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乱伦文学

「跨越亚欧大陆千年的乱伦」第十二章 娘为我缝荷包 我偷偷插她肥穴

时间:2017/1/6 21:04:15  作者:成人小说  来源:www.433h.com  查看:0  评论:0
版主评語: 色城版主        
                        读文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读文后 可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5/05/28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本站:是
字数:5102

         第十二章娘为我缝荷包我偷偷插她肥穴
  哦,那多喝点马奶酒吧,明天要是出征了,就喝不到这么好的酒了。伯尼干边干边说。
  是啊,明天就又要过戎马生涯了,哎,可是我的族人都往西边去了,我何时才能见到妈妈呢。说着他将一大碗马奶酒一饮而尽,又给自己到了一碗又干了。看来这个小伙子心里很是愁苦啊。
  吴媚莲听到伯尼干和库鲁别赤的对话,心里也开始紧张了起来,但是毕竟是久经沙场的做爱老手,她也和伯尼干一样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
  可能是库鲁别赤有些醉了,他突然笑了起来,端着一碗马奶酒就朝伯尼干走了过来。
  伯尼干有些慌了,但是这时不能抽身起来,因为那样会被人看到自己湿漉漉的大鸡巴的,所以他只能按兵不动。
  只见库鲁别赤摇摇晃晃地在吴媚莲身旁坐下,看看伯尼干又看了看吴媚莲,问道:慕容兄弟,你为什么抱着我们的萨满祭司大人呢?
  这下可吓坏了伯尼干了,他抱着吴媚莲的屁股,肉棒插在娘的屄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在这时老练的吴媚莲发挥作用了,她转头对着库鲁别赤说:是这样,库鲁别赤,我最近身体不适,尤其不能在这湿冷的地面上久坐,所以才叫我的护法童子伯尼干抱着我的。
  哦,这样啊,不是每人有毛皮坐垫么,您要是还是嫌凉,我的那个也可以给您坐,说着库鲁别赤就起身去拿毛皮坐垫,却被吴媚莲一把拉住。
  库鲁别赤,你有所不知,那毛皮虽为牛羊身上之物,但已僵死很久,早已失去其活血通性之特质了,虽然可以坐很多个很厚,但是还是不及有生命的人的肉身有火气,所以我叫护法童子抱着我,我坐在他腿上才感觉有了热气。
  是是是,伯尼干赶紧应和道:我是撒满大人的护法童子,保护她的安危是我的职责。
  哦,对对对,库鲁别赤听了吴媚莲的话又坐了下来,对着伯尼干说:你抱着撒满大人真辛苦,来,我敬你一碗!说着又一饮而尽。
  这下可能真的有些高了,库鲁别赤将碗甩在矮桌上,笑呵呵地看了看吴媚莲:撒满大人,您这是在缝什么东西呢?
  我这是在缝制做法事所用的祈福袋,吴媚莲边缝边说。
  奥,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啊,醉酒的库鲁别赤问道。
  是神圣的东西,不能告诉你,告诉你,这法力就会消失,吴媚莲认真地说道。
  年长就是年长,这时胆大妄为的熟妇吴媚莲竟当着库鲁别赤的面,开始慢慢地将大屁股在伯尼干的大肉棒上上下地套弄起来。
  奥,我知道了,为了我们的子民,您真是辛苦了。库鲁别赤挠着头说道。
  不辛苦,不辛苦,为了黎民百姓,这都是应该的,吴媚莲说着又假装淡定地继续缝起了荷包,身体依然轻微地上下坐着伯尼干。
  伯尼干被这种冒险的行为极大地刺激到了,在库鲁别赤身边做爱,正是他妈的太刺激了,突然之间肉棒硬如钢杵,面对着娘的大屁股坚决地顶了起来。
  就这样他一边冒险地干着吴媚莲,一边和喝醉的库鲁别赤从容地对这话,而吴媚莲就这样迎接着少年的攻击,却认真地缝着荷包。
  库鲁别赤似乎也没有注意到,这一老一少微小的动作,只是和伯尼干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完全不知道这一对忘年交正在不知廉耻地进行淫靡的苟合。
  随着和吴媚莲有节奏地小幅度地安静地交配,伯尼干的快感一波一波,慢慢地强烈起来,这期间,库鲁别赤又喝了不少的马奶酒,神智已经有些不清楚了,吴媚莲看在眼里,她也渐渐被自己的儿子干的梨花带雨,感觉自己的暗潮正在慢慢涌起,于是她慢慢开始加快了自己大屁股在伯尼干大鸡巴上的运动频率和移动的幅度。
  这正合少年的心意,因为小幅度的慢节奏的插干,已经满足不了自己那暴胀的大鸡巴了,他也将抱着吴媚莲大屁股的双手抬得更高,并慢慢地弓起了腰开始使劲。
  如果有人仔细听的话,现在已经可以听到细微的啪啪啪的声音了,但是一肚子马奶酒的库鲁别赤早已别的头晕目眩,根本没法注意到这一切,他居然搂着伯尼干开始说醉话,颠三倒四,重复这一些听不清的话。
  被搂着脖子的伯尼干也不断地应和着他,但是那阵阵袭来的快感,使他根本停不下来手中的活,索性双手伸入吴媚莲的大氅,直接抓着熟妇的屁股往下砸。完全不顾近在咫尺库鲁别赤。
  吴媚莲不断地用自己的巨臀坐着身后的少年,手中的针线活居然还没有乱,真是个勤劳能干的疼爱儿子的经验丰富的好母亲啊。
  伯尼干越干越起劲,早已不顾身边自说自话的库鲁别赤了,他推开库鲁别赤,双手慢慢伸进吴媚莲的上衣,把扣子都解开,露出一对木瓜巨乳,竟然大胆地揉搓了起来。
  由于现在篝火已经着的差不多了,没有刚才那么亮了,所以围坐在四周的人都变的昏暗了,再加上筵席已经接近尾声,大家不是累了就是喝多了。所以没人注意到在昏暗的一角,一位少年正在揉搓着高大妇人的巨乳进行着羞耻的交配。
  吴媚莲的胸部被儿子疯狂地揉搓着,下体又经受着儿子有力地攻击着,慢慢地她也进入了高潮的状态,但是她手中的荷包还差一点才能缝好,所以任凭伯尼干怎么插干,她手中的针线活没有停。
  这时,库鲁别赤靠在矮桌上对着伯尼干说着醉话,但这时少年觉得强大的快感使他再也不能忍受了,他用颤抖的声音爬到吴媚莲的耳边说道:娘,您跪起来吧。
  这美妇人也是听话,她看了看库鲁别赤,乘他不注意,赶紧撅着雪梨似的大屁股起身跪了下来,而这期间伯尼干的肉棒始终插在她的肉屄里,跟着她一起滑稽地起身,紧紧地抱着美妇人的巨臀,半蹲在后面。这种姿势想必大家都知道,这是美妇要准备迎接少年从自己的大屁股后面冲刺的节奏啊。
  只见伯尼干丝毫不耽误,猫着腰,抱着吴媚莲多肉而白皙的腰身,光着结实的小屁股,在后面突然狂顶这妇人的大屁股,发出啪啪啪的清脆声响。
  由于是背光,吴媚莲和伯尼干裸着的下半身在阴影里,不注意看是看不到的,只是这两人的姿势和动作有些奇怪,不过大家伙都没注意到这些。
  这时库鲁别赤已经趴在矮桌上呼呼大睡了,完全不知道,身边的两个不要脸的一老一少在操屄,并且操的很起劲,很开心。
  如果是清醒的人,一定会被眼前这一幕惊呆的。
  只见高大的美妇人吴媚莲穿着毡筒,也可以说是我们今天说的长筒靴,下身一丝不挂,身披的大氅被推上腰际,撅着大屁股跪坐在伯尼干前面,一手拿着荷包,一手拿着针线,做着针线活,但同时前后晃动着身体,胸前一对巨乳随着节奏摇晃着,因为后面有个少年蹲在她后面,抱着她多肉肥白的粗腰,奋力地从后面顶着她的巨臀,由于这个妇人的个高,腿也长,所以我们的小战士,伯尼干不得不猫着腰半蹲着进行战斗,从后面看,结实的小屁股下面,一条钢杵般的大鸡巴,在两瓣不断翻进翻出的肉唇之间,伴随着着很多淫水和白沫坚决地进进出出,发出咕叽咕叽的淫靡之声。一对垂吊着的睾丸,调皮地甩着,不断拍打着妇人多肉的阴唇,发出啪啪啪的可爱声音。
  伯尼干抱着吴媚莲越干越起劲,动作也越来越大,吴媚莲也晃动的越来越明显,交配的声音也越来越响,终于吴媚莲的荷包要缝好了,她完全不顾胸前那一对乱晃着的木瓜巨乳,熟练地用手在最后的线的根部打了个结,一手轴着针,一手把荷包放在嘴上,嘣的一声,咬断线头,将针插在自己的头发上,但这期间自己肥白的大雪梨还是一前一后地配合着儿子干着。
  然后美妇人熟练地将荷包穿好绳子,但这个时候的伯尼干操她的动作已经非常大了,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儿子要射了,而她自己也已经接近高潮了,下面的肉穴已经成了汪洋大海。她晃动着已经跪不稳的身子,转过头将荷包戴到伯尼干的脖子上。
  伯尼干看到这包着娘阴毛的精美的荷包,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抱着娘一边用力地操边她的巨臀,一边颤抖着小声地对吴媚莲说:谢谢娘送孩儿这么好看的荷包!
  吴媚莲这时也有些意乱情迷了,她也晃着巨乳颤抖着说:不用谢,这算什么,只要你好好爱娘,娘还要给你生儿子呢!
  真的吗?伯尼干涨红着小脸对吴媚莲说:娘,您真的想给我生儿子吗?
  嗯,娘要为宝贝儿子生个儿子!吴媚莲白皙的脸也早已涨红了。
  太好了!娘!我爱您!奥!我要插死您!爱死您!要您为我生一堆儿子!奥!娘,我的肉娘!我的美肉娘!说着随着高潮的来临,少年进入了最后的喷射阶段,他感到一股势不可挡的激流,从自己的小腹往肉棒上涌来!
  吴媚莲也被伯尼干的话刺激到了高潮,她全身酥麻,快感传遍全身,早已不顾周围人能不能发现他们,双手扶在矮桌上,一对巨乳垂在下面剧烈地晃动着,巨大屁股被身后的少年砸的啪啪直响,她转身用狐媚淫靡的眼神看着强壮的儿子颤抖着说:嗷,嗷,来吧,我的好儿子,都射进来,嗷,都射给你的美肉娘!让我为你生儿子吧!
  这少年像接到一道圣旨一样,屁股的撞击速度突然加快了不止十倍的速度!只见他一手捏着娘的木瓜巨乳,一手抱住吴媚莲的头,两人忘情地吻在了一起,两支湿漉漉的舌头恬不知耻地纠缠在一起,这一老一少两个人都拼命地吮吸着对方的舌头,吃着对方的口水,强烈地湿吻着。而下体也毫不怠慢,严丝合缝地交媾在一起,只见少年坚硬的肉棒以光速疯狂地抽插着妇人湿漉漉的淫水四溢的阴唇,两颗睾丸因为晃动速度太快,早已看不清楚了。
  只听伯尼干大喊一声:娘,我来了!十几岁的少年便空白着大脑,舌头和吴媚莲的舌头搅在一起,将几亿子孙毫无怨悔地送进四十几岁的老女人那温暖的子宫里了。少年挺动着结实的小屁股对准娘的大屁股大力的喷射着,决心要将最后一滴精子送进他的美肉娘的体内。
  这时,库鲁别赤被伯尼干的叫声吵醒了,他迷糊着眼睛看了看,发现一团白生生的东西,被一个麦色的东西抱住不停地往前顶。毫无疑问,他看到的是吴媚莲和伯尼干的屁股,但是神智不清的他根本无法判断这是什么东西,只是在嘴里迷迷糊糊地说:没穿裤子,……都没穿裤子……
  交配完毕的吴媚莲和伯尼干,没有时间继续进行缠绵,他们赶紧收拾整理衣服,妇人把木瓜乳裹进衣服扣上扣子,用大氅盖上自己惹事的大白屁股,少年赶紧提起裤子,系好腰带。
  只是听到躺在地上库鲁别赤闭着眼睛在梦中呓语说没穿裤子。这恩爱的一老一少,便相视一笑,伯尼干看着眼前这张青丝垂面、白皙又泛着红晕的成熟面庞,这个高大的性感的肥白的身体,这位要为自己儿子生儿子的娘,突然觉得这个四十几岁的老女人好生可爱,心中燃起无比怜爱之情,暗暗下定决心要照顾她一辈子!他看看周围没人注意,又一头扎进这位美妇的怀里,抱着白皙性感美肉娘的肥腰,两条湿漉漉的舌头又缠绵在了一起······
  翌日,伯尼干和吴媚莲与库鲁别赤他们随着一起征发的十几个人依依不舍起离开了乌古斯族人的部落,老人孩子妇女们十里相送,泪不成泣。只有那几个突厥人骑着马在前面吆五喝六,好不神气。此去征战隋人路途艰险,何时可归仍无定数,于是伯尼干听从吴媚莲的话,将贵重细软托于部落长老保管,只随身带了些穿的用的,当然还有作战的武器,长枪,弯弓等等上路。草原产马,乌古斯部落基本一人一马,所以一个族人可说就是一个骑兵。只有伯尼干和吴媚莲例外,应吴媚莲要求,他两共乘一匹强壮的骏马,因为吴媚莲自诩是萨满法师,当然要给她最好的优待,而伯尼干又是她的侍从,所以两人在一起也没人会说什么。尽管骑在马上的吴媚莲比伯尼干要高半头,但是伯尼干坚持要他提着缰绳,因为这样他就能时时刻刻抱着他高大白皙的熟妇了,那吴媚莲也是过分,故意靠着身后的少年,用大屁股蹭着少年的鸡巴,两人就这样心照不宣地互相挑逗着。突厥人带着他们一路往东走,这是要去天颉利可汗的牙帐与大部队汇合。
  接下来的时间,突厥人带着伯尼干他们陆陆续续与其他几波突厥人汇合了,这些人也带着被征发的部落族人往可汗牙帐走,转眼之间部队的人数已经到了几百人,并且不断人马汇入。这时一个扎着两个麻花辫的突厥人指挥这整个部队,他面目狰狞,上身全裸只绑面护心镜,膀大腰圆,全身黝黑,腰挎弯刀,手提一只精钢铁锤,目测有近八十斤,马上挂着投掷用的长矛,看其外形应该是员猛将。那个曾经对伯尼干他们趾高气昂的小头目在他面前都说不上话,可见这位主地位不低,起码是个千夫长。
  这天,规模已到近千人的部队正在行军,突然部队的前面一声大喝,然后一个突厥士兵从前方骑马过来,边走边喊:停止前进!停止前进!伯尼干镇将手伸入吴媚莲的大氅里摸着吴媚莲的肥穴,这下赶紧把手拿出来,还不忘嗦嗦指头。
  只见那麻花辫纵马来到一个地势较高的地方,对着部队喊话:刚才可汗牙帐的鹰送来消息,我们的天可汗颉利可汗率领百万(虚张声势,有个几十万不错了)草原雄鹰已经开拔朝阴山进发,越过大青山痛击那些可耻的隋人,可汗命令我们西边未汇合的部队掉转方向,直接南下,翻越大阴山的狼山进入隋人领地从他们屁股后面痛击他们。所以现在我命令所有部队加快速度掉转方向向南进发!
  只见传令兵向前、后奔去:掉转方向,向南进发!少年伯尼干眉头一皱,将马头向右一拨,抱着心爱的吴媚莲缓缓地行进。上千人的部队又浩浩荡荡向南,也就是大随国的方向进发。吴媚莲看看前方,细眉一皱,那个方向就是自己离别很久的故国,想不到自己又要回去了,但是却以这种侵略的方式,回头看看身后这个抱着自己粗腰的孩子,不是说好要浪迹天涯的么,怎么又跟着部队打起了仗,我什么时候才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呢。想到这,吴媚莲的心中不禁升起一阵叹息。
[ 本帖最后由 ffffaaaa17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ffffaaaa17 金币 +100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ffffaaaa17 原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ffffaaaa17 威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标签:跨越 大陆 千年 乱伦 第十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或转载本网站内容前需征得433h小说认证的同意。
Copyright 2006-2099 Powered by www.433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