巴就抢先出手了。

  下一瞬间,若有似无的声音,突然换成足以震破耳膜的轰然巨响,措手不及的连音,就连地面也出现些许震动。

  马匹缰绳被放开后,前蹄高高扬起,原本在马背上交合的两人,更是快摔了下来。

  下意识的反应,修伊双脚踩着马蹬,手掌用力抓住巴的乳房,将巴紧紧抱在怀里,试图重新取得平衡。

  马匹失去控制,或许也在巴的预料之内吧,只见她满脸笑容,顺势整个人都靠到修伊身上,如此肉棒插得更深,爱液跟母乳都一起流了出来。

  趁这个时候,巴更用力摆动自己腰部,淫肉团团包围肉棒,强烈吸力不断摧残肉棒神经,母乳也持续从修伊的指缝间溢出,一股股香甜水箭喷了出来。
  经过一阵手忙脚乱,修伊好不容易才让马匹重新往前奔走,然后挂着僵硬表情,稍微扭头看向后方。

  原本路边茂密丛生的森林,一下子就有将近十颗树木拦腰折断,倒下清出一片空间。

  跟着树木倒下的,还有三名商人打扮的男子,看样子是躲在这附近,却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扫到了。

  死状相当凄惨。

  身体遭到拦腰切断,上下断成两截,大量鲜血将断木都染红了。

  不过,商人不应该出现在这种远离交易道路的地方,既然如此,答案只有一个……

  修伊将头重新拉回,视线从巴的肩膀后方看过去。

  悦耳铃声重新响起,这是修伊相当熟悉的铃声,轻轻柔柔,若有似无,将后方的血腥味完全隔绝,让他鼻腔依旧只有浓郁乳香。

  没有绑上缠胸布的乳房,轻轻一揉就有母乳喷出来,浅樱色的乳头,仿佛希望主人忘掉刚刚那一幕,显得比之前更加膨胀,母乳同样继续咻咻喷出来。
  只是,修伊视线看着乳头前方……那把不知何时出现在巴的手里,长度超过两百公分的野太刀。

  白木刀柄发出微微红光,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刀,消灭往后可能的危险。
  虽然没有得到指示,但巴确实是除掉敌人,为了表扬这份功劳,修伊只能更加用力揉捏巴的乳房了。

  ……也算是那三人倒楣吧,好死不死,竟然挑在这种时候打扰巴……工口状态的巴,精神集中侍奉肉棒时,杀人是毫不眨眼的。

  「他们是加鲁西亚的间谍啊……看来,开战就是这一、两天了。」

  「主、主人……这么说……您的决定是……」

  「啊啊,我们得快点赶路才行……毕竟,如果不达成那都夜的条件,之后处境只会更加艰难啊。」

  「主人不必担心……月夜野家……会全面支援主人的……不过……请主人也别忘了……今天答应我的……」

  「我知道,抵达目的地之前,我都不会拔出来啦!」

  「还有……主人不能放开我的胸部……要一直揉下去喔……嗯嗯……巴的乳房……就是为了被主人揉呢……」

  「你不是已经在我的双手贴符咒了?想放手也没办法啊。」

  「呵呵……接着就是让主人……射在我的体内呢……不管射了多少……在达成任务之前……这都只算一次喔……」

  「我知道啦,抵达加鲁夏克城砦之前,就让我继续聆听巴的艳奏吧。」
  「是的……这也是……我所期望的……侍奉主人……」



  真。妄想同萌(第三章)神乐舞= 母乳(3 )

--------------------------------------------

  一切始于洪亮的歌声。

  即使比起众多巫女,少女们对于神乐的掌握能力,有着明显差距,但彼此融合一起的音色,却比任何一种乐器的声音更加悦耳,抚慰战斗后疲惫不堪的心灵。
  献给神灵的旋律,在紧张感尚未消除的战场回荡,纵然流风飘来战争特有的烧焦味,但少女们营造出来的神圣气氛,仿佛构筑另外一个纯净世界,让人不禁侧耳聆听。

  时间将要黄昏,燃烧般的颜色覆盖整个天空,己方所守护的加鲁夏克城砦,仍然散发挥之不去的紧张感。

  由于加鲁夏克城砦,只是建设在国境的监视用要塞,范围并不大,一部分的梅因费鲁士兵,以及神那教援军,都得在城砦外头平地搭设野战营地。

  眺望远方,沿着伊古罗山脉延伸下来的一处山丘,可以看见加鲁西亚军的军旗,光是前军部队,就足以跟梅因费鲁全国的兵力匹敌了。

  从井然有序的营地,以及全身漆黑的盔甲,那是加鲁西亚王国的地方远征军,『黑雉骑士团』。

  从这里看去,可以发现许多骑马士兵正在移动,显得有些慌乱,不知发生什么骚动的样子。

  不过,少女们毫不在意,只是把自己的所有心思,灌注于重新谱出的歌词里面。

  带有祈祷的歌词,唤醒周围众人心中的虔诚心绪,整天战斗下来,变得有些焦躁不安的情绪,也跟着平静下来。

  随着歌词一字字咏唱,旋律也跟着柔和飘逸。即使除了歌声之外,没有其他用来伴奏的乐器,却也将可爱少女特有的清纯气质,发挥到最大程度。

  「呼……」

  嗓音美丽纤细,是女孩子才有的温柔声音,然而,只要堆积数量的话,丰富、雄厚、响亮,各种特质也就能随之呈现了。

  声音精准的合唱──少女们在分秒不差的情况下,共同咏唱献神乐章,人数越多的情况下,能力也会随之提升。

  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也是信仰心的重叠,毕竟,只有众人拥有共同的一种志向,相信同样的事物与目标,才能称之为信仰。

  少女们将数年修行的成果,化为音符展现出来,空气跟着轻轻颤动,某种肉眼无法看见的力量,像是扬起涟漪那般,一圈圈往外扩散。

  「感觉还是不够呢……」

  身在随时可能爆发战斗的战场,少女们专心一致唱着祝辞,随着歌词一字字献出,可以看到她们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与天空颜色,截然不同的淡淡光芒。
  这群少女年纪相当轻,在夕阳的映照下,脸上表情带着某种期待,可以说是充满精神,等后不久将会发生的事情。

  即使亲眼见证过人类互相砍杀的情景,她们心中也没有一丝畏惧,毕竟,只要『那个人』一来,迎接的就将是胜利。

  对少女们的歌声起了反应,森林妖精也跟着吹起流风,轻轻吹动短到不行的裙摆,这个年龄才有的健康美腿,展现在黄昏变得舒适的空气中。

  离开学还有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春天才刚来到,晚上依旧留有冬日余寒的季节,这股流风却没有任何冰冷,而是鼓励少女们,唱出更加悦耳的歌声。

  由于巫女服,必须经过考试合格才能穿上,这群尚未从学校毕业的少女们,极大部分都穿着爱津学园的制服。

  以蓝白两色为基调的制服,除了领巾、袖口、裙摆部分有少许黑色蕾丝之外,整体上的设计相当简单,却也将妙龄少女特有的天真气息衬托出来。

  十六、七岁的少女们,外表虽然将要成熟,却还是留有可爱的些许稚气,搭配上光亮如新的爱津学园制服,深深刻划出少女特有的纯净气质。

  这种特性不只限定在神那教,无论哪柱神灵,最喜欢的祭品,通常都是冰清玉洁的少女──基于这个理由,专门培养巫女的爱津学园,制服设计上自然也不会太过花俏。

  不过,少女们制服裙摆却是相当之短,水蓝色的裙子底下,裸露出几乎没有什么遮掩的雪白美腿。

  在清纯的制服下方,一双双长度、肉感、肤色都有些许不同的长腿,毫不保留展现出来,夕阳光芒斜斜打落下来,加上超过百人的庞大数量,营造出一种让人屏息注目的惊人美感。

  不……更足以令人喘不过气的,应该是制服里面的东西吧。

  那是比起险峻无比、常人难以越过的伊古罗山脉,还更加壮观、高耸、充满压迫感的物体,原本散发神圣感的爱津学园制服,都凸起高高一道曲线,仿佛攀登悬崖那样,刻划出惊心动魄的高度差。

  随着歌声缓缓谱出,与音符一同起起落落的物体──那就是『巨乳』。
  从制服底下鼓起的胸部,每一对份量都非同小可,即使少女们脸庞还稚气未脱,胸前与呼吸节奏一上一下的物体,却创造出超乎年龄的媚惑与成熟感。
  对神那教而言,判断奏出神乐的能力与否,就是以乳房大小作为标准,这群少女就算还没穿上巫女服,仍然是从爱津学园学生中挑选出来的,每人乳量自然也都相当可观。

  清纯可爱的少女,穿上圣洁无邪的爱津学园制服,却顶着一对沉甸甸的乳房,深呼吸后,胸部晃了一下,唱出献给神灵的神圣祝辞,视觉效果或许更在声音之上吧。

  每次只要换气呼吸,制服里面的年轻乳房,就会不安于份轻轻晃动,少女们挺直背脊献歌,饱满乳球也跟着拉高范围,偶尔有几名少女扭动身体,乳房也跟着抛荡摇晃,展现出绝佳弹性。

  因为神那教女性有巨乳的特性,爱津学园制服在设计上,也偏向比较宽松,只是……这群少女的胸部发育实在太好,乳房把制服往前撑开好一部份,胸型和份量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导致制服下半部布料贴不住腹部。

  光是一名巨乳少女,就足以令人神晕目眩了,此时有一百多名唱出祝辞的巨乳少女,这种重重胸部曲线构造出的压迫感,反而会让人有些望而生畏吧。
  「没有修伊,果然还是不行呢……这种缺乏主轴的神乐……」

  为了带领神乐,几名巫女分别按照五芒星的阵势站好,学生们则是以同心圆方式,围绕巫女往外侧列队。

  虽然身边都是挺着巨乳的年轻少女,但仔细看的话,这几名巫女的乳房,相较之下又是大上许多,拥有无法遮掩的存在感。

  她们身上的巫女服,衣袖画着各自的家徽,额头也绑上红色头带,在朱红腰带上方的柔嫩肉球,饱满程度述说出成熟的质量感。

  有着巫女作为引领,少女们即使能力还有所不足,也能藉由彼此支援的方式掩盖过去,此时咏唱出来的歌声,与她们单独演唱出来的,就有着明显不同。
  即使音色相去不远,旋律也大同小异,但众人合唱出现的效果,更能显现出一种升华过后的美感。

  相近的声音层层叠叠,带出少女们缺乏的雄厚音律,这是因为不只要唱给自己听,还有己方的军队、森林精灵,更是要献给自己所信仰的神灵。

  这也是她们每天的功课,毕竟,无论拥有怎样的才能,唯有通过持续不懈的练习,才是通网神乐的不二法门。

  然而……今天的神乐,明显很不对劲──充满心中的期待,以及久等不来的失落,导致音符虽然满足了森林精灵,却无法说是及格的神乐。

  少女们过于年轻,也因为这样,几天等待更是让她们心情难以平静,即使跟随巫女咏唱,仍然无法弥补这份失误。

  她们明显没有把精神,放在这个地方,既然神乐是唱出献者的灵魂,在无法专心的情况下,还能唱出神乐的话,就是天大的讽刺了。

  所以──

  「呼……看来大家都跟我一样,满脑子都是想被修伊揉乳,等得焦急难耐呢。」
  站在前方,一名拥有出色容貌的美少女,说出相当惊人的一番话。

  少女留有一头长度值达腰际的黑发,可以看出经过细心呵护,没有任何分叉的发丝,轻轻柔柔随着流风飘舞。

  右边额头附近的长发,佩带一个白色雪人的小型装饰,黑与白的强烈对比,更衬托出长发的光滑柔顺。

  若是要形容少女容貌的话,就是『纯净』两个字。

  身上穿着爱津学园的制服,明白说出她的年龄,一个月前刚满十七岁,但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却与其他人截然不同。

  即将来到成熟阶段的脸庞,有着些许冷淡风韵的五官,但这并非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而是出自于血统的本能,使她本身的温度比旁人来得略低。

  没有任何杂质的纯水结晶──经过冰冻之后,方能显现出那份极度纯粹,少女就是给人这种感觉,均衡端正的脸孔,有着纯净的极致美丽。

  然而……少女身上装备的东西,却是远远在这之上,甚至会让人心生怀疑,这种体积的东西,为什么能够挂在胸前呢?

  即使跟眼前的众多同学们,穿着一模一样的爱津学园制服,存在感却是高出许多,若说前方是一座座巨乳形成的山脉,那少女就是山脉中最为显眼的主峰了。
  少女侧耳聆听神乐,表情带着仔细评分的冰冷,却只有胸部是鼓涨涨的,从制服布料的隆起程度,可以看出钮扣是很勉强才扣上的,感觉就算立刻弹飞也不奇怪。

  从少女的乳量判断,已经超越年龄相同的同学们,甚至还比在场的几位巫女来得大,代表神乐能力,至少达到巫女的水准,但少女依旧一身爱津学园的制服,虽然是为了某些理由,但非常适合她。

  由于制服被胸部撑起,显得过于紧绷,导致乳肉往中间收拢,曲线也因此变得更加高耸,随着呼吸缓缓抛上抛下,几许黑色发丝,也浮贴在胸前的浑圆球体。
  一条从领巾延伸下来,飘荡在乳沟间的红色领带,从正面看过去的话,根本只能看到上半和下半的少许红色,中间那段完全都被胸部给挡住了。

  「抱歉,请各位停一下。」

  少女举起手后,所有人都停下歌声,连地位理应在少女之上的几位巫女,也都停下来,按着丰满胸部喘了口气。

  咳了一声,少女看向人群里面,一位跟她同样留有直顺黑发,制服也是高高隆起,但后脑杓绑上一个紫红色缎带,外表显得较为古风的学姐

  「和歌月学姐,您刚刚将几个字黏在一起了,请唱得清楚一点,音高稍微降低。」

  「好的,雪村~~」

  「请叫我小町,学姐,不必这么生份。」

  「小町~修伊什么时候才会来呢~?我想请他揉胸部呢~还要很下流地揉来揉去~如果能把脸埋进我的胸部就太好了~」

  「学、学姐,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吧!?其、其他人都会听到的……」
  「咦~大家不是都这样想吗~我记得参加战斗的特典奖品~就是让修伊揉胸部啊~」

  「学、学姐,请不要说得如此理所当然啦!」

  这名天然呆的学姐,毫不保留直接说出心中欲望,原本表情略显冰冷的雪村小町,听见这些话还是不禁脸红了。

  不过,其他学生们倒是兴奋地点点头,甚至有几位个性比较大胆的女生,听见学姐迫不及待的言词,就像是看到主人归来的狗儿那样,一脸高兴捧起乳房,打算献给迟迟未到的『那个人』。

  小町看见大家的反应,知道学姐表达出她们心声,连她自己都跟着出现悸动,体温稍微升高一些,飘出若有似无、很难察觉的香气……母乳特有的香气。
  话虽如此,在一百多人的歌声中,小町还能准确判断每个人的音色,确实有着常人所不及的音感。

  大家点点头,彼此相互看了看对方。想必她们自己也很清楚,自己参战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也因此,在迟迟苦等的情况下,这次咏唱出来的歌声,就跟之前有着明显差异。

  尽管在场有几位现役巫女的协助,在她们的引领之下,每个人的水准都有大幅提升,但跟以前那段让人沉迷不已的神乐比起来,终究带着一股失落感。
  所谓的歌声,原本就是用来表达内心,最为直接的一种形式。

  这跟乐器截然不同──乐器只要有人演奏的话,就有可能出现一模一样的音质,但歌声无法像乐器那样长久保存,只要短短数年、数天,甚至是短暂一瞬间,歌声前后都有可能改变。

  歌声在神乐当中,往往占了相当重要的部份,无论在什么样的场合,对小町来说,她相信唱歌的这种行为,永远都是最原始纯粹的。

  所以……小町叹了口气,双手交握在丰满胸前,让心情平静下来。

  现在的她,不如以往那般孤单而脆弱,能力也有所成长,身为雪女的特殊血脉,也已经被大家接受。

  这或许值得高兴,但耳边回荡的这首神乐,她即使清楚原因,也是无能为力,无法填上最为关键的部份──

  「果然,没有修伊还是不行吗?这就代表……大家都已经无法自拔了吧?对于跟随修伊的这件事……」

  突然,小町背后出现一抹开朗的声音,仿佛对眼前这片纯粹的歌咏声,发现其中隐藏的事物,感到乐在其中似的。

  小町转过身去,黑色长发轻盈飞舞,面对一张与自己不分高下的美貌脸庞,轻轻点头同意对方所说的话。

  「芽依理,你似乎很高兴呢。」

  「对于女仆来说,跟随主人的女孩子是越多越好,毕竟主人的杰出与否,就是从这些事情显现的喔。」

  「可是……修伊什么时候成为你的主人了?他只愿意承认月夜野学姐而已……开学后就是月夜野导师了。」

  「那又怎么样!修伊成为我的主人,这迟早都会成为既定事实,我只是先做好心理准备啊。」

  「那么,就请你不要殴打修伊啰,既然你说自己是修伊的女仆,就该收敛一点。」

  「这是两回事。能够用身体互相交流的主仆,这才是不拘形式的表现,而且,百依百顺的女仆已经成为过去了,傲娇女仆才是这个时代的主流啊。」

  这名少女拳头紧握,强调出兴奋难耐的心情,那头深蓝色的飘逸马尾,也跟着在空气中左右飘荡,看上去非常可爱。

  尤其,她身上还穿着胸前有着显眼蝴蝶结,裸露出大片胸部肌肤的女仆服──对伊豆苗芽依理而言,比起爱津学园的制服,女仆服或许才是她真正想穿的制服吧。

---------------------------

  呼,总算把我很喜欢的三个SQUEEZ角色写出来……嘛,这算是偷懒吗?省了


标签:妄想 作者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或转载本网站内容前需征得433h小说认证的同意。
Copyright 2006-2099 Powered by www.433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