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乱伦文学

「道德边缘线」第2章刘彬母子下

时间:2017/1/6 21:03:57  作者:成人小说  来源:www.433h.com  查看:0  评论:0
版主评語: 色城版主        
                        读文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读文后 可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5/05/20 发表于:SexInSex.net
是否首发:是
字数:6992


          第二章:刘彬母子(下)

  杨淑慧从刘彬别墅回到家中时,已至入夜时分。
  她来到自己的卧室中,坐到床沿边。此时窗外月光皓亮,映落射洒进来,恰是将她那张精致的鹅蛋脸庞透映得美央美奂。只是不知为何,这名绝美妇人的俏脸上,一双本应绝美灵动的大眼睛,此刻却显得暗淡失神。她楞坐在床沿边,连她自己也不知坐了多久,适才屋外传来一阵阵蝉鸣。方才取了一些换洗的衣物,朝卫生间走去。
  打开花洒后,美妇人任凭水花倾洒在自己丰满白皙的身躯上。而成熟的美妇入浴,本应为一件万分香艳的事情。可她一双白皙的手掌,却用力地在自己身上搓揉。她不断取出沐浴乳,使劲地将它们搓在自己的脖子、乳房、小腹、大腿上。直到整瓶沐浴乳全被用光,她的身体被搓红整片,她才停止下来。
  良久,浴室中水蒸气弥漫,杨淑慧逐渐感到呼吸困难,方拾好衣物,回到了卧室里。坐在床上的她深深叹了口气,仰自躺了下来。脑中不由忆起今日所遇之景:
  在夺耀眼夺目的豪华别墅里,她看到了一位中年女人。女人样子虽不比她那般秀美,却也是清秀窈窕,绰约多姿,身段极是曼妙。且交谈与动作中,不经意间亦透出温婉贤淑的气息。
  她见到杨淑慧后,眼神中的讶异丝丝闪过,似不明刘彬为何要带这位美丽的陌生女人回到家中。甚至在女人眼中,杨淑慧捕捉到了一丝敌意。
  当从刘彬口中得知杨淑慧是王建的母亲后,女人眼中的敌意消失了,转而带之的是一份形容不出的神色。她与杨淑慧同坐在宽敞的客厅中,主动开口与杨淑慧攀谈起来。
  女人名叫邓韵洁,而这栋宽敞华丽的别墅,的确是刘彬父亲留下来给她母子二人的。
  他父亲名叫刘毕,追求邓韵洁时还不过是名一憨厚的农村男子。而邓韵洁生于师生世家,且长相美丽,当时却是在不顾家人朋友极力反对的情况下嫁给了刘毕。
  不想两人结婚后,这性子憨厚的刘毕却下海从商,不过几年时间便腰缠万贯,自是意气风。
  本来看着身边男人逐渐有了事业,对于每个女子来说都是一件欣喜的事情。可那刘毕却应了自古一句名言:男人有钱就变坏。当时他们的孩子刘彬已到了七岁的年纪,那刘毕虽说还对邓韵洁关爱有加,可是却是夜夜在外笙歌渡夜,风流不断。
  有次刘毕去东南亚谈生意,被一个新加坡女人迷得神魂颠倒,非但隔三差五便要去新加坡走上一趟,之后竟是直接把那女人带了回家。
  当时邓韵洁却默默隐忍了下来。她心中虽不能容忍丈夫这般所为,可她性子温婉贤淑,且家中一向是他刘毕说话做主,一时半会竟不知如何是好。虽不似骂街泼妇般当场吵闹,心中却也是难受至极,甚至寻死了的心都有。
  而刘毕便是在不顾孩子成长的情况下,硬生将一名女人带回了家中。尽管如此,几人却也不得不生活在一起。
  当时刘毕不常回家,通常只有邓韵洁、刘彬和那新加坡女子三人独处。起初三人分房而卧(邓韵洁和刘彬睡一间房)倒没什么,可时间一长,那女子却似看不惯她母子般,竟是在刘毕不在家时对邓韵洁又喝又骂,甚至还将刘彬打得哇哇直哭。
  邓韵洁受了委屈自己尚可忍下,可现在欺负到她儿子刘彬身上,心中哪能再忍上几分?当下便扯着女子头发厮打起来,不想那女子心机颇深,此番任她打骂不还手。
  但她不知那新加坡女子心机,其貌美非常,还尤为擅长勾引男人,若非如此刘毕也不会千里迢迢带她回家中。她被邓韵洁一番厮打后,脸中虽一片红肿难看。
  这本是她的过错,可她面对刘毕时却默不作声,反倒目中含泪,呜呜哽咽起来。
  刘毕见她被打破了相,且又这般楚楚可怜,以为是邓韵洁受不了他带这女人回家,才出手将她打得这番惨烈。一时既心疼眼前的貌美女子,又感觉对不起那邓韵洁母子二人,心里竟不知应说谁的不是。
  新加坡女子见刘毕默不作声,于是趁他不在家时,就变本加厉地对待邓韵洁母子二人。过了一段时日,邓韵洁终是忍受不住,跑去向刘毕提出离婚,并要求将孩子交她抚养。也许刘毕念于夫妻情念,对她母子心存愧疚,沉默了好一阵后,终是同意下来。
  待两人办好离婚手续,刘毕在城区买了一套别墅送给她母子俩,并留下了一笔数额庞大的钱财。之后便再未见过此人,也不知与那新加坡女子去了何处。
  从此邓韵洁独自将儿子刘彬扶扯带大。虽说时常辛苦寂寞,所幸刘毕留下的钱财也足以令她母子一生无忧。可那刘彬的性格却是一天比一天叛逆。大概是受到父母离婚之事影响,他仅仅十一岁的男孩子,在学校打架斗殴,甚至吸烟喝酒都少不了他。
  刘彬性子叛逆非常,可对她母亲邓韵洁却是十分尊重敬爱。他十二岁的年纪时,便已学会了操忙家务。虽然还在外边惹是生非,可每到了吃饭时间时,总会按时回家做饭给邓韵洁。甚至平时这偌大一栋别墅里的清洁卫生,都这十一二岁的男子做好的。
  多年来,刘彬一直对邓韵洁敬爱有加,两人时常亲密无间。可每到夜深独处时,一看到这空荡的别墅,邓韵洁心中难免又忆起过往和刘毕的往事,一想到那新加坡女子恶心的嘴脸,心中立时悲愤异常,忍不住失声痛苦。
  有次刘彬回到家里,听到邓韵洁「呜呜」的哭声后吓了一跳,便冲进了她的卧室中。当看到邓韵洁泪眼朦胧,他心急如焚的问了一下,当不见邓韵洁的回应时,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一把将她抱进了怀中。
  也就是那天晚上,这对母子紧紧怀抱着彼此。当次日清晨醒来,邓韵洁发现两人衣裳不整的躺在床上。她本是惊羞难当,心中罪恶之感横生,可一看到躺在床上的刘彬,心中却又莫名安定下来。随着窗外的阳光映入卧室的同时,刘彬同时也睁开眼来,起眼看着眼前的邓韵洁。
  男孩眼中竟是温暖笑意,母子俩默默相视,却是没有了一丝尴尬的感觉,反而「噗」地一声同时笑出声来,仿佛本就应为一对亲密无间的爱人般。
  之后刘彬一直待邓韵洁那般好,母子间虽多了一份特殊的关系,两人却仿佛接受命运作弄般,继续将这份不可告人的关系维持了下去,只是不同任何旁人说起。而邓韵洁心中,渐渐忘记了刘毕的存在,已把她的孩子刘彬当作了命中的全部。
  直到刘彬上了初三,某天将王建带到家里,他俩的关系才得显人前。当时他两人不过是来至家中玩耍,可那刘彬也不知是正巧欲望亢奋还是精虫上脑,竟趁着刘彬在客厅时,拉着邓韵洁在厨房弄了起来。
  便是这般凑巧,他母子缠绵时的场景偏偏就被王建看到了。他虽是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却也有些伦理道德观念,瞧到后便是心惊肉跳,因他万未想过看似贤妻良母的邓韵洁,竟和刘彬有这般不伦关系。
  男人对性的理解皆如本能般与生俱来,王建虽说没经历过这男女之事,可看着那香艳场景亦难免心中激动。而他并未当面去揭穿邓韵洁二人,反倒是次日去学校后,同刘彬说起昨日于别墅中的所见,并嚷着还要看他母子缠绵做爱。
  他杨言同刘彬说,如若他不愿,便要将他母子的丑事告诉班上其它同学。其实他也不过玩笑一句,可刘彬听后却是面色苍白,他担心王建真将秘密说出,只得硬起头皮将事情答应下来。待回家后和邓韵洁征求意见,邓韵洁虽说听后也是心中大惊,可又怕那王建真将事情抖出去,待思考了一夜后,只得默默答应下来。
  之后王建常去刘彬家中,从此三人犹有默契一般。刘彬时常与他母亲邓韵洁在屋中做爱,而王建便躲在一旁偷偷观赏。这关系虽是微妙诡异,但三人谁也不去揭穿谁,任这关系一直保持。
  直到某天王建在学校时,突然从书包中取出一件粉色的女人胸罩,偷偷告诉刘彬胸罩是从他母亲杨淑慧房间偷拿来的。刘彬虽嘴上未说什么,却一直对王建邪邪嬉笑。他虽然对母亲邓韵洁敬爱有加,但面对外人时仍是一副叛逆性子,也没觉得王建偷拿杨淑慧的胸罩有何不妥,倒是心中隐隐激动起来。
  从此两男孩关系变得越发密切,起初王建「偷」看他母子二人做爱,邓韵洁心中只觉羞愧无比,可为了封堵他的嘴巴也只得忍了下来。可时间一长,竟是开始隐隐习惯有人躲在暗处偷看的感觉,有时一想到同孩子缠绵时,还有一陌生男孩在身边偷看,竟不知觉增添了几番古怪情趣。(这番感觉她未对杨淑慧提起)
  后来王建和刘彬提出了另个要求,他希望刘彬能拍几张同邓韵洁做爱时的照片给他。邓韵洁听说后大为害羞,暗恼那孩子要求怎的恁多,但也最终同意下来。而刘彬也同王建提出交换条件:让王建拍杨淑慧的照片同交换。
  王建口中答应下来,心里却没多少胆量,也仅在杨淑慧不曾留意的时候,拍了几张她穿着衣服时的照片。可那偷窥拍照之事只要时间一长,胆子又难免大了许多,也不知去哪弄来了一瓶迷药,待迷晕了杨淑慧后,脱她衣服便拍了好几张裸照。
===================================================================
  「啊,原来电脑中的照片竟然是」
  邓韵洁将往事徐徐道出,虽说极是委婉,可杨淑慧也听得粉红满面。她胸前一跳一跳地,只感觉小心脏就要从胸口蹦出来。而邓韵洁说完这番话后,看到杨淑慧有些目瞪口呆地瞧着自己,也不由脸红起来。
  「其实这些话,我本不想提的,只是刚才小彬交代了,才敢和你说说,姐姐可不要对外人说起了。」
  「放心……我不会」
  邓韵洁听后点了点头,微微沉默下来。此时两位美妇人默默不语,屋内气氛些显尴尬。良久,杨淑慧不由起眼看了看对面邓韵洁,却见她一张微圆的俏脸上,不知何时印上了一抹丝丝嫣红。
  其实邓韵洁的五官不比杨淑慧这种瓜子脸的美女精致,但她眉眼清秀,身上气质温婉,整个人却是极为耐看。细看下去,仿佛比初见时更美了一些。就连同为女人的杨淑慧,也不由多看了她几眼。
  邓韵洁瞧杨淑慧看着自己,便微微笑了一下,自嘲她待客不周,见杨淑慧来了许久也未替她倒杯水,当下便朝厨房走去了。
  于是在偌大的别墅里,杨淑慧独坐客厅中。她起眼朝这装潢典雅的房子望了望,心里不由想起邓韵洁方才说的话。
  一时间却也不知怎么的,心中突然溢生出一阵同情之感。心里喃喃说道:「虽然这里漂亮又很大,可是家具和房子都是死的,只有人才是活生生的,也许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母子二人发生了感情也是正常的」
  那念头闪过后,又感到一阵羞愧:「天啊,我怎么会这样认为呢,岂不是默认了她母子应该发生感情关系??」
  她自责诞出古怪想法,却又不由自主幻想起邓韵洁说的香艳景色。虽然邓韵洁言谈时,仅将那不伦之事轻轻带过。可杨淑慧脑中偏浮现一副香艳场景:
  某对赤身相对的母子二人,正缠绵于一处宽敞的房子中。他两人变化使用着各种不同的姿势,正在接吻、爱抚。却是在一旁的黑暗处,躲有一名年轻的男孩,正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死死盯向这对触犯禁忌的不伦母子。而男子身体虽藏匿在不起眼的阴暗处,那母子二人却似早知晓了他的存在般,正随着他的注视,将彼此下身最私密的部位紧紧贴合在一起,更奋力的抽合迎送,媚声频频。
  当时屋外天气寒冷,那屋内暖气一直开着。却也不知是暖气开得太甚,还是她杨淑慧胡思乱想了什么,此刻她只觉得有些意乱烦心,后背竟有香汗丝丝溢出。
  她出门时本对刘彬防范在三,不仅取了辣椒水和电棍藏于身,还裹了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在外边,如今感到身体燥热,便将羽绒外套脱了下去。而那羽绒外套的包裹下,正是穿有米黄高领的丰满身躯,只见身躯的胸部十足丰满挺拔,将毛衣的胸前处实实地撑出两个圆形状。
  此时邓韵洁从厨房取来开水,走回了客厅里。当看到杨淑慧脱下羽绒外套后,微笑着赞叹了她的身材。杨淑慧听后微微脸红,礼貌地回了几句客气话。倒不为邓韵洁的赞美感到害羞,只是不知看到这位贤淑美丽的中年妇女时,脑中莫名浮现起她母子二人的香艳场景。
  那邓韵洁也不知是不是看出她心中所想,此时瞧着杨淑慧脸色越发红润,竟也跟着脸红起来。
  而杨淑慧倒没注意身前女人的变化,却感到一个年轻男子突然站在了自己身后。只见对方突然将手伸来自己胸前,一双摊开的手掌竟是一把将她的乳房握住,全然不顾及她的反应,隔着毛衣一把把的揉捏起来。
  「阿姨现在知道了吧,我刚才真的没有骗你」
  身后男孩缓声说道,语中带出丝丝笑意。杨淑慧恍惚间还未得思考,胸前已被人伸手袭上摸着。待感到一阵酥酥的感觉从乳房上传来时,她方才回过神,惊羞的朝身后一看,却正看是刘彬站在身后。
  「啊!」
  杨淑慧胸前被男孩一抓,心中自是羞恼异常,她惊叫了一声,本想着伸手去推开刘彬,却看到一双温婉如玉的女性手掌,不知何时已朝自己身体摸了过来。
  那只手白皙柔嫩,似对女人身体极为熟悉,竟是轻易间便解开了她的牛仔裤拉链,虽然未将她的牛仔裤脱去,却已在她的大腿内侧范围摸索探摸起来。
  「你……」
  原来,邓韵洁不知何时已走到了杨淑慧身边,她伸手在杨淑慧的身体上抚摸着,嘴上微微露出笑容。
  「啊!」
  「你……你们,住手」
     杨淑慧没想到他母子二人突然来这一手,当下羞嗔道。偏偏刘彬同邓韵洁犹
如未听见一般,只见刘彬将双手摸进她的高领毛衣里。内边虽还穿有件粉色的保暖内衣,可刘彬不安分的手指,很快便透过了内衣的防护,摸索进了胸罩中,接着一把触在了柔软白皙的大乳房上,将两只棕色的鼓鼓奶头实实捏着。
  同为女人的邓韵洁,却是将她五根修长的手指,伸向了杨淑慧的大腿内侧,渐渐摸索进了热腾腾的内裤中。邓韵洁的手指非但修长白皙,且极为灵活,如水蛇般在她炽热的私密处抚摸了一会,当寻到一处微微突起的小颗粒后,便轻轻捏住了它。
  「不……不要」
  母子俩的动作如出一辙,将杨淑慧的乳头与阴蒂同时捏住。杨淑慧虽然又羞又怕,不停扭动起丰满的身体,她颤颤呼喊着,可偏偏身体上却传来一阵不可抑制的感觉。
  也不知是心中不愿还是真没力气,此刻她感觉自己无法推开两人的摆弄。
  「啊……你……你们」
  邓韵洁与刘彬如有十足默契般,两人的手指在杨淑慧身上一同动作着。也许是邓韵洁同为女人,手上挑逗阴蒂的动作显得极为熟悉,杨淑慧一时间被她弄得浑身发软,脑中迷糊间似乎已忘了反抗。
  而刘彬却显得微有生疏,他伸手捏了杨淑慧的乳头后,对那鼓鼓的乳头间传来的微妙变化感到其乐无穷。享乐了一会后,又伸出手掌将杨淑慧的整个乳房牢牢握着。他本是十七八岁的男子,且平时喜爱锻炼打闹,除身材健硕不说,手掌已如成年男人般大小。可当握在杨淑慧的乳房时,刘彬却感到手掌大小不如它。
  他心想杨淑慧的乳房如此丰满肥大,恐怕一只手掌很难将其全握着。又觉得胸罩将他手掌与大乳房挤在一起,难免有些微微的不舒服。索性一把用力撕扯杨淑慧的胸罩。
  不想正是那粗暴的力度让杨淑慧清醒过来。她嘴中大叫了一声,突然一把拨开了母子二人的手。拎起沙发上的皮包,一边整理着衣物,一边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别墅。
  却不敢再望一眼身后的那对母子。
  之后杨淑慧回到了家中,躺在床上后心中猛升出一阵恶心的罪恶感。她不可置信,却又坚信地感到,自己在别墅时,竟在那对不伦母子的挑逗下生出了情欲。
  她想着想着,脑中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那明明是一对天地不容的男女,我刚才却……我,,我简直罪不可赦!」
  但是转念一想,这罪不可赦的词语用来形容自己,未免太不恰当。要说那天地不容,也只是刘彬母子二人,与她杨淑慧又有何关系了?只是刚才真的太过可怕,若是再多几分钟,自己恐怕真的要失身于他们。可是和他们即使发生了关系,也算不上什么不伦的关系呀?
  还在脑中乱哄哄的思考时,卧室的房门「吱呀」一声便打开,却是一男人直直站在门外。杨淑慧心中一惊,一把扯来被子遮过身体,看向门外的男人,慌张道:「你,你进来干什么?」
  「妈,我刚才见你慌慌张张的,不是有什么事吧?」
  「没……没什么,你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原来王建方才看到杨淑慧急匆匆跑回家,又急匆匆跑去沐浴,还以为她发生了什么事。
    眼瞧杨淑慧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王建饶有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待问了几句确认没事后便走出了卧室。之后过了许久,杨淑慧深深叹了口气,才将遮住身体的被子拿开。却不由傻笑了几下,她心想自己本就穿着一身睡衣,又不是赤身露体的,为何还要拿被子遮挡呢?其实也只有她心底知道,如今在家里时,她心里充满了不安,面对王建时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安全感。
  方才将被子遮挡自己,不过是女人下意识保护自己的举动罢了。
  「可是真的能保护好自己吗?」
  「如果孩子知道了今天在别墅的事情,那可怎么办?」
  「不会的,邓韵洁和刘彬一定不会说出去」
  她虽勉力安慰自己,但心中始终颤颤不停,终还是寻来电话簿拨了刘彬家的电话(王建和刘彬关系要好,所以早早在家里留了电话号码)。
  其实她心里忐忑不安,又想着自己刚从别墅回来现在又打电话去,他母子二人会怎么想。好在刘彬得知她的意思后,并没说什么,只是笑笑地让她放心。
  杨淑慧「哦」了一声,便想挂掉电话。可挂掉的前一刻,却听到刘彬似十分深情的用嘴发出一声「木嘛」的声音(意指用嘴巴亲吻发出)。而杨淑慧听后却是感觉心脏都生了鸡皮疙瘩。
  之后的时日,确也相安无事。可是整整一个多月时间,她为了这王建和刘彬事情都感到心烦意乱,也不知是担心自己在别墅的事被爆出,还是担心王建对她做的事被给人知道。
  庆幸过了不久后,她心终得以安定下来。因王建某日突然闷闷不乐地回到家中,她本有些不想理会,可看着儿子愁眉苦脸的样子,又忍不住问上几句。原来那刘彬已转校退学,同学校办了转学手续后,便不知去了何处。
  杨淑慧问过后,便心晓了几分。想必刘彬临行前未将转校地址告诉王建,那王建在学校本与他交情不错,如今要去寻他却是不行了。只是如今好友退学,他难免是要烦心的。
  杨淑慧却欣喜万分。她早巴不得王建远离刘彬那,如今刘彬不知转校去了何处,自是了了她的一番心愿。而这么多天来,她的眉头终是松开。
    只是母子俩面对面的时候,两人心中似乎都有几分古怪,有时甚至面对对方眼神时,王建和杨淑慧都会不自觉的把视线挪开。仿佛在他们二人中间,正有一道无形的暗墙,严严实实地堵在了双方心口。  
[ 本帖最后由 ffffaaaa17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蛤小哈 金币 +118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蛤小哈 原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蛤小哈 威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标签:道德 边缘 母子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或转载本网站内容前需征得433h小说认证的同意。
Copyright 2006-2099 Powered by www.433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