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乱伦文学

「妹在隔壁」「第4章 」作者不详

时间:2017/1/6 21:04:06  作者:成人小说  来源:www.433h.com  查看:0  评论:0
作者不详
字数:9191
 
            【第四章堂妹小晴】
  「堂兄!还记得我不?」
  「怎么不回我话?」
  「我在G城了,你和悦灵都在不?」
  「我来的事先别告诉你家里啊……」
  「干嘛?不理我啊……灵妹的电话你有么?发给我!」
  「我在八颗星咖啡屋了,就是你家附近的那个,但是找不到你家地址啊。来接我啊!」
  「算了,我去酒吧了!」
  ……
  我一条条查看着昨晚悦晴发给我的留言,三十多条。大致的意思就是她不想继续呆在原来的城市了,由于G城这里有亲戚(也就是指我父母还有我和悦灵兄妹俩),所以她打算过来G城找工作。她还说她因为走得突然,什么也没准备就过来了,昨晚上没找到我,也没有别人的电话,结果却不知为何,选在了酒吧过夜。
  悦晴是我父亲的哥哥的女儿,比我小一两岁,也就是我的堂妹。在我小的时候,我、悦灵和悦晴三人经常在一起玩,一直玩到我上了两年大学。后来父亲搬家,我们才不得不分开。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我和悦灵搬到了G城生活,老家的悦晴则因为父母不合,而厌倦了继续留在家中,选择了去远方读大学。几年时间过去了,我们三人都有了自己的圈子,悦晴也渐渐很少和我们联系了。有时候我们会在网上聊一两句,她说说她不开心的事,我谈谈我那无聊的工作,聊的内容很少,聊的方式也只局限于网上。要不是我的电话号码一直没换,估计她都不太可能找得到我了。
  不过去哪过夜不好,为什么偏要去酒吧啊,女孩子一个人去那种地方,不是没事找事么!印象中的小晴,是个娴静而低调的女孩,根本不像会去酒吧的样子。想到这里,我连忙回拨电话。整整三次忙音之后,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喂——是堂哥不?」
  这……是小晴的声音吗?她以前是个标准的软妹子,声音甜甜的,如果说悦灵的声音清脆得像轻风中的银铃,那小晴的声音则像是一勺融进牛奶的蜂蜜。可此时话筒中传来的声音,却是慵懒而模糊,已经没有了那种甜甜的感觉。要不是她喊了「堂哥」,我肯定会以为我挂错了电话。
  「小晴,你来G城了?怎么跑去酒吧了啊?事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埋怨道。
  小晴的声音颤抖着,舌头似乎僵硬了一样:「发……发位置给你啊,你来接我……」话音未落,突然话筒里传来了男人的声音:「手机给我,别打了啊,跟我走吧!」我顿时吓了一跳,小晴和男人在一起吗?短信里明明说是一个人来的。
  「喂!小晴,还在不,那人是谁?」我急急忙忙的问。可是电话已经挂断了。我心里一沉。听小晴的声音,说话迷迷糊糊,断断续续的,八成是喝醉了。现在这个时间是早上,正是酒吧关门驱赶醉酒客人的时间。在这个时间仍然独自醉倒在酒吧的女孩,基本上都会被一些陌生男人抬走,至于抬走之后……在某个旅馆里被别人占便宜那基本是免不了的了。
  我越想越害怕,小晴现在一个人在外面实在太危险,必须赶紧找到她才行。可是,她却挂断了电话,而且也没发自己的位置给我。我又拨了几次她的电话,她也都是直接挂断,最后干脆就打不通了。
  不会是被那个陌生的男人给挟持了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冷静。我重新翻了一遍小晴的短信。她知道我家大概的地址,而且到过了八颗星咖啡屋,那咖啡屋就在我家附近,说明她的活动范围离我家不远。既然离得不远,而且她从咖啡屋出去之后就去了酒吧,那这酒吧,也一定就在我家附近。
  我家附近的酒吧——是一间名叫「720P」的中型酒吧。
  想到这里,我决定立即行动。而且,最好能带上悦灵,两个人去找,多一双眼睛,也能快些找到。我一边穿衣服,一边喊着悦灵:「悦灵!悦灵!过来!」
  悦灵听到我喊她,推门进来,嬉皮笑脸的问:「喊什么喊什么啊!才刚分开几秒钟就想我了啊。」
  我严肃的说:「别闹!有正经事,小晴来了,可能在酒吧有危险!得赶紧去接她。」
  悦灵以为自己听错了:「谁?谁?有危险?」
  我抓着悦灵的肩膀,一字一句地说:「悦晴,我的堂妹,你的堂姐,现在在G城,很可能就在720P酒吧那边,我们得赶紧去找她!」
  悦灵一声惊呼:「哎???!!!!!晴姐来了?你没睡糊涂吧,之前都没听你说过这事。」
  我收拾着准备出门的东西,跟悦灵说:「事情可能有点问题,我路上跟你细说。你去编个理由跟爸妈讲一下,但千万别提小晴的事,咱俩这就赶紧出门找她去。」
  悦灵仍然一头雾水,很不放心:「哥?到底怎么了啊?晴姐怎么了?都这么多年没她消息了,怎么突然出现?……」
  我也不知说什么好,只好摆了个无奈的表情,又双手合十,默默的给悦灵鞠了一躬,希望悦灵别在这么紧张的时候追问了。悦灵叹了口气:「哎……行行行,等会路上再听你说!我去和爸妈说,嗯……就说和你出去跑步,等会回来吃饭。等出去了再给他们打电话说不回来吃了。」
  这是什么鬼理由啊,太牵强了吧。不过事情紧急,有问题都等到后面再说吧。悦灵去和老妈说了几句,然后回屋简单穿了件运动服。我们俩脸都没洗,就匆匆跑了出去,关门的时候,还听到老妈在抱怨:「这两个小崽子不知道发什么癫,突然要去晨跑!饭都不吃。」
  虽然是骗父母说出来晨跑,可事实上因为着急见悦晴,我们真的是在一路狂奔。悦灵这丫头是玩篮球的,体力不用说了,一直跑在我前面,还催促我跑快点。我平时也都有坚持锻炼,跑几步路本来应该是没问题的,但我要一边跑步一边给悦灵介绍事情经过,还给她看手机,结果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妹啊!你跑得那么快,都乳摇了啊,等等你哥啊!」我半打趣的对跑在前面的妹妹说。
  「人家也着急见晴姐嘛……都这么多年没见了的。」悦灵根本没理会我乳摇的话题,自顾自的想着自己晴姐的事情,急切之情溢于言表。
  是啊,从小时候起,悦晴和悦灵这姐妹俩的关系就好得不得了。
  在几年前,父亲和叔叔住在同一个城市里,家很近。我和悦灵,几乎每天都能见到叔叔的独女悦晴。到中学时,悦灵和悦晴姐妹俩就读的是同一所学校,俩人关系好得蜜里调油,上学在一起,吃饭在一起,放学还在一起,甚至睡觉都经常同铺。我总是看到父亲在晚上给叔叔打电话,说小晴今晚住下了,不回去了。当然,我也经常接到叔叔那边打来的电话,说小灵不回来了,和小晴一起睡。每当两家之间通这种电话的时候,我隔壁的妹妹房间不是睡着两个妹子,吵闹个不停,就是一个人都没有,死一样的沉寂。有时候我想,如果我是女孩子,是不是就能和她们闹在一起了呢。
  悦灵是个好动的马尾辫运动型妹子,而悦晴,则正好和悦灵相反,是个文静的短发女孩。悦晴在我脑海中的印象,就是穿着朴素的淡色长裙,戴着眼镜,坐在窗边低头读书,有时候一读就是一整个下午,直到我或者悦灵去找她玩。虽然她的个子和悦灵差不多高,但是她和悦灵在一起时,悦灵总是扯着她跑跑跳跳,悦晴则一声不响的跟在悦灵身后。而一旦发生什么事情,冲在最前面的也肯定是悦灵,悦灵经常说:「不能让人欺负晴姐!」所以在我看来,虽然悦灵是妹妹,但她却像个姐姐一样一直保护着悦晴,带着她玩。
  回忆淡淡的展开,还记得那个下午,我在图书馆偶遇悦晴。我坐在她的座位对面,和她随便搭着话。
  「堂妹啊,这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总看书啊,多上上网嘛,到现在都没申请个聊天账号,找你都不方便!」
  悦晴推了推眼镜,微微一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电脑白痴啊。再说读纸质的书才有感觉嘛。在显示器上,你只能看到文字的字形,却感受不到文字的厚重。你能读懂它的字里行间,却闻不到它的气息。」说着,悦晴掀起了一页薄薄的书页:「翻书,可以让我感觉到信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滚鼠标,作者辛辛苦苦写的大段文字,就这样唰唰的滚上去了,只能降低文字的价值,让我失去阅读的耐心……」
  没想到她一口气说出这么个文艺的理由来,我那时还是个心浮气躁的少年,她那种文学少女才能说出来的话,我似懂非懂:「喂!快向全世界喜欢用显示器读书的人道歉啊!你说得这么文艺,不会就是为了你的古板和守旧寻找理由吧!」
  悦晴不为所动,扬了扬眉毛:「不是古板,是古老,不是守旧,是传统。好啦,别打扰我啦。你先等我会,晚上和我一起吃饭吧。灵妹今天要打篮球赛,不能一起。」说着继续低头看她手里的书。
  我就坐在悦晴对面,时不时的观察着她。读到开心处时,她樱唇轻叩,读到紧张处时,她胸脯起伏,读到荒唐处时,她眉头紧皱。当一整本读完,她深吸一口气,重重的合上了书本,微笑着伸着懒腰,扭头仰望着窗外的景色。几缕阳光从图书馆高大的窗外照进来,投射在悦晴身上,那副眼镜在阳光下闪着神秘的光芒,。身穿白色连衣裙的短发少女,手捧读完的书,一脸慵懒和满足,静静沐浴在圣光之中。在我的眼中,她身后似乎长出了一双洁白的翅膀。
  就像天使一样……
  从那一刻起,我开始期待每一次和悦晴的二人晚餐。
  悦灵的催促声把我从回忆中拉回:「哥!哥!到了720P酒吧了,晴姐在哪啊?」
  不知不觉,已经跑到目的地了,可是我却还不知道悦晴的具体位置。正要进720P酒吧里找,从里面迎面出来了一个穿戴整齐的服务生,挂出了一个大大的牌子,上面用双语写着:「Closed!休息中!」
  悦灵上前问道:「已经关门了吗?里面还有没有客人了?」
  服务生答道:「对不起,里面已经没有客人了,只有清洁人员。早上是我们的关门时间,我们白天休息,欢迎您晚上再来!」
  得到这样的答复,我立刻没了主意。本来打算在酒吧里找找的,现在酒吧已经关门,悦晴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悦灵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是一个劲的埋怨着我:「出来找人也不问清楚地方!你的智商呢?」
  我生气的说:「要是能问清楚我会不问吗!」
  我和悦灵就这样一路拌嘴,穿过酒吧旁边的小巷子,往家里走去。在小巷子里,几个醉汉倒在路边,衣衫不整,满身酒气,呼呼大睡。我和悦灵跨过几个醉汉之后,又见到两个小伙子架着一个太妹模样的女孩,那女孩双臂虽然被架着,但仍然半跪在地上,对着墙根哇哇的呕吐着。一个小伙子不耐烦的说:「我操!你她妈的有完没完了,吐咱俩一身,赶紧起来走啊!出了路口才能打到出租车!」
  一股酒气和呕吐味传来,熏得我一阵眩晕,我连忙拉着悦灵,绕过这两男一女,快步向前走着。
  走了没几步,悦灵突然拉住了我的手。我回头看着悦灵,她满脸凝重,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悦灵?」我奇怪的问。
  悦灵没有说话,歪着脑袋,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转身,然后快步往回走去。
  「喂!怎么了啊悦灵?丢东西了?」我边追边问。
  悦灵没有说话,径直向刚才我们绕过的那两男一女走去。我不知道悦灵要干什么,赶紧快跑几步,来到悦灵身边。
  悦灵的目标就是那两男一女。她走到三人身后,两个小伙子注意到我们俩,回过头来,纳闷的看着悦灵。
  悦灵下面的动作着实让我吓了一跳,她绕到那女孩前面,弯下腰,捧起她的脸,表情严肃的看着。
  「喂!你她妈的想干啥!」一个小伙子也被悦灵的举动吓了一跳。
  突然间,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我没管那个小伙子的问话,也走到悦灵身边,拉起那个呕吐女孩。
  「哥!是晴姐!——」悦灵说出了我心里的话。而我,早已被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所惊呆了。
  眼前的这个女孩,脸上涂着浓妆,但汗水和泪水早已让浓妆幻化成了各种花纹,大眼睛周围的眼妆已经全乱,恐怖得一塌糊涂,像个魔女一样。她身穿露脐T恤,皮衫短裙,两条大白腿就这样露着,一只皮靴已经不知去向。女孩就这样被两个男人架着,嘴角还流着吐液,耳坠随着重心不稳的头部而晃动着,双眼则半睁半闭,灵魂早已出窍。
  但是,我认得这一头清爽的短发。眼前的女孩,就是我的晴妹!尽管那副眼镜已经不知去向,尽管她浑身异味,尽管她醉倒在无名的小巷中。
  「喂!你们俩有病啊?想干嘛?」架着悦晴的小伙子一边问着,一边放开悦晴,挡在我们和悦晴之间。悦晴失去重心,一屁股歪坐在地上。
  不知为何,一股无名之火从我心头跃起!我的表情瞬间变得凶暴,但是几秒钟后,又平静了下来。我现在需要的,不是干架,而是搞清楚现在的状况,把悦晴带走。
  那个小伙子也被我几秒钟凶暴的表情吓了一跳,另一个小伙子见状,也吼了一声:「干嘛?干嘛?想怎么着?」
  我深吸了两口气,问道:「你们俩认识她?」
  「你管得着吗你?」「你谁啊?」
  一旁的悦灵忍不住说话了:「这是我姐!你们俩是谁?」
  唯一还架着悦晴的小伙一听这话,也松开了手:「我操!说是你姐就是你姐啊?这是我马子(女友)!你管我们那么多事干嘛?」
  悦晴已经完全躺倒在了地上,我心头一酸,现在别想其它,得赶紧救她。目前的情况,我根本没办法证明我和悦晴的亲属关系,而且这两个无赖看样子也不会轻易罢手。不吓唬几句,威逼利诱一下,恐怕是达不到目的了。
  我壮了壮胆子,上前半步,瞪着那个自称是男友的小伙子说:「啊?是你女友?那好啊!欠我的八十三万块钱,你替她还吧!」
  「啊?多少?」那小伙字听到欠钱的事,也吓了一跳!
  我见吓唬这招有可能奏效,便继续添油加醋:「钱给我,人你随便带走,只要你不怕得病,想干什么都行!」
  「我操!你他妈的吓唬谁啊?」另一个小伙子开口了。
  我心里也是害怕的发慌,早饭还没吃,就碰上这种场景,身边还有两个妹妹在场,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我眼角撇了撇悦灵,悦灵这个丫头,似乎也没见经历过这种事情,也是不知所措,不过看她攥紧的拳头,似乎时刻准备着要准备和我并肩作战,好好干上一架了。不愧是我亲妹,赞一个!
  不过,我心里明白,这时候千万不能打架,先别管悦灵能不能打过其中一个小伙,这地上还躺着个悦晴呢,万一两个妹妹有一个受了损伤,我这做哥哥的死一百次都没办法交待啊。这拖家带口的,怎么打仗!
  既然如此,就赌一把吧!
  我又一次壮了壮胆:「这哥们儿,不是我有意吓唬你,我也讨厌这种事,如果这小婊砸和我没关系,我也不至于大清早的带个妹子跑这地方来找她麻烦吧!至于她和我有多大关系,我说了你们也不信,不过大家都是出来混的,道理还是懂的!」
  说着,我打开钱包,抽出一千块钱,递到了小伙手里。两个小伙没想到我竟然掏钱买人,而且一给就是一千,他们俩一时也懵了。我心里却知道,我这次可真是下了大本钱了,我包里就这么一千块钱,这才月初,半个月的饭钱就搭进去了,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只要能消灾送神,多少银子也得砸下去,我必须带走我的晴妹,不能让晴妹留在这两个家伙身边。
  我见两个小伙面面相觑,也不说话,知道他们心动了,而且可以确定,他们其实根本就不认识悦晴,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给他们俩一个台阶下,好让他们俩快点滚蛋。
  我继续说道:「这小婊砸,不是一般人,对于我来说关系重大!这人我今天就是死也要带走,如果哥们儿给我个面子,就让这事这么过去,那我说声谢谢。大家都在这片混,以后也算认识,再见面也能有个照应。」
  自称男友的小伙听我这么说,哼了一声:「说实话我们俩今天也刚认识她,你们的事我们不清楚。该怎么办你们自己拿主意吧。」说着向另一个小伙使了个颜色,两人拿着钱,头也不回的走了。
  悦灵见二人走远,这才松了口气:「哥!你傻逼啊!一千块钱就这么送出去了啊!」
  我也是没经历过这种场景,心里也咚咚打鼓,对悦灵没好气的说道:「说我傻逼?不出点血,你知道会出什么事啊?你和小晴都在,是钱重要还是你们重要?你看那两个家伙像是好人吗?真玩起命来,你就一定保证我们俩能赢?不管伤了谁,一千块钱也不一定够药钱的!」
  悦灵见我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串,知道我是真有点急了,便没再多说话,蹲下去,看着躺在地上的悦晴,不知所措。
  到这时,我才松了一口气,又仔细的看了一眼悦晴,一股心酸从心底涌出,冲到了我的眼眶。我的悦晴,你怎么了啊。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我让悦灵去巷口打车,自己扶起人事不省的悦晴,把她的胳膊架在了肩上。悦晴一下没站稳,身体侧了过来,脸蛋贴到了我的脸上。这是有生以来悦晴离我最近的一次,本来应该是温暖的,香香的,激起我占有欲的脸颊,现在却是冰凉的,苍白的。她的嘴里呼出一股股浓浓的酒气,头发中还散发着令人恶心的烟味。她的衣服凌乱不堪,透过T恤领口,可以看到凌乱的白色内衣和鼓鼓的胸肉,一双性感的大白腿,垂在短裙下,像面条一样无力。在翻开的半个裙摆下面,我竟然发现了一片粘稠的液体。不用多看,我也知道,这是男人的精液,看样子是刚射出来不久的。我可怜的悦晴堂妹呀,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去酒吧,不知道已经被那两个混蛋占了多少便宜了。这腿这胸,肯定已经被他们摸过无数遍了,这双手被人拿去打手枪也说不定。如果我和悦灵晚来一步,悦晴在昏迷之中被这些混混带去旅馆,那就是一顿糟蹋啊。一想到当年天使一样的晴妹,如今变成这个样子,又差点被这种下三滥用各种姿势奸污,而我却反倒给了他们钱,心里就又是一阵发酸。眼泪终于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小晴啊!我是你堂哥,你还认得我不啊!」我这话不知是在跟谁说的,因为晴妹现在的状态,不可能给我任何回答。我架着晴妹,一步一拐的向巷口走去。
  上了出租车,我随便报了一家附近便捷酒店的名字。坐在前排的悦灵回头问到:「怎么?不回家啊,去酒店干嘛?」
  我说:「悦灵,今天的事,永远别和爸妈说。悦晴来的事,也暂时先别和爸妈说。先把她收拾好,事情都问清楚,再做打算吧。」悦灵没有说话,回过头去,望着车窗前方。在出租车观后镜中,我看到悦灵妹妹偷偷的擦着眼泪。
  其实,我也在偷偷擦眼泪,好心疼啊。
  悦晴就这样一路死死的靠在我肩膀上。车子一路晃啊晃,还好路途不算太远,不然我真担心她又吐在出租车上。
  车费是悦灵给的,开房住酒店的钱是我刷的信用卡。悦晴这丫头虽然不省人事,还好知道把重要的东西放在裙子侧兜里,贴身保住了各种卡片和身份证,入住手续办得还算顺利,至于现金和行李去哪了,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了。酒店的服务生一直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们,假如这趟没带悦灵这个女孩来,我一定会被当做灌女孩醉酒去酒店的痴汉了。就算是这样,看我们三人的样子,被人误认为是搞3P的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折腾了半天,总算把悦晴放到酒店房间床上了。悦灵用温水沾湿了毛巾,给悦晴擦去上衣的呕吐污秽,又擦掉了脸上乱七八糟的浓妆。我很怕悦灵发现晴妹短裙下的精液,本来醉酒被拐已经够丢人的事了,如果再让悦灵在悦晴身上看到这种东西,那她心中对晴姐的印象,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想到这里,我连忙对悦灵说:「妹啊,你先别急着擦她了。赶紧回家,拿几件你的衣服来给小晴换上吧。你俩尺码差不多吧?内衣如果有没穿过的,也拿来吧。」
  悦灵一边在悦晴脸上擦着最后几下,一边答应着:「嗯!我就假装回去换衣服再出来逛街,爸妈要是问起你,我就说你和我一起。」说完把毛巾扔进盥洗室,向门口走去。走到一半,又回头看了看床上的悦晴。然后拉我到门口,似乎要和我说什么话。
  在房门前,悦晴脸红红的,低着头,紧紧拉着我衣服,一声不吭。
  「悦灵,怎么了啊?」我问道。
  悦灵抬起头,晃着身子,撇了撇嘴,说道:「就只留你们俩在这啊……」
  我看了一眼床上的悦晴,胸脯鼓鼓的,两条玉腿修长,醉酒的女人就这样躺在床上,充满了别样的风骚。顷刻间,我明白了悦灵的意思。
  「我靠!我的亲妹啊,你在往哪方面想啊?」我埋怨着。
  悦灵不满的说:「还说我往哪方面想!你俩都好几年没见了,刚见面你就能看出来我和她的尺码差不多,你是拿什么量的啊?」
  没想到我刚才让悦灵回家拿衣服,无意中说到的尺码问题,竟然被她这样理解……我真是哭笑不得。现在事情多,这种情况下,如果悦灵再闹别扭,那就太难办了,还是多少哄她一下吧。
  我看了看床上的悦晴,没有一丝醒来的迹象,便放心的抱住了悦灵,说道:「亲妹啊,多心了哦。那可是我的堂妹啊,你想什么呢啊。」
  「堂妹怎么了,你连亲妹都上呢!昨晚你和隔壁亲妹搞的事,你都忘了是不?禽兽!」悦灵一副吐槽脸,毫不客气的将了我一军。
  我真是说不过悦灵这丫头,而且确实有把柄被她抓在了手里。但是,不知为何,我心里却感觉这种醋意浓浓的妹妹可爱至极。看着她撇着的小嘴唇,我一时没忍住,吻了下去。悦灵吓了一跳,不过经过昨晚的事,她也已经习惯我的吻了。她没挣扎,乖乖的仰着头,让我好好的吻完。
  一吻结束,我捧着悦灵的脸蛋,说道:「乖妹,咱兄妹俩必须得有一人回去取衣服,另一人在这守着,你要是真担心你亲哥上了你堂姐,那你这当亲妹的就在这守着你衣衫不整的堂姐吧,你亲哥我回家去翻亲妹的衣柜帮自己的堂妹找内衣去。」
  悦灵一听我这么说,噗地一声笑了出来,然后马上捂着嘴,斜眼看了一眼床上:「哥啊,你别这么闹行不,这么乱伦的话,要是让晴姐听到了,可怎么解释!」
  我装作无辜的样子说:「还能怎么解释,这还不都是让你逼的!」
  悦灵在我脸蛋上亲了一口,说道:「好啦不难为你了,我回家取衣服去。我的意思你都明白,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衣衫不整的醉酒版的晴姐就躺在那。」
  我刚要回话,悦灵一手捂住了我的嘴,一手竖起食指在嘟起的嘴前,斜眼看着床上的悦晴,做了一个「别吵醒她」的动作,然后回头大步跑了出去。
  悦灵其实也知道,现在悦晴是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而且悦灵她等会就会回来,我再怎么急色,也不至于在这么短时间里把悦晴怎么样。我一边想着,一边苦笑,这要是几年前,我们三人之间决不至于往这方面想。难道真的是因为我们的变化太大了么?还是仅仅因为我们兄妹变态了而已?
  我坐在床边,望着熟睡的悦晴。在擦干净了脸上的污秽之后,她的眉宇间总算透露出几年前的那种清秀和淡雅。悦灵的担心没有错,眼前的悦晴,确实让我有了少年时的心动。醉酒的悦晴,那薄薄的嘴唇,渐渐恢复红润的脸蛋,起伏的胸脯和短裙下的玉腿,让人不禁想入非非。即使是穿着这样的衣服,即使是浑身污秽,悦晴仍然从骨子里透出一种难得的娴静和清纯气质,让男人的占有欲和保护欲熊熊燃烧。
  「在少年时代,我迷恋着你好久啊。」我心里想着,不知不觉俯下身去,贴近悦晴的脸,看着这个我在少年时暗恋着的女孩,感受着她的鼻息。时间仿佛凝固在了这一秒。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在她的嘴唇上留下轻轻一吻。这是我第一次吻到悦晴,没想到是在分别多年后又重逢的这种状况下。悦晴,她可能都不知道我的到来,也不知道有人曾经这样偷吻过她。
  昨晚刚口爆了自己的亲妹,今天一大早又在对醉酒的堂妹胡思乱想吗?我的良心质问着我,一种负罪感油然而生。
  「嗯——别……别动我……让我走……放我走啊!!!!——」悦晴梦中的呓语让我一惊,莫非悦晴感觉到我的动作了?
  悦晴皱着眉,身体不自然的扭动着,似乎在试图摆脱什么禁锢。
  「放我走——放我走啊——帮帮我……谁能帮帮我……」悦晴无意识的喊了几句,就又昏昏睡去。
  这几年,我的堂妹小晴,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事情?我刚刚轻吻的这个女孩,我面前床上的这个醉酒妹子,我真的还了解她吗?我真的还对她抱有少年时的感情吗?我是迷恋她旧时的一缕清秀,还是迷恋她现在放肆的肉体呢?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标签:隔壁 作者 不详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或转载本网站内容前需征得433h小说认证的同意。
Copyright 2006-2099 Powered by www.433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