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迷情校园

「淫尽天下花」1-2作者玉裙

时间:2017/1/6 21:15:27  作者:成人小说  来源:www.433h.com  查看:0  评论:0
字数:5751

               一、心上人
  当那个姑娘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爱上了她。朱颜绮罗,纯白齿红,美的不可方物。她也爱上了我,她说那是她之前久居重重的礼数之中,从未春心萌动过,对我这个俊秀的民间公子。
  当时她的马车被贼人袭击,随从也都被杀和逃散了。只剩下她意外的逃奔出来。天色渐暗,她就这样出现在出游中的我的面前。她很害怕,手脚都冰凉的,慌张的向出游中的我奔来,求我带她躲闪。对她的不谙世故,我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万一我也是歹人呢。可她是那么美,我怎可拒绝,就拉着她一路逃去。礼数也不顾了,直摸进了山洞里,点起火堆。然后,两人就钟了情。
  天很冷,一堆火并不足以取暖,不知不觉两人就抱在了一起。她的眼睛是那么美,带着一身宫装的打扮,偎依在我怀里,这让人如何忍耐的了。我就顺势抱紧了她,她的脸儿也就一下子红了起来,嘴巴干干的,羞羞的把头深深的埋进我怀里。我的春欲也愈发的起来,大胆的亲了她。她拉起了我的手,放到自己两腿之间,用力的夹住。
  她大胆的举动,让我如同触电一般。可她两腿之间,那湿湿热热的乐土,却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手指,怎么也抽不回来。我也无法忍耐,手指在她腿间,快活的揉捏起来。那处甚妙,虽然隔着衣物,但能感受到她湿热的热情。而何况摸着女儿最私密的贞处,即使单纯心理上的感觉,就能让人兴奋的血管喷张。
  「那里……好摸吗」柔酥的声音传来,让我身心酥软。她埋在我胸前,羞羞的说,「你救了我,可我没什么能给你的。这里是我自己平时最喜欢摸的,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我觉得很好摸……」她贴的更紧了,「让你也摸摸,当报答了」
  「可是你……摸的人家好舒服,比人家自己摸还舒服」幸福有羞涩的表情浮现在她的脸上,「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你尽情的摸吧,怎么样都可以。」这纯情又天真的姑娘,说出这等话,好像一帖催情的药剂,我无法抑制的贪婪的抚摸着她的女儿禁地,下面的阳物硬硬的挺了起来。我的手在她的腿间尽情的揉捏,对着那湿热之源用力摩擦,摸的她也动了情,两腿紧紧的夹着我的手,来回扭动。
  「我……喜欢你……」她极力压低声音,说出这句话,我心里一热,把她抱得更紧了。我和她,就这样私定了终身。
  互相表白后,她的双腿紧紧夹着我的手,我更用力的揉弄她的贞处,隔着外衣都已经能感觉到有湿意,里面的亵裤一定已经湿透了。她被我摸的受不住,就伸手也来摸我的。隔着裤子,从挺的高高的前面,一点一点的摸下来,一直摸到我坚挺的阳物。她的娇躯一颤,脸颊烫烫的,娇羞的说,「这就是……男孩子的
               东西吗「
  我低头对她说,「是啊,好摸吗」她娇羞的说,「好摸,真好摸,怎么都停不了手。」
  我和她,两个娇羞的少年少女,互相摸着彼此憧憬的禁地。我被摸的春欲更加泛滥,伸手想要脱下她的亵裤,和她完成男女交欢的大礼。她惊叫一声,双手护住贞处,俯身低声说,「不行……对不起,郎君,可是现在不行」她楚楚可怜的说,「我还是处子身,我不能丢」
  虽然娇美可人的她,让我的硬挺挺的阳具殊难忍耐。可我还是努力忍住了春欲。是啊,看她的打扮,定然是大家闺秀,处子身比金子还贵。我若爱她,怎么可以在这荒郊野岭夺取她这么宝贵的东西。以后定要明媒正娶,才能做这事情。
  虽不甘心,可我还是忍住了阳具的冲动,只用手指在她无比诱人的贞处来回摩挲。她的身体越发发烫,也越来越湿,身体抖动也越发剧烈。终于一声嘤咛,被我摸丢了身子。她丢的时候,那舒服到极点的又羞涩娇羞到极点的小脸儿,那一瞬间,让我彻底无法自拔。我暗暗立誓,以后天涯海角也要和她在一起,保护她,永不分离。
  她也摸我的,她的小手那么细嫩,让我十分舒服。可惜能看出,她第一次碰男人的身子,不得要领,怎么都没法把我摸泄,直到她被我摸的瘫软,倒在我怀里,毫无防备的睡下了,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婴儿。
  第二天醒来,我看到她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着我,眼神里充满爱意,又有些不为人所道的深沉心思。我看着她美丽的样子,初长成的少女,像含苞的花朵,还未完全脱去稚气。我把她紧紧抱在怀里,亲吻着她,深情的说,「你家在哪里,我这就去提亲,把你娶了,我们一生一世在一起」她忽然有点落寞的低下了头,「相公,你……娶不了我的」
  我赶忙问她,「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你已许配于人」可她明明还是处子身。
  她低头,欲语还休,「相公,不要问了,我真的没法嫁给你」。我的心一下子落入了冰霜之中,呆立了很久。忽然,我又抱紧她,说「没关系,哪怕不娶你,只要能在你身边,和你在一起我也就满足了」她又摇摇头说,「这也不可能」我欲哭般的摇动着她,「为什么,为什么,你究竟是谁,又有什么难处,我要和你在一起,我离不开你啊」
  她看我此情,也十分难过,眼泪划过她的眼眶,「可是,真的没有办法啊」「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无论如何,只要能在你身边和你在一起就可以啊。不管怎样,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只想和你在一起」
  她摇摇头,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咬了咬嘴唇,用很轻很轻的声音,悲伤的说:
  「我是当朝皇上的女儿,红玉公主」
  我心中一震。
  这在我怀中一夜,与我海誓山盟的,是当今圣上的十二女,芳名红玉,今年一十四岁。她的母亲是一位宫女,可她却天生天真可人,深得父皇喜爱。六岁时,国师见她,说她乃天上仙子,下凡护佑皇室,此女不可出嫁,要养在宫中对天祝祷,不可广为人所知,亦不可见皇族骨肉。父皇听闻大喜,忙在宫中依国师所言建了红玉宫给她,让她居于宫中日日祈祷。久而久之,也就忘了这个女儿。
  昨日,是她照例每年一次的出宫到普陀仙山参拜,因其身份在宫中是秘密,只有贴身宫女宦官陪同,不想居然遇到贼人,幸好被我所救。
  「红玉不可嫁人。皇族昌盛系于红玉之身,红玉也不能和相公浪迹天涯。今日红玉就只能回宫去了,从此再不得见……」说到这里,红玉梨花带雨大哭起来。
  和心上人要即刻分离,永无再见,我也哭着抱紧了红玉。「红玉,红玉,我不要和你分开。我去宫里陪你好吗,只要能日日伴着你,怎样都可以,做你的下
               人也可「
  「相公,你是红玉心上之人,怎能让你做下人」
  「无碍的,红玉,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啊」
  「可红玉身边,只有宫女,和……」
  「和什么,你快说啊」我焦急的问她
  「和……宦官……」她低下了头
  我垂下头想了想,随即破涕而笑:
  「那么红玉,我就进宫去当宦官,守在红玉宫里,和你日夜相守!」
  「不要!!」红玉惊的下意识捂住了我的下身,「不可以,相公这么好的男子,怎么可以去做宦官。你要找个好女子过上一生,不可为红玉废了身子啊」
  「不!我只想要红玉!!为了和红玉在一起,我这就去进宫」
  「不行!!不行!!相公!!答应红玉,万万不可做这种事情!!」红玉忽然颤颤的站了起来,向山洞外飞奔出去,「红玉走了!!忘记红玉吧!!」
  泪水洒了一路。等我回过神来,红玉已经消失在视线里。我跑出去到处去找,找了整整一天,还是不见红玉踪影。我颓然的坐在地上,看着夕阳西下,红玉,我心爱的红玉,就此不再得见了吗?
  忽然希望的光芒闪过我的心里。红玉是公主啊,即使现在遍寻不着,可她终会回到宫里。只要我入宫去,就能到她身边。
  想到这层,我一下子又恢复了精神。整整精神,准备第二天早上,向着京师出发去了。
               二、狎妓
  走了三日,到了京师。果然一番繁华气象,让人目不暇接,街上美人多的让人侧目。
  好在我也算是个富家公子,出游多年,世面见得也不算少,也打听得了宫里的情况。宫里的规矩倒也宽松,进宫之后只要使够钱,要去那个宫里当差是好说好说,谋个有职无事的闲差也是容易。
  我在城里繁华处,找个了排场的客店住下,择了个吉日,然后歇息了几天。
  进宫净身的前一,我出得门来,想到自己胯下阳物,转日就要阉掉,所以要先找个妓馆,最后享受一番腿间之乐。
  离客店不远处就是一家妓馆,店面排场,姑娘也美,十分热闹。招揽生意的姑娘们,肚兜下面一丝不挂,白嫩的大腿间只有一片三角布料挡着,看得我下身的阳物不禁蠢蠢欲动。我暗自想,不愧是京师。既然是阉前最后一次,自然要找个够中意的姑娘,好好云雨一番。
  选来选取,最后选好一位姑娘,名叫卿儿。卿儿十七八岁的样子,面容香艳,腰肢纤细,臀部和大腿却丰满,尤其有着一对呼之欲出的巨乳,让我下身的那根贞物(阳具)一下子就硬了起来,幸好有长衫挡着,险些丢丑。
  跟着卿儿姑娘到房里,一路上看着她丰满的臀部一扭一扭,我的贞物越发的膨胀,已经无法遮蔽。进得屋来,卿儿转身对我媚眼一抛,看着我衣衫里贞物的形状,脸色一红,吃吃笑着。
  「公子,等不及了吗」她要我坐在房内的一个雕花大椅上,向我迎过来,搂住我的脖子,双腿抬起,环绕住我的腰。丰满的大腿内侧,和肚兜内诱人的贞处,和我的身体和贞物紧密相贴。她的身子甚软,让我心猿意马。涨大的贞物,隔着衣服和肚兜,贪婪的蹭着她的贞处和大腿,无法抑制的动了起来。她却还不算完,双手托起一对巨乳,在我面前揉捏起来,半个乳房都从肚兜上部汹涌而出,就在面前几寸远,让人口干舌燥,饥渴难耐。
  「公子,我骚吗……」她扭动着丰满的屁股,双腿盘在我的腰上,风情万种的说。「骚啊,你是我见过的最骚的女子」我忘情的说着,双手已经揉捏上了她胸前那对软软的巨乳。听到我说她骚,她更加缠绵的用贞处蹭着我的贞物,我一时舒服的无法控制,开始大口喘息起来。
  她的一对酥胸,被我摸的火热火热,两腿张得更开了,缠绕着我让我涨的受不了。风情的小脸儿眉目传情,嘴巴性感的写满了渴望。我也不再按捺,掏出我早已涨大到极点,整整五寸的大阳具,拨开卿儿的肚兜,对着她湿湿的贞处,一下子插了进去。
  「啊…」她浅叫一声,随即是一连串嗯嗯啊啊的呻吟「好…好舒服…嗯嗯…
  啊啊…把人家都…填满了…「她骚媚的扭动着丰满的臀部,软软的大腿紧紧夹着我的腰肢。我的阳具在她的身体里亢奋的进出着,她湿滑的贞处让我无比舒服,这交合的快乐如同仙境。她被我插的发出阵阵水声,妙不可言。」好…好棒…你的阳具…好棒…「她迷离的呻吟着,性感的臀部被我托着,忘情的抽插,香汗从她背上渗出来。她紧紧抓着我的后背,不停的发出淫浪的叫声,又不时咬紧嘴唇忍耐。
  我和她一起沉浸在极乐的肉欲里,疯狂的交媾着,半柱香过去,我未泄她也还没丢身子,但都已经快乐的喘息不止。我疼惜她,便稍稍放缓了抽插,她半裸的盘在我身上,白嫩的双腿色色的环绕着我,一双酥乳紧贴在我胸前,脸儿贴着我,娇娇的说:
  「好哥哥,你的大阳具好厉害,卿儿好喜欢它」她撅着小嘴,用贞处用力夹了夹它,「卿儿真的好喜欢…啊啊…以后…常常…来…」她摇动着丰满的臀部,喘息着「来…用它…啊…啊…抽插…卿儿…好…吗…」卿儿用贞处包裹着我的大阳具进出,「大阳具…好大…好…棒…卿儿…好爱它…」她意乱情迷的说着这种不知廉耻的话「常常用它…艹…卿儿…好吗」
  说到这里,卿儿的脸红了。我也被她打动,愈发的兴奋,用力的抽插着。「啊…啊…卿儿好想和它…永不分离…卿儿好想…每天都被它…操…逼…」
  听到这里,我忽然暗淡了下来。我搂住卿儿,亲吻她被欲望和满足充斥的美丽的脸颊。「卿儿…」
  「哥哥…情哥哥…」卿儿沉迷的回应着,那表情分外的勾人。
  我默默的吻着卿儿,「我好喜欢和卿儿交媾…嗯…我的阳具…在卿儿的贞处里…真的好舒服…」
  「那就天天来找卿儿啊」,卿儿忘情的搂紧我,享受我阳具的冲撞
  「可…卿儿…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能做了」我有点低落的说
  「为什么,哥哥不要卿儿了吗…啊…啊…」卿儿挑逗的说,臀部还在不停扭
                 动
  「不…是我…应该不会再来了…」
             「要离开京师了吗」
  「不…会一直留在京师。只是…要进宫去…」
  「啊…」卿儿有些惊讶的用手指在我的阳具根部比划了下,「是要这个吗」
  「嗯…」我点了点头
  「原来是阉前嫖啊」卿儿风骚又有些不屑的,趴在我身上,更加卖力的扭动屁股和贞处,和我的大阳具交媾。看来在京师为妓女的她,接待这样的客人并不少。「那卿儿要更卖力呢,最后一次了呢」从她嘴角的笑意,我看出了这个风尘女子,喜欢的不过是我的大阳具。
  「可是情哥哥你,阳具这么大,出手又阔绰,居然也会为了名利,去进宫阉身当太监」卿儿一边伺候着我马上就要阉掉的大阳具,一边骚浪的笑着「你们男人啊,我真是不懂。就算有日富贵呼风唤雨,可再也玩不了女人了,还有什么意思」她扭动着她的屁股「以后就再也干不了这事了。你还这么持久。阉了以后,
           再大再硬再持久都没用了哦「
  想到以后再也干不了这事了,我更加贪婪的抽插着卿儿,揉捏着她白嫩的身体,想要多挤出一些快乐。卿儿看着我的热情,更加发骚的摇动着她的巨乳,「哥哥这么色,也舍得阉啊,男人的名利心真是不可思议呢」
  「不…我不是为名利…啊…嗯…」我意乱情迷的说,「只是我的心上人在宫里,终生不得出,我只有阉了阳具进宫去才能和她团聚」
  卿儿的动作停下了,风情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花容,可贞处里却湿的一塌糊涂。
  「真的吗?情哥哥,你说的是真的,你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才要阉的」
  「是的…」我看着她的眼睛,点点头,「我只想和她在一起」
  卿儿猛的抱紧了我,她的贞处爆发出山洪一般的水流,双腿和美臀比之前风情百倍的缠绕着我,让我的阳具一下子登上仙境,
  「舒服吗,哥哥」卿儿娇羞的问我
  「从未如此美妙舒服过…简直要舒服死了…」我意乱情迷的说着
  「因为卿儿…爱你…」眼泪忽然从卿儿的大眼睛里流出来,梨花带雨,煞是动人「自从卿儿记事起,见过的男人,都只爱自己胯下那东西」,她把头贴在我胸膛上「他们不过当女人是玩物,找女人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那根东西」
  「可是…可是…哥哥你…」她哭着对我说,「你居然愿意为了自己爱的女人,阉掉那阳具」她紧紧抱着我说,「你是这样的奇男子,卿儿爱你啊。真的,真的!
  天涯海角卿儿也要陪你,无论什么事情卿儿也要为你做,不求当你的爱人,只要做你的丫鬟,你的性奴,都可以的「

标签:天下 作者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或转载本网站内容前需征得433h小说认证的同意。
Copyright 2006-2099 Powered by www.433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