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乱伦文学

「征服美艳的护士妈妈」第九章 共谋对策

时间:2017/1/6 21:03:36  作者:成人小说  来源:www.433h.com  查看:0  评论:0
2015年/2月/19日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15530          
 第九章共谋对策
  感到一筹莫展的我,开始萌生出和陈洁一起商量对策的念头,一个原因是为了找到妈妈的突破口,主动出击总比一直在家闷闷不乐的好。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其实就是,自己爸爸回来到现在,我就再也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所以也想再和陈洁进行一下男女之欢。
  这段时间让我焦躁不安的一个因素可能是和妈妈的渐行渐远,计划进行的格外的不顺,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大概就是没有做爱。以前的我,不知道女人的滋味,自然感觉不到什么,但是自从上过妈妈和陈洁后,这种舒服愉悦的感觉就一直印刻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就好像毒品一样,让人上瘾。
  不过要去见陈洁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毕竟我现在还是要准时的回家,在爸妈的监视下,要做什么行动也比较困难,如果被爸妈发现什么异常可不是闹着玩的。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一个好机会。不过陈洁貌似也对我这几个礼拜对她冷落有些不满,从不多的电话中就能感觉的到,因为在听到我老实询问有什么异常的时候,总是一副幸灾乐祸的口气,让我很是不爽。难道陈洁在吃醋,我这样暗暗想着。
  不过机会来到的总是那么的突然,以至于出乎我的意外,就在我冒出要和陈洁商讨对策的想法的时候,爸爸竟然告诉我,他和妈妈周末要出去,让我自己一个人看家,而且是一副命令的口吻,我看着妈妈微笑的看着爸爸,偶尔还露出羞涩的表情,就把其中的缘由猜了个七七八八的了。肯定爸爸这周末正好有空,在家和妈妈大干一场由于有我这个电灯泡的存在,肯定很是不方便。所以干脆出去游玩,这样在宾馆的时候就可以尽情的享用妈妈的美穴了。
  看来爸爸的如意算盘打的还真是不错啊,虽然对于妈妈被别的男人蹂躏,心里有些不爽,不过对于爸爸给我创造的这个机会,我确是万分的珍惜。爸爸啊爸爸,就让你再威风一阵子好了,再多享受享受自己老婆那骚穴的滋味。我一定要忍,我这样告诫着自己,突然我联想到了卧薪尝胆,然后将自己套入了进去,然后就感觉一阵的好笑。
  当天晚上。
  「喂,陈洁么?」
  「哟,稀客么,那么晚竟然想的到我,还打电话来么。」
  我从电话中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醋意,我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魅力了,我自觉做的那个面具也不是按照帅哥的样子做的啊,只是很一般的普通人的摸样啊,不应该会有这么大的魅力,让陈洁这么一个漂亮的少妇一下子喜欢上自己啊,肯定是我自己多心了,看来征服前半段的那么顺利,让自己的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啊,这个点你不是应该和你那王护士在缠绵么,怎么会想到我呢。」
  「嗯?」
  听到这话,我竟然一时没反应过来。
  「哦,不好意思,你现在和王护士是处于冷战当中啊。」
  听到这,我脑门上的黑线是越来越多,真是的,这陈洁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貌似不对,按我第一次接触的陈洁的样子,应该更谨慎才对,不会故意说这么刺激我的话,难不成是?
  「喂,你是不是晚上出去喝过酒了啊?」
  「是喝过,怎么了,要你管啊,你有什么意见呀?」
  看来她果然是喝了不少,开始满嘴胡话了,真是的,那么关键的时候竟然喝的这样,那这样我怎么和她谈论正事啊,我心中不禁有些郁闷了。
  「好了,别闹了,我问你这周末你有空么?」
  「我现在一个人,天天都是空。」
  「那周末我能不能去找你?方不方便。」
  听到我说要过去找她,她的酒意好像马上就清醒了过来,立马回道。
  「好啊,随时欢迎。」
  「那么就这么说好了,周六上午我过去找你。」
  「好的,到时我等你来哦。」
  感到她的心情貌似好了很多,总算将这重要的电话给打完了,希望今天晚上说的事,别因为她喝酒了的关系,到时给忘了,周六放我鸽子就搞笑了。算了还是周五的时候再提醒下她啊,对于今天这个状态的她,我还真是有点不太放心。
  时间很快来到了周六。一早爸妈就匆匆离开了,留下了我一个人,不过出门前还是警告我好好看家,认真做功课之类的,还告诉我明天晚上回来,吃的自己叫外卖就可以了,看着他们那猴急的样,我想是为了不浪费每一分钟吧。
  真不知道什么时候爸爸对性爱那么热衷了,我印象中爸爸也没这样过啊,也许是禁欲了一个月的关系么,那如果禁欲一年,还不是要大街上随便拉个女的就干了。还是由于最近得到了那个好东西,想把以前的那段空白的性时光给填补了,反正我是没想明白,但是也不想想明白,我现在的大脑也不会为了那种事浪费,我现在关心的只有怎么突破妈妈而已。
  在他们出门后不久,我也急急忙忙的赶出了家门,顺便还拿了换洗的衣服,我可是准备今晚和陈洁在大战五百回合呢,哈哈。
  来到陈洁家门口,那熟悉的情景让我有些恍惚,还记得第一次到她家貌似也就没多久前发生,没想到这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叮咚。」我按响了门铃。不一会儿陈洁就出来开门了。
  我看着前来开门的陈洁一脸睡眼惺忪的样子,头发乱糟糟的铺在背后,身上的睡衣也是一样,一只肩膀顺着耷拉的衣领露在了外面。裤子也是歪歪扭扭的,由于没带胸罩的关系,两个乳头明显的顶着衣服,清晰可见。
  只见她一手揉着眼睛,嘴里还不时地打着哈欠。我们看到对方的一霎那都愣住了,我是被陈洁这一身邋遢的装扮给吓到了,而陈洁估计是由于看到我的关系,没想到自己这一面被我给发现了。就这样我们两个傻傻的站在门口,谁都没有说话,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搬。
  「啊——」突然陈洁大叫一声,和我招呼都没打,就跑进了房间,紧接着我就听到了她关卧室房门的声音。
  于是我就自己走进了屋子,随手也将大门给带上了。刚进屋子我就被眼前的景色给惊呆了。只见屋子里还真不是一般的乱,吃过的零食随手丢在一边,外卖吃剩下的东西也就那样丢在桌上,沙发上随手丢的衣服也真不少,看来是回到家后直接脱了丢的。
  这让我想到了有人说过的,很多在外面光鲜亮丽的美女,其实住的地方脏乱的一塌糊涂,还真是没说错。不过陈洁好歹也是结过婚的啊,难道结婚以后也是这么随便的,应该不会,至少装给自己老公看的话,也要将家里收拾的干净点啊,看来是离婚后又回归了,毕竟她的婚姻持续的时间毕竟不算很长。
  唉,算了吧,还是稍微给她整理下吧,不然到时候多不方便。这样的屋子,到时万一在和她亲热的时候打翻个外卖什么的,事情就变的大条了。想着正在亲热的两个人,在亲热过程中一脚把外卖踢倒了,这么搞笑的场面,到时怎么还有性趣接着搞啊。估计马上就焦头烂额的开始收拾了吧。
  我这样想着也就这样做的,随手将她散落的零食收拾好,胡乱丢在沙发上的衣服给她叠整齐了堆在沙发上,将地也稍微扫了下。干完这一切后,发现陈洁还没出来,这动作也真够慢的,我在嘴里咕哝着。便拿着她吃剩下的外卖来到厨房。
  刚进厨房,眼前的景色更是让我觉得恐怖,手里拿着的外卖差点掉地上。横七竖八的盘子胡乱的丢着水池里,地上的垃圾也真是少。唉,我叹了口气,这个陈洁到底平时是怎么生活的啊,难道她不觉得这么乱的屋子住的会不舒服么。由于我妈妈很是爱干净,所以家里基本一直都是一尘不染的,所以面对眼前的景象我才会那么想着。
  只能继续帮忙做了,将地扫干净后,我就开始处理那满满一水池的脏碗筷。
  我今天到这来到底是做什么的啊,不是和陈洁来商讨对策的,不是为了发泄下这几个礼拜积蓄的压力的呢。怎么会干起了保姆的角色啊,我暗暗叫苦不堪,这和我想象中的情景太不一样了,有点超出我的认知范围了。
  不过我虽然这么想着,手上的活丝毫没停,还在不停的帮忙整理着厨房。这陈洁到底是在搞什么啊,怎么那么慢,我心中这样想着的时候,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了陈洁的声音。
  「咦,人怎么没了,哇,谁帮我收拾了。小峰你在哪。」
  「你稍微等一下,我马上就好了。」
  听到我这么说以后,陈洁也就没再说什么,也没继续找我。我只能加快速度,将这点活干完,总不能干到一半就丢下吧,随着最后一个盘子的洗好,终于算是将厨房稍微收拾好了,不再是一进来就忍不住惊得掉东西的样子了。
  我觉得自己好累好累,看看时间,我从进屋到现在竟然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我不由叫苦不堪,没想到我已经干了那么久的活了,我这样想着走出了厨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陈洁。
  此刻的陈洁早已梳妆打扮好了,白色的衬衫,黑色的短裙,配合着一双黑色的丝袜。脸上明显感觉已经画过了妆,一丝丝淡淡的香气从她身上隐隐的散发而出。眼前这美丽的景象让我看的不由的有一丝陶醉,根本无法和刚才开门时候睡眼惺忪的摸样联系在一起,或者可以说根本就是两个人的感觉。
  看我出来后,她也站起了身,微笑的向我走来。
  「哟,没想到你还挺会干活的么,房间都是你收拾的?」
  「你是不是故意的啊,明知道我今天来房间竟然这么乱,是不是故意让我来收拾呢。」
  「哈哈,怎么会呢,只是姐姐忘了收拾而已。」
  说着,她就笑了起来,说实话她的笑容真的很漂亮,不过对于她自称姐姐我还是有点感冒,毕竟在怎么说她都比我要大了十几岁呢,不过女人一般对于自己的年龄都是比较敏感的,她这么说显然也是为了使自己显得更年轻。我自然不会故意去惹她不高兴,所以对她自称姐姐我当然什么都没说。
  「那你明明知道我要来,早上为什么不起来稍微收拾一下么,刚才进屋我还以为进错屋子了呢。」
  「其实呢,我本来是想收拾的,不过谁让你那么早就过来了,我还没起来呢。」
  我顿时感觉到脑门口有条条的黑线,我到她那的时候都已经是10点多了,这竟然还能说早,我也是显得十分的无语。用一副无奈的表情看着她。看到我这个样子,她貌似显得十分的高兴。
  「我们的陈大美女啊,你平时在家也要稍微收拾一下啊,不然不符合你美女的身份啊,你说是不是啊。」
  「哟,没想到你的嘴还挺甜的么,我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的,这样你满意了吧。」
  就这样我们闲扯了一段时间,突然陈洁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突然说道。
  「都已经那么晚了啊,十一点多了呢。」
  「你也知道已经很晚了啊,刚才谁还在说我来的早啊。」
  「这点小细节你就不要在意了,走,姐姐请你出去吃饭,就算是你帮我打扫房间的工钱。」
  说着就朝外走去。
  「喂喂,那你意思就是把我当钟点工了啊。」
  看她出门,我也急忙的跟了出去。
  「哈哈,你说呢。」
  看着她朝我露出皎洁的笑容,我不由的感到一阵无语。边朝我笑边穿上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走出了家门,回头冲着我叫道「还不快点跟上来,动作怎么那么慢。」面对这样一个美女我只有快步的跟了上去。
  在我快步跟上去的时候,我第一次仔细的看着陈洁的背景,半腰的长发随着外面的小风飘荡着,小小的短裙将她的屁股整个包在里面,走路的时候能够感觉到屁股的扭动,黑色的丝袜和那高跟鞋将她的腿部曲线完美的呈现了出来。
  和平时上班时候身穿护士服的时候不同,此刻的陈洁浑身散发出了一股妖艳的气息,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副打扮的陈洁,以前就是去妈妈医院的时候见过她,见过穿护士服的时候那清纯的她。真搞不懂,面对如此尤物的她老公怎么会没有好好珍惜,反而会拳脚相像,真是搞不明白。
  见我半天还没有跟上去,陈洁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我道。
  「一个年轻小伙子,怎么走路那么慢啊。」
  听着她的口气好像有点愠怒的感觉,见她这样,我也不好在欣赏那诱人的背影,快步的跟了上去,见我这样,她才没有继续说什么,我们两个就这样并肩走着。
  我感觉到,路上的行人纷纷关注着我们,当然自然不可能是看我,这点我还是很清楚的。尤其是一些男的,看向陈洁的时候那淫邪的眼神表露无遗,就好像是饿狼看到了小羊羔时候的样子,弄的我都浑身不自在。
  「喂,今天你为什么这样打扮啊。」终于受不了众人目光的我,有点不满的问道。
  「怎么,我这样有什么不好么?」陈洁毫不在意的问着我。
  「你难道没看到男人的目光么。」
  「哈哈,你说的是这个啊,怎么,姐姐的魅力还是可以的吧。」
  此刻的她笑着和我说到。面对这样的她,我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于是乎只能选择无视她。看到我不接话了,自感无趣的她就随便找了个小餐馆进去了。果然不出所料,进去后迎接我们的还是那齐刷刷的目光。不过陈洁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目光,什么都没说就拉着我坐下了。
  「我们这位小帅哥,要吃点什么,别和姐姐客气哦。」
  「还是你点吧,我不在行,你点的我都吃。」
  「哟,今天的嘴怎么了,吃蜂蜜了呀。」
  陈洁笑着帮我点了份东西,美女坐在对面,尤其是现在还被众人所瞩目,弄的我浑身的不自在。陈洁貌似也看出了我的丑态,不过她貌似很喜欢看我这不知所谓的样子,满脸笑容的看着我,其实我清楚,她现在就差大笑了,由于我这狼狈的样子。
  「对了,今天找我什么事呢。」
  听着陈洁这么说着,我顿时意识到,由于早上到现在的一连串事情,我竟然差点将正事给忘了,看来我真的还是定力不够啊。
  「当然是王护士的事情啊。」
  「就知道你迟早要找到我。」
  「哦?这话怎么说?」
  「因为从你给我的电话中,我就知道你最近很不顺呀。」
  这女人真是可恶,我心中这样想着。
  「知道今天我为什么故意逗你么?」
  听她这么说,我也是一头雾水,只能傻傻的看着呢,见我什么话都没说,她就自顾自的又开始说了。
  「还不是由于你,半天不找我,找我就问王护士怎么怎么,你那晚说的好话都是骗我的啊。」
  原来这个女人真的在吃醋啊,她由于对妈妈有恨意,所以一直暗地里和妈妈较劲,我这样一直无视她,总问妈妈的事,她认为自己的魅力比妈妈低,怪不得会生气。我真是木鱼脑子啊,怎么才想通这一点啊。于是我赶忙和她解释。
  「怎么会呢,我是被突然的失手弄的不知所措罢了,你这么漂亮,我怎么可能不疼你呢。」
  「真的假的,我看你只是嘴巴厉害罢了。」
  「要不我给你发个毒誓。」
  听我这么说着,坐在对面的陈洁不由的扑哧一笑,表情也缓和了过来。
  「这倒不用了,不过如果再有下次,我就不理你了。」
  「保证没有了。」
  看到眼前的危机终于要解除了,我不由的放心下来,不过通过这次教训也让我知道了,女人的嫉妒心比男人更加的厉害。看来我以后可不能忽视了对陈洁的问候,不然到时说不准她不仅仅不帮我,还给我捣蛋什么的,那就得不偿失了。
  再说了,面对这么一个尤物,说实话,我怎么可能放手。
  就这我们说话的时候,菜也上齐了。心情大好的陈洁急忙招呼我吃,还不停的给我夹菜。不过面对这么热情的她,我倒开始有点接受不了了,倒不是我不希望她给我夹菜,而是周围这仿佛要杀了我的眼神我实在是消化不了。我想他们应该都在纳闷,那么一个美女,为什么会对我这个小屁孩这么热情,而且这个热情也早就超越了一般关系。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我小声的和陈洁说道,并用眼神暗示周围的情况。
  陈洁一眼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不过显然完全没放在心上,还是不断的给我夹菜,并且毫不在乎的告诉我,在乎他们做什么。我们开心就好了,你难不成还怕他们把你给吃了啊。她既然都这么说了,我自然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再说反倒显得我别捏了。不过眼下的情形,完全不适合和她讨论对策,于是我不断的和她聊着一些没营养的话题,不过陈洁貌似很开心,聊的不亦乐乎。
  这顿饭就在这种不知道是什么气氛的情况下进行着,而且吃的也是格外的漫长。吃过饭后,我就陪着陈洁四处乱逛,不过所到之处,回头率总是出奇的高,就这样一个下午我们就像恋人一般度过了。
  总算是回到了陈洁家,虽然说今天下午都没做什么事情,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出奇的累,相反到家后的陈洁,却是依旧万分的精神,仿佛有用不尽的体力。
  「我说那个。」
  「嗯?什么事情?」听到我这么扭捏的开口,陈洁转过身看着我。
  「今晚我能不能留下来过夜呢?」
  「当然好呀,热烈欢迎呢。」显然对于我提出的要在她家过夜的消息,她显得异常的高兴。
  「既然这样我可要好好的准备准备才行呢。」说完便兴奋的一路小跑到进了厨房。
  「喂,其实你也不用那么麻烦的啦。」看着她尽然要去特意准备,我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
  「那怎么行,这可以是你第一次在姐姐家过夜呢,嘻嘻。」
  「那你怎么没换衣服呢,这样进厨房不太方便吧。」
  听到我这么一说,陈洁从厨房中走了出来,一直走到我的跟前,靠着我的耳朵小声说道。
  「我好像觉得你很喜欢我这么穿呢,在外面我看你一直不时的偷瞄哦。所以姐姐就让你多看会。哈哈。」
  说完这话,就又自顾自的走进了厨房,不时还能听到从厨房中传出的小曲声,看来陈洁是真的很开心。回想着刚才的情景,那时的陈洁真的靠的非常的近,我的耳边还能明显的感觉到陈洁呼出的热气,那谈谈的香味不时的飘入我的鼻子,让我的小弟弟不由自己的硬了起来。
  想到这我不禁感到脸颊有点烫烫的,到底怎么回事呢,明明都已经和陈洁干过了,为什么我会那么紧张呢,难道是陈洁今天的特别打扮的关系,亦或是由于太久没做爱了,使得自己对女人的感觉更加敏感了,我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么烦人的事情,还真是麻烦呢,照现在这情况怎么和陈洁去讨论妈妈的事情呢,现在的情景就好像是一对小情侣在约会一般。
  算了,反正时间还多的很,也只能慢慢来了,只要最后能得到些有用的东西就好了。我这样想着,心里不由的放松了下来,整个人放松下来后,我感觉头脑好像变的更加的清醒了。
  我悄悄的走进了厨房,看到陈洁一边哼着歌一边在那忙着准备吃的。看着她手脚麻利的样子,很难想象早上进屋时那脏乱的景象就是她造成的。看着她的背影,我觉得我的心跳开始加速了,黑色的丝袜加上短裙将陈洁整个下半身勾画的无比的妖娆,再配上白色的衬衫形成了强大的视觉冲击。
  我觉得在这种美景下还能忍住,不动生色的人肯定要么就是生理有问题,要么就是心理有问题。所以我到了这个时候,根本把持不住自己了。
  悄悄的靠近陈洁,从背后一把将她抱住,一直忙着干活的陈洁,显然被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一下子就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到是我,就又开始手上还没做完的事情,边做边说。
  「怎么了,瞧你那色眯眯的眼神。」
  我一句话也没说,贪婪的吮吸着陈洁身上的味道,这香味让我不禁陶醉了。
  见我没说话,陈洁就又准备开口,不过这次还没等她开口,就发现自己的乳房被人抓住了。隔着衬衫感觉着乳房被别人揉捏着。
  「喂,别太过分啊,现在我可还是在做东西啊。」
  看到我的动作,陈洁稍微有些不满的抱怨呢。
  「谁让你穿的这样啊,明明是你不好,把我的欲望给勾起来了。」
  「扑哧,你到还有理了,这样说还成了我不对了啊。」
  面对我的诡辩,陈洁笑着答道。看着陈洁的态度,我知道她对我现在做的事情不算反感,于是就放心大胆的揉了起来,虽然说隔着衣服和胸罩揉着的感觉也很舒服,不过手感总是不太对,胸罩硬硬的触感简直就是乳房的大敌么。
  这样想着我就尝试着解开了衬衫胸有的两次扣子。此时的陈洁当然知道我想做什么了,不过却也没说什么。我见到她什么都没说,什么阻止的举动也没,就放心大胆的将手伸进了她的衬衫,接着又伸进了她的胸罩,软软的触感让我情不自禁的开始把玩起来。
  由于乳房被我的不断刺激,陈洁显然也很有感觉,手上的动作也渐渐的慢了下来,嘴里不时的还能听到一些呻吟声,在我把玩了一阵后,陈洁显然到了忍耐的极限,她知道再这样下去别别想好好准备一会的晚饭了,于是便开口了。
  「好了,别闹了,你再这样让我怎么做晚饭呀。到时不把你给饿死了,看你怎么办。」
  「放心,到时饿了我就吃你。」
  我咬着陈洁的耳朵小声的说道,她显然没有料到我竟然会说那么露骨的话,耳根一下子红了。
  「好了,真别闹了,一会做完了再说。」
  「那就是说只要不影响你做东西就可以了,是吧?」
  听到我这么回到,陈洁也不知道我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疑惑的说着。
  「是啊,怎么了。」
  听到这我就将手从她的衬衫里拿了出来,闻了闻手上的味道,还真是好闻呢。
  见我将手拿出来后,陈洁认为我会老实了,便接着开始做事了。不过她马上意识到了问题,事实并不是她想的那样。她感觉到自己的短裙被牵起来了,而且自己的双腿被人在抚摸着。
  原来这一切都是我在搞鬼,其实从见到陈洁这么打扮后我就想玩玩陈洁的双腿了,因为感觉实在是太诱人了,只是苦于一直找不到机会而已,所以利用这次的机会我准备好好的享受享受这两条美腿。
  陈洁虽然腿上感觉有点麻麻痒痒的,不过由于还没影响到她干活,所以也就没说什么。说真的穿上丝袜后的腿就和没穿的时候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穿丝袜的大腿总能给人一种奇妙的感觉,会刺激人的神经。
  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大腿,手上传来一股丝滑的触感,这丝袜紧紧的贴合在脚上,使得陈洁双脚显得更加的修长,同时也将腿上的一丝缺点给隐去了,虽然说陈洁的腿本来就是一条美腿,丝袜只是让这两条腿更加的完美了。
  我跪在地上,鼻子紧贴着丝袜,闻着那特殊的味道,由于气味的刺激,不知道什么鬼使神差的原因,让我用舌头轻轻的舔了下丝袜。干活的陈洁明显感觉到了异样,便询问道「你在做什么呢?」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继续着我的动作,等了半天没见我回答的陈洁只能继续做她事情,也没来追究我的行为,不过她显然知道此刻的我对她的穿着丝袜的腿很有兴趣。其实时候我一直在想,那天陈洁是不是故意穿的这样来勾引我的呢,不过我最后也没去问她,当然她也没主动告诉我就是了。
  我的手不停的往大腿根部抚摸,今天的陈洁穿的是一双连裤的丝袜,所以当我将手伸到裙子里的时候,感觉到了被丝袜裹紧了的臀部。用力的捏了一下,感觉很有弹性,不过当我扭的时候,明显听到陈洁口中娇喘了一下。
  我感觉此刻的小弟弟已经异常的肿胀了,感觉一刻也不能忍了,于是我便掏出小弟弟,不停的在陈洁穿的丝袜的大腿上摩擦着。由于我已经积蓄了很久了,所以在丝袜那柔滑的刺激下,很快我就感觉要不行了,于是我加快速度,陈洁好像感觉到了我的情况,手上的活早就已经停下来了,手抓着桌子,臀部也已经高高的翘了起来,为了配合我。
  我突然感觉到,脑中一片空白,紧接着一股浓精就射进了陈洁的裙子了,翻开裙子可以明显的看到黄色的精液粘在了丝袜上,并且随着惯性的原因,有往下滴落的趋势。
  好久没射精了,所以当射完后感觉身体异常的舒坦。见我的动作已经停下来了,陈洁便又开始最后的一点准备工作了,不过却听到她笑着说。
  「哟,没想到你这样就射了呀,还真是出人意料呢。」
  「还不是你勾引的。」
  「哈哈,我有么。」
  刚射完,对性的冲动也没那么强烈了,于是我便来到了客厅,看着不知道是什么的节目。没过多大一会,就看到陈洁走了出了。望向陈洁,我发现我的精液已经顺着她的丝袜来到了她的小腿上,这景象异样的淫靡。
  「忙完啦。」
  见她出来后我赶忙站了起来。
  「差不多了吧,我先去洗个澡。」
  「怎么突然要去洗澡了呀。」
  我明知故问着。
  「还不是由于你这坏蛋做的好事。」
  说着她就将沾满我精液的丝袜脱了下来,顺势就丢给了我。自己就向浴室走去了。看着手里的丝袜,闻着丝袜上的味道,感觉自己的老二又硬起来了,看来最近是把我憋的不清啊,如果再不好好发泄,天知道会怎么样呢。我这样想着,手却不自觉的将丝袜套在了鸡巴上,开始用力的摩擦,正当感觉很舒服又快要射的时候,我突然头脑一下子清醒了。
  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虽然说已经好久没做了,不过宝贵的精液也不能这样浪费呢,不然万一一会没力气干陈洁了,那不是亏大发了,这样想着,就将陈洁的丝袜丢在了一边,看来我也要去冲一把了,好冷静冷静,今天一天被陈洁勾引的可是不轻,都要要被性欲给完全控制了。这样想着,我安心的坐在客厅里等着陈洁洗完澡出来。
  过了好一会,直到我的眼皮都开始要打架了,才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正当我准备打个招呼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却把我给惊呆了。只见陈洁光着身子就出来了,手里的毛巾不断的擦拭着刚洗完的长发,浑身上下还散发着热气。见到这般景色,我差点直接喷鼻血了,还好我坐的还算稳,不然刚才那一惊早就从沙发上摔下去了。
  「洗个澡都这么累,呼——」
  陈洁仿佛无视了我的存在般自言自语的说着,并且就这样的走向了我。
  「喂喂,你好像忘记穿什么了吧?」
  「哟,你今天怎么紧张成这个样子,我光着身体你又不是没见过。」
  我一下被这句话给噎住了,虽然她说的是那么回事,不过从她嘴巴里说出来还是有点怪怪的感觉。
  「这和那个是两码事吧。」
  「嘿嘿,怎么了,今天竟然开始装起来纯洁来了,那天是谁把我的衣服脱掉的呀。」
  陈洁边说边笑着,还越来越靠近我。
  「我也借浴室用下。」
  说完我头也不回的冲进了浴室,直到进了浴室,我还感觉到有点惊魂未定。
  这女人开放起来着实太可怕,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只希望陈洁在我面前才会这样,看来我的占有欲的确很强呢。
  边想边让水冲洗着身体,过了一会终于感觉到原本躁动的情绪有点缓和了下来,深呼了口气,感觉今天的自己的确和平时不太一样,缺少了平时的那份冷静,却多了很多的烦躁。看来最近的遭遇带来的影响的确很大。
  这时我突然想起,这间浴室就在不久的几分钟前,还被陈洁用过呢,想象着陈洁洗澡的情景,闻着空气中还残留的她的味道,我感觉我的小弟弟又快硬了。
  看来不能在胡思乱想了,不然自己肯定要变的不正常了。
  很快就洗完了,不过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件很严重的事情,那就是由于刚才进来的太急了,自己的换洗衣服还留在客厅忘了带进来了。怎么办呢,如果让陈洁帮忙,说不准她反而会继续逗我,下场可能会更惨。看来只能祈祷现在陈洁不在客厅中了,不过世间的事情哪会那样让人称心如意呢。
  果然当我光着身体走出浴室的时候,就看到陈洁早已穿戴好了,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看我光着身体出来,原本那懒洋洋的神情顷刻间一扫而光,只见她看着我飞快的站了起来,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哟,原来你都等不及啦,洗澡就是为了准备吧,看来姐姐不应该穿衣服的,应该光着等你哦。」
  「别,你想多了,我只是忘记带换洗衣服进去了而已。」
  看着她一边说着,一边竟然真的开始去解身上的衣服了,我急忙解释着。
  「别那么不好意思么,和姐姐害羞什么。」
  我这样说着,她非但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反而已经开始将扣子解下来了,害的我赶快跑到带的背包那,拿出了换洗的衣服,匆匆的穿好了。弄完一切我,看到陈洁只是笑着在看我,身上原本解开的纽扣也早已重新扣好了。看来刚才也是她故意在逗我,为了看我紧张的样子。
  不过我现在充分的意识到,女人太主动的话也会很可怕。等我穿好衣服后,只见陈洁开始将她准备好的晚饭一点点的端了出来,最后还拿了瓶红酒,各倒了一杯并示意我坐下来吃晚饭了,我一下时间也已经5点多了,没想到这时间竟然会过的这么快。
  坐在餐桌上,我没想到那么会功夫她竟然能倒腾出这么多菜,看向她的眼神有些疑惑。陈洁显然发现了这一点,有些不满的样子。
  「怎么,露出这个眼神。」
  「没,只是有点惊讶而已,没想到,你能做出这么多好吃的。」
  「那是当然的,你姐姐会的可多了。」
  听到我恭维的话,显然让她心情大为愉悦。
  「来,庆祝你今天第一次在我这过夜,我们喝一杯。」
  说着她就举起了酒杯,可是这是酒啊,我一个学生怎么能喝呢。于是我赶忙和她解释,不过她显然没在意那些,只是一个劲的让我喝就是了。由于她的盛情难却,我最后还是和她碰了下杯。不过这酒喝下去的时候甜甜的,味道还不错,没我想象中的那么苦。
  陈洁见我真的喝了,高兴的直拍手叫好,弄的我也很不好意思。就这样这一餐在愉悦的气氛中开始了,今天的陈洁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特别开心,酒也一下喝了不少。反观我到是除了一开始的那一口,就再也没怎么喝了,因为我知道酒毕竟是酒,不管味道怎么样,里面还是有酒精的,万一一不小心喝多了,那这次不就白来了。
  由于酒精的关系,陈洁的话慢慢的开始变多了,我觉得现在是时候和她讨论下妈妈的事情了,不然的话一会她喝倒了也说不准。于是我便开口问了,听到我这么问,陈洁一下子就笑开了。
  「一天你都没提这个话题,我还以为你都忘了呢。」
  「不是,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时候讨论就是了。」
  「这样呀,其实告诉你哦,王护士对你还是很在意的。」
  「恩?这话这么说呢。」
  「其实自从你告诉我,王护士突然告诉你说要不见面后,我就开始偷偷的注意起了王护士,然后让我发现了——」
  听完陈洁的叙述我知道了很多我原本不知道的事情,我也终于知道今天来这算是来对了。当妈妈告诉我不在见面后,陈洁发现妈妈每当空了的时候,都会看着手机发呆,当有人走过去的时候,就会慌张的将手机收起来,不让别人知道她在看什么东西。不过按照陈洁的猜想,那应该是我发给妈妈的短信。
  其中有一次陈洁为了探明妈妈到底是在看什么,所以故意悄悄的走近了妈妈,由于走的很轻,所以盯着手机发呆的妈妈完全没有发现陈洁的接近,当时陈洁看到了手里上显示的是一长窜的话,具体记不住了,好像就是理解她,让她一直保重,然后还是一直会关心之类的,然后看了下发件人果然是我发的。为了不然妈妈发现自己偷看了短信,陈洁还故意吓了下妈妈,害的妈妈还将手机掉在了地上。
  然后两人就打趣了起来,很巧妙的就将偷偷接近的事情给圆过去了。
  通过这些,我更加认定了陈洁此人的不一般。当我询问到底这种发呆持续到哪天为止,出人意料的是,陈洁竟然告诉我直到昨天还是如此,不时的会盯着手机发呆。这消息让我大为振奋,看来妈妈虽然和爸爸现在处的很融洽,心里却一直没有将我放下,加上我直到今天还是一直的给她发问候短信,即使是在自己挂掉电话的情况下也依旧如此。让妈妈大为感动,于是也就更加的不能割舍。
  看来我的机会还是很大的,今天这个消息是最近以来,唯一的一个好消息了。
  看来我现在是需要一个突破口,一旦突破了,我肯定能和妈妈恢复到以往的样子,说不准通过这次的失而复得,会让妈妈更加珍惜对我的感情,从而使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能更一步,也能让妈妈觉得自己真的不能离开我。
  于是我便向陈洁询问怎么样才能突破,不过就在刚才边和我讲解边不停喝的她,显得有一丝微醉了。所以我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指望的上,反复问了几次后,对方才缓缓抬起头,告诉我其实她早就想到了对策,就是想看我着急的样子,所以故意不说。
  听到她已经有对策后,我也不管她故意不告诉我之类的,赶忙追问到底该如何做,只见她示意我过去,对着我的耳朵说着。听完之后,我觉得她这办法当真不错,虽然简单,但对目前为止,的确是最快最能解决问题的了。
  我兴奋的一口亲吻了上去,感受到我亲吻的陈洁,热情的给予了回应,互相亲吻一阵后,感觉到双方的鼻息变的越来越重。由于酒精的刺激,陈洁脸颊红彤彤的,眼睛迷离的看着我,仿佛随时都能倒下。看着这样子,我也不好趁人之危,便将她慢慢的扶回她的房间。一路上我其实一直在挣扎,自己到底是在装什么正人君子呢。
  正当我准备将有点微醉的陈洁抱上床的时候,陈洁的脚突然一滑,整个身子向我压了过来,我一下就被压倒在了床上,而陈洁自然而然的压在了我的身上。
  一股淡淡的幽香,飘了过来,此刻,我想正常点男人都应该无法再正人君子了。我当然也不例外,一下就将压在我身上的陈洁挪到了一边,反压在了她身上。
  看着闭着眼睛,微微张开小嘴的她,看起来更加的可爱动人。我下意识的就亲上去了,边亲着,同时手也没有停,伸进了对方的睡衣,抓住了她的乳房,这种柔软的感觉终于又感受到了。我不禁兴奋的开始不断的把玩,时而还轻轻的夹着乳头。
  渐渐的,我感觉到被我正在亲吻的陈洁,口中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看来虽然喝多了,但是身体的本能依旧在。将陈洁的睡袍退下后,我惊奇的发现,陈洁不但没带胸罩,而且连内裤都没穿。可见她其实也十分渴望再次和我发生关系的吧。
  既然这样,我也自然不再客气,陈洁的耻毛并不像妈妈的那样浓密,相对之下显得有点稀疏,不过却显得十分的整齐。分开陈洁的双腿,我发现此刻她的小穴已经变得湿哒哒的了,用手轻轻的摸下,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滑滑的淫水,被我那么一摸,一口呻吟从陈洁的口中发了出来。
  我靠近陈洁的小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淫水的味道,有一股淡淡的腥味,由于刚洗完澡的关系,所以没有其他的异味。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陈洁的小穴,阴毛整齐的在两侧,阴唇粉嫩粉嫩的,并不像网上说的那种黑黑的样子,可见虽然结过婚,做爱的次数却并不是很多,离婚后更是再没有过。
  分开阴唇露出了里面粉嫩的嫩肉,偶尔还能看到淫水从里面流出来,我情不自禁的将嘴凑上去,品尝不断流出的淫水。在我的不断吮吸下,陈洁呻吟的声音不断的变大,流的水也越来越多。
  我抬起来头,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想不想要我来干你啊。」
  「想。」陈洁在迷迷糊糊中回应着我。
  我握着早就已经肿胀的鸡巴,对准已经完全湿透的小穴,就狠狠的插了进去,那久违的舒服感,充斥着我的全身。让我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
  「真的好舒服啊,陈洁你觉得怎么样啊。」不断的抽插让我舒服的无法言语,低声问着迷迷糊糊的陈洁。
  不过陈洁什么都没说,只是嘴巴里不断发出啊、啊、啊、嗯、嗯、嗯的声音。
  可见她现在肯定也是很舒服。由于现在陈洁这个状态,所以要想互动也是不可能的。于是乎我就专心的享受着这美肉,享受着这做爱的乐趣。终于在插了一阵子后,我将自己的精液送到了陈洁的身体深处。
  由于舒服的光想着做爱了,不知道今天是不是陈洁的安全期呢,看着已经开始熟睡的陈洁,我知道答案今天也是无法知道了。算了明天再问吧,如果不是的话就吃个药吧。我边想,边帮陈洁整理着,将流出小穴的精液擦干净,又将她的睡袍重新穿好,将她在床上的位置放好,看着她安静的睡着,我也躺在她身边睡着了。
  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看着身边依旧熟睡着的陈洁,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看着她睡的那么安详,那么幸福,我心中不禁想着,她也是个可怜的姑娘,原本也应该能得到幸福的生活的,然后由于种种的不幸和偶然,才导致了现在这样了。
  我能理解她对妈妈的那种恨,换成我也大概会那样。我想她其实和我这样,只是为了报复而已,我说不准也只是她的工具而已,虽说如此,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为自己妈妈做的错,我也应该要做些什么来弥补,这样想着,我暗暗对自己做了个决定。
  在我抚摸着秀发的时候,陈洁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眼前出现的自然是我微笑的看着她的脸。
  「小懒猪,你总算醒了呀,以后别喝那么多了知道不。」
  刚刚睡醒的陈洁显得还有点迷糊,面对我这温柔的提醒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睁着两只大眼睛,疑惑的看着我。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一下子脸红了,开口问道。
  「昨晚我喝多了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对了,这个啊,我差点忘了,你昨天是不是安全期啊,不是就赶紧吃个药什么的。」
  面对我这直白的回答,陈洁显然有点适应不过来,过了好久,才一下窜起来,用粉拳打着我,边打边说。
  「你个流氓,竟然趁我睡着了,做这些。」
  「喂,我又不是故意的,昨晚那个情况下,是男人都受不了么。」
  「哦,那是我不对罗,我让你做了不想做的事情罗。」
  陈洁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见到这情景我赶忙和她道歉,哄了半天,总算又将她哄笑了。
  接着的一天,我们两又很开心的度过了,由于我知道了下步该如何做,所以陪陈洁的时候也显得更加的放松。
  就这样时间到了下午,我告诉陈洁我要回去了。听到我这么说,我感觉陈洁一下子就失落了下来,不过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我知道这是由于不舍的关系,在临走前,我凑近陈洁,小声告诉她,以后我会经常去找她,到时别觉得我太烦哦。
  听到我这么说过,我明显的感觉到陈洁眼中又闪现出了神彩,不过口是心非的她却说着,谁稀罕你来啊,不过那笑容却背叛了她的言语。她将我送到门口,临别前我们互相拥抱在一起,热烈的亲吻着对方,就好像是小媳妇送自己的老公出门一样,随后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开了。突然从身后传来了陈洁的声音。
  「欢迎你随时过来。」
  我像她挥了挥手,表示一定会。
  傍晚的时候,爸妈开心的回来了。吃饭的时候,两个人不断的谈论着这两天的趣事,仿佛我完全不存在一样。我默默的吃完了饭,进了自己的房间,他们自始至终都在聊这两天的事情,完全将我无视了。
  深深的失落感不断的打击着我,不过这种打击更加让我对下一步的行动提起了干劲。深夜我一个人在房间里,进行着计划的最后梳理,妈妈,你很快就会回到我身边的,想着便给妈妈发去了一条想她的消息,还是没有任何回信。不过从今往后,我又有了新的一个人需要关心,同样一个问候给了对方,却很快收到了回信,对方表示我这么关心她明天是不是要下雨了,就这样,我们互相扯了很久,原来被人关心是那么快乐的一件事啊。
  夜已经深了,关上电脑,明天将是崭新的一天,懦弱的我留在今晚就够了,对着月光,我喃喃自语。
[ 本帖最后由 蛤小哈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蛤小哈 金币 +200 节日翻倍  蛤小哈 金币 +200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蛤小哈 原创 +2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标签:征服 美艳 护士 妈妈 第九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或转载本网站内容前需征得433h小说认证的同意。
Copyright 2006-2099 Powered by www.433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