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乱伦文学

「安琪拉的自我奴役」作者likedream

时间:2017/1/6 21:03:31  作者:成人小说  来源:www.433h.com  查看:0  评论:0
字数:10761

  我打开录音器,把录音器放到唇边,开始录音:「实验录音389号,今天是星期天,天气不错,我是人工智能开发者安琪拉。今天,我将把新编的程序,输入实验机器人3号,测试人工电脑的运行情况。这是一次保密测试,主题——性。测试地点,我家。」
  我按了录音器,结束录音。我舔了舔唇,站了起来。我穿着蕾丝内衣,黑色亮光吊带丝袜,黑色高跟鞋。我在我家里,我家是一栋二层楼的别墅,坐落在一个安静小镇边缘。
  我是个开发者,或者说设计者,我开发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今天,我单独在家,和我制造的机器人在一起。
  我走进我家里一个白色的空旷大房间,这是我在家里的实验室。实验室宽几十平米,全白色,干净,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有一张办公桌,一台电脑和一个人形机器人。
  人形机器人只是试验机,没有人体皮肤,高一米八,全身白色,机器身体,和人一样有手脚,脑袋装了个黑色大屏幕。机器人尚未启动,电脑和机器人大脑间,有线连接,我在电脑操作一阵,把机器人大脑上连接的线取下。
  「OK,这样就好了。」我站在机器人面前,字正腔圆地说,「实验机器人3号罗斯,启动。」
  接收到我的语音命令,机器人脑袋上的黑色屏幕亮了起来,机器人开始活动,站直身体。机器人对我说:「你好,安琪拉。」
  我说:「你好,罗斯。你感觉怎么样?」
  机器人罗斯说:「不能再好。」
  「很好。」我又问了罗斯几个简单问题,一切正常。
  「跟我来,罗斯。」我对罗斯招招手,率先走出房间。
  「是的,安琪拉小姐。」罗斯跟在我身后,动作自然流畅,就像活人一样。
  我家有个地下室,入口隐秘,除了我,几乎没别人知道。我打开地下室,走了进去,罗斯紧随。
  我打开地下室的灯,地下室亮了起来。没错,我把宽两百平米的地下室,改造成了一个刑房,水、粮食、监牢、镣铐、刑架、绳子应有尽有,还有一些新鲜玩意——那是我自己试验设计的玩具。
  「锁上门。罗斯。」我说。
  罗斯关上了地下室的门,锁了。
  地下室有一面大镜子,镜子里,一个皮肤白皙,二十来岁,个子高挑,身材火辣,非常漂亮的金发少女,和罗斯站在一起。那少女自然是我。
  我撩拨了下我的金色头发,舔了舔唇,我有点害怕也有点兴奋。
  我说:「罗斯。」
  「是的,安琪拉小姐?」
  「取下墙上的轻脚镣,锁在我脚上。」我对罗斯下指令。
  罗斯流畅自然,犹如活人一样,走到墙边,它看了一秒,取下一条墙上挂的轻质脚镣,走到我面前。我微微分开穿丝袜高跟鞋的双腿。罗斯弯下腰,「咔嚓」
  两声把金属脚镣锁在我脚踝上。
  「很好,」我说,「罗斯,看见墙边的棕木桌子吗?」我说着指向不远处,地下室唯一的一张棕木办公桌。
  「是的。」罗斯回答,罗斯脑袋上屏幕闪了闪。
  「桌子第一个抽屉,有串钥匙,你拿过来。」
  罗斯照做,走过去,打开抽屉,从抽屉拿过来一串钥匙交给我。
  「罗斯,你看着,这把钥匙是开地下室门的,这把钥匙是开我戴的脚镣的,这把钥匙是开那边那副手铐的……」我把每把钥匙的作用细细告诉罗斯,最后我说,「记住了?」
  「是的。」罗斯答。
  「很好,」我把钥匙递给罗斯,说,「打开我脚上的脚镣。」
  罗斯接过钥匙,很快找到正确钥匙,打开了我的脚镣。
  「好,罗斯,放下钥匙,把脚镣挂回去。那边墙上挂了许多绳子,粗细都有,选合适的绳子,把我的腿并拢捆起来。」我开始试验更高级,更模糊智能的命令。
  罗斯走到墙边,挂好脚镣,看了看绳子,愣了一秒,选了一根小拇指粗细的红色棉绳,回到我身边。这时,我双腿微微分开站着。
  「请并拢腿。」罗斯说。
  「好的。罗斯,把我双脚紧缚起来,但要舒适安全。我给你输了相应资料,你知道怎么做,对吗?」我说着把腿并拢,我刚才故意分开腿站着,看罗斯会怎么做,现在看来罗斯还是很文明的。
  「是的。」罗斯竟然很专业地开始理绳子。罗斯把绳子对折成两股,先在我脚踝绕两圈,系紧打结,然后把绳子在绳圈中间绕过,我的脚就被捆在一起了。
  捆完我脚踝,罗斯停了一秒。我有点失望,心想,这么就捆完了?谁知罗斯的表现,出乎我意料地好。罗斯停了一秒后,把绳子一圈一圈从下向上,在我双腿上捆起来,勒紧。
  绳子稍微勒紧我性感的大腿,却又不让我难以忍受。罗斯把我的小腿,膝盖,大腿都一圈圈紧缚起来。最后,罗斯还把多的绳子,勒过我胯间,捆了个绳索丁字裤。
  我又紧张又兴奋,站着让罗斯捆我双腿。不知是不是罗斯故意的,罗斯把绳子勒过我胯间时,故意扯了绳子一下,勒得我「啊」地一声呻吟。
  罗斯捆完后,站在我身前,问:「安琪拉小姐,您满意吗?」
  我看了看,欣喜地点了点头,罗斯捆得又快又工整,把我的腿紧紧并拢捆在一起,我的性感丝袜腿并在一起,难以动弹了,就像被渔网覆盖。胯间那根绳子,直接撩拨起了我的情欲。
  我扭动了下腰,胯间绳子一阵磨蹭。「啊~」我轻轻呻吟。
  「我很满意,罗斯,你真是乖巧贴心。要是有根按摩棒就更好了……」我说。
  罗斯立刻走去,从我的收藏里,挑了一根硕大的紫红色电动按摩棒,打开了,走向我。
  我连忙说:「不,罗斯,把电动棒放下。把我解开。」
  罗斯照做了,我的双腿又恢复了自由。
  「看来,罗斯是安全的。罗斯,把我全身紧缚起来,十分钟后把我解开。」
  我对罗斯说。
  罗斯自己去挑选了绳子,走到我面前,把多余绳子放下,先用一根绳子给我捆了个龟甲缚。
  「先是龟甲缚吗?不错呢。」我站着,任罗斯把我捆起来。
  「请跪下。」捆完龟甲缚,罗斯说。
  「还要我跪下吗?呵呵。」我跪在了自己亲手设计制造的机器人面前。这滋味真难说,好羞耻。
  「请把双手放在背后。」罗斯说。
  我照做。罗斯开始捆绑我的双手。我的胸剧烈起伏,我心想,我真的要这么做吗,把自己交给自己做的机器人凌辱?或许机器人不知道什么是凌辱,有什么好羞耻的?一旦捆上,我就没法反抗了。
  我正在心猿意马,罗斯已经把我的双手在身后紧紧捆住,我试了试,根本没法挣脱。罗斯又给我上身捆了日式后手缚,我的胳膊也被捆在身侧,我上半身被捆成整体,双手一动难动。
  「请站起来。」罗斯说。
  「罗斯,你记住,我被捆住的时候,行动受限制,你要根据自己的判断行事。
  比如现在,我难以自己站起来,你要扶我起来,或者温柔地把我放平在地上,记住了吗?「我说。
  「罗斯记住了。」罗斯回答。
  「扶我。」
  罗斯扶我站了起来,用的力度刚好。
  「请把双腿并拢。」罗斯说。
  「罗斯,你记住,你要学会自我思考和判断。这时候,我叫你捆我,你可以稍微用力,让我双腿并拢。你可以在不伤害我的前提下……摆弄我的身体,完成我的命令。记住了吗?」我好羞耻,好不容易说出「摆弄」这个词。
  罗斯的动作停了下来,罗斯脑袋上的屏幕一亮一灭的,持续了足足一分钟。
  我知道这是罗斯在自我学习,运算,我没有打扰罗斯。不过这时间也太久了,我有点怀疑罗斯坏掉了。
  一分钟后,罗斯的屏幕亮了起来,罗斯恢复行动,说:「罗斯记住了。」
  罗斯微微用力,把我分开站的双腿,并拢在一起,然后重新用绳索捆绑我的双腿。
  我总觉得罗斯的行动更加人性,更加自然了,难道我新编的自我进化人工智能程序起作用了?我发现罗斯起了点变化,但我说不上来。
  罗斯把我的双腿,漂亮地紧紧地捆了起来。罗斯对我说:「捆好了,您满意吗?」
  我试了试挣扎,只觉得整个人都被绳索紧紧包裹,勒住,双手在背后根本使不上力,我雪白丰满的胸部被勒得高高凸起,胯间的绳子让我心神荡漾。我觉得好紧好舒服。
  「满意,给我用个小跳蛋,十分钟后解开我。」我对罗斯说。
  我故意没说怎么用,看罗斯会不会「用」跳蛋。罗斯找了个小遥控跳蛋,走到我面前,把跳蛋塞进了我内裤,我满脸羞红。罗斯把跳蛋顶在我阴蒂的位置,打开了跳蛋开关。
  「啊~」我觉得一股快感激荡全身,双腿间立刻湿润,身上每根绳子都好像噬咬我情欲的蛇,跳蛋的快感太强烈,我顿时一个激灵,难以站立。可是,我全身被紧紧捆绑,又穿着高跟鞋,顿时站立不稳。
  「啊!」我一声娇呼,眼看我就要摔在地上。罗斯很快速上前一步,抱着我,慢慢把我放在地上。
  「谢谢你,罗斯,你很温柔。」我说。
  「是。」罗斯回答,站直身子。
  我在罗斯脚下身前的地上,挣扎扭动,舒服地发出羞耻的浪叫。罗斯的屏幕就像看着我,令我倍感羞耻。可是我想,管他的,罗斯是个机器人。
  我想象罗斯是个真正的男人,我被他捆倒在地,在他面前羞耻地挣扎呻吟,我好无助,陷入被征服的快感。
  我想,要是罗斯真是个男人,而不是光站着的机器人就好了,可惜,现实里,我的真爱还未降临,我没找到可以托付自己的男人。
  我竟然对罗斯喊:「罗斯,抱住我,揉我的胸!」
  罗斯蹲下来,抱起我上半身,让我依靠在他身上,然后罗斯的机器手,大力又适当地揉捏我的胸部。
  「噢~~好舒服,哦~没想到罗斯你这么懂。」我畅快地呻吟。
  不料,十分钟竟然转瞬即逝。十分钟后,我刚刚很有快感,正在情欲高峰。
  罗斯突然冷冰冰地说:「十分钟到了。」
  「什么?」我惊讶地道。
  罗斯把我缓缓放平在地上,首先取出我内裤的小跳蛋,然后开始解我身上的绳子。
  「噢,不,十分钟太短了。」我高声叫。
  「不解开是吗?」罗斯停下了。
  「解开吧。」我咬了咬唇。
  罗斯很快解开我身上所有绳子,把绳子束成束,整理好,放回去。
  我坐在地上,有些幽怨地看着罗斯做这些,我决定试试,更冒险的。镜子里的我,坐在地上,金色长发垂下,雪白的胸急促起伏,小脸通红,羞怯地咬着唇,白皙修长的手脚上,有淡淡绳痕。我的裤裤有点湿了。
  罗斯重新站在我身前。
  「扶我起来。」
  罗斯温柔地扶我起来。
  「罗斯,你不会伤害我对吗?」我说。
  「是的。」罗斯答。
  「罗斯记住,在不伤害我的生命,不对我身体造成任何永久性损伤的前提下,你在完成我的指令时,可以……可以……」我一咬唇,说,「……可以伤害我,罗斯记住了吗?」
  罗斯的屏幕闪了闪,几秒后,回答:「是的。」
  我吞了口口水,一咬牙,对罗斯说:「罗斯,从现在开始,我命令你以驯服我作为你的奴隶为目的,任意使用这间屋子的器具,任意奴役我四小时。四小时后,解开对我的任何束缚,停止奴役。明白了吗?」
  罗斯屏幕闪了十几秒,说:「是。」
  「而且从现在开始,未来四小时内,我对你发出的指令无效。四小时后,我对你发出的指令才重新具有效力,明白了吗?」我想了想,又补充一句。
  「是。」罗斯回答。罗斯的屏幕开始狂闪起来,持续了一分钟左右。
  我不禁在心里打鼓,我心想,我这是干了什么呀?罗斯懂得什么叫「奴役」
  吗?罗斯该不会从我输入给罗斯的大量A片小说里学习吧?
  罗斯屏幕亮了起来,罗斯开始行动了。罗斯走到墙边,从墙上挂的众多各型号镣铐中,拿了一副轻脚镣,一副手铐,回到我面前。
  「脱光衣服,只穿丝袜!」罗斯说。
  「啊?」
  「回答错误。」罗斯走上前,伸手就要脱我的胸罩。
  「不要!罗斯不要!」我害羞地捂着自己的胸。
  罗斯竟然粗暴地抓住我的双手,直接把我面朝下按倒在地上,我没受伤,可是罗斯的力量不容我反抗。罗斯「咔嚓」「咔嚓」两声,用金属手铐把我反铐了起来。我只听又是「咔嚓」「咔嚓」两声,脚上一凉,我的脚被锁上了脚镣。
  罗斯力气很大,直接一撕,把我的胸罩和内裤都扯得粉碎,把我的高跟鞋也脱掉了。我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
  「怎,怎么会这样?」我看着胸前露出来的一对又大又白的胸部。
  罗斯站起来,把我的高跟鞋捡起来,放到一边放好。
  我趁机站起来,向地下室的门跑去,可是脚上带着脚镣,根本跑不快。我刚刚要用反铐着的手,摸到门把手,突然头皮发痛。罗斯抓住我的一头金发一拽。
  「啊!罗斯你弄痛我了,我叫你奴役我的指令取消掉!罗斯快关机!关机啊!」
  我痛呼。
  「指令无效!哈哈,安琪拉小姐,你想出去是吗?一会就让你出去!」罗斯竟然用电子音笑了起来。
  我心想,罗斯你要不要这么人性化?强制停机的指令是什么来着?
  罗斯抓住我头发,倒拽着我,走到墙边。我不停喊痛,叫罗斯住手,罗斯理也不理我,我只好跟着罗斯走到墙边。
  罗斯从墙上取下我平时最爱带的,银色金属宽边项圈,直接「咔嚓」锁在我脖子上,又把一截不锈钢粗铁链锁在了项圈上。
  「到这边来。」罗斯放开我的头发,拉起铁链,拉着我就走。我被拉得一个趔趄。
  「不要啊,罗斯,我反悔了,放开我!」我大喊。其实有一种受虐的快感,和兴奋,悄悄涌上我心头。我现在身上带的全都上了锁,钥匙被罗斯放在了桌子上。我被罗斯像狗一样拉着,完全无力反抗,这种感觉是我自己一个人玩,所从未感受过的。
  罗斯拉着我走到桌子边,我看着桌子上的钥匙,近在咫尺,可是罗斯拉着锁着我的项圈,我硬是够不到那钥匙。
  「罗斯,钥匙,记得吧?解开我,快!」我说。
  罗斯理也不理我,打开了桌子第二个抽屉,从抽屉拿出一个盒子。
  「罗斯你怎么知道?我忘了,罗斯你有我研究那个的资料。罗斯不行,不要给我戴上那个!那个真的太厉害了,不要啊~~」我开始后悔了。
  罗斯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条闪烁着金属光芒的贞操带。那贞操带质地柔软,但镶有不锈钢金属丝,一看就坚固异常,而且那贞操带上,还连着一个大大的银色假阳具,和一个小号肛门塞。
  我吓得吞了口口水,赶紧摇头,大声说:「不要,罗斯,真的不要那个!那是我无聊做的设计。」
  「请张开双腿。」罗斯说。
  「我不!」我把双腿赶紧并拢。
  罗斯竟然打了我屁股一下。我没被打伤,但真的好痛。罗斯抱着我,把我双腿硬生生分开。我眼睁睁看着罗斯,把贞操带的假阳具,插进我早已湿润的小穴。
  罗斯又一用力,顺手把肛门塞插进我后面。
  「啊啊啊~~」我大叫着,身体一阵颤抖,几乎瘫软。
  罗斯毫不留情,把贞操带锁在了我身上。我用反铐的双手,使劲去脱贞操带,发现贞操带真的上了锁,紧紧地贴合在我身上。我心想,这下完了。
  罗斯从放贞操带的盒子里,拿出一个小遥控器,按了遥控器一下,说:「震动。」
  我湿润阴道里的假阳具,突然就变大了,还冒出了不少柔软的小突起,假阳具疯狂地一边震动一边旋转起来,肛门塞也震动起来,而且贞操带贴合我阴蒂的部位,还有一个小的震动器也震动起来。
  如潮水一般疯狂的快感,顿时涌遍全身,我直接软倒在地,身子反弓了起来,因为一波一波的快感,剧烈地颤抖起来:「啊啊啊啊~不,不,不要啊~我,我受不了了,呜呜呜呜~哈啊啊啊啊~」
  「放电。」罗斯又按了遥控器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阴道遭到突如其来的电击,电击来自假阳具上面的放电器,我的身体剧烈地痉挛反弓起来。
  「关闭。」罗斯按了遥控器一下。
  「哈,哈,哈……」贞操带的所有震动器消停下来,电击也消失了,我躺在地上大口喘气。
  「电击阴蒂。」罗斯按了下遥控器。
  一股转瞬即逝的小电流,通过贴合我阴蒂的按摩器,放了出来。电得我大声惨呼:「痛啊啊啊啊啊!」我的股间,一股黄色液体,从贞操带下弥漫出来,我竟然小便失禁了。
  我哭了,我躺在我自己做的机器人脚下,躺在我自己的一滩尿液里,被我自己做的贞操带折磨到失禁,我一边剧烈喘气,一边流下眼泪。
  「罗斯,拜托,放了我。」我说。
  罗斯用电子音严厉地说:「安琪拉小姐,你现在必须自称奴隶。而且,你现在必须叫我主人!」罗斯说着又按下了遥控器。
  假阳具又突然放大,疯狂地转动起来,这次假阳具放出的是极其微弱的电流,快感冲击我全身,我顿时只能放声浪叫:「啊啊啊啊啊啊啊……」
  罗斯关了假阳具,说:「安琪拉奴隶,马上站起来跪下,要不,等待你的将是电击阴蒂。」罗斯说着按了两下遥控器,电了两下我的阴蒂,电流不大,但足以让我痛得痉挛。
  「主人,主人!不要电了,我这就起来跪好!」我不顾眼泪鼻涕横流,也不顾身上的尿液,赶紧撑起瘫软的身体,爬起来跪在罗斯面前。
  多么屈辱!多么讽刺!作为制造者的我,跪在自己做的机器人面前,叫他主人!
  「起来。」罗斯一拉项圈。
  我戴着手铐脚镣,好不容易,被罗斯拉着,站起来。我虽然不哭了,可忍不住掉下泪,忍不住抽泣。
  罗斯解开了我的手铐脚镣,拉着我来到墙边我的鞋柜面前,我在这些鞋柜里,放了许多我收藏的各式高跟鞋。罗斯取出一双系带带锁的,鞋跟十多厘米的黑色高跟鞋,递给我,说:「穿上。不然就电击阴蒂一次。」
  我赶紧把高跟鞋穿上,高跟鞋带了锁我不能脱下了。罗斯拉着我,来到一个吊环下面,罗斯把一段铁链锁在吊环上,又把一副手铐高高地锁在铁链上。
  罗斯放开拉着我项圈的手,对我说:「把你自己的手,铐起来。」
  手铐的高度,我站直身子,举起手,刚刚能够到。我看了看罗斯,舔了舔唇,乖乖高举起双手,把自己的双手铐住,我把自己吊铐起来了。
  罗斯用一截塑料管接在水龙头上,然后打开水龙头,举起塑料管,对我喷水。
  「啊!」我被高高吊起,根本无法遮挡水流,就像吊起的一片白皙嫩肉,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罗斯对我冲刷一通,竟拿起塑料鞭子,鞭打我起来。那塑料鞭子,打着挺疼,把我白皙的皮肤打红,打得我乳肉乱颤,但不会留伤痕。
  罗斯一鞭一鞭对我抽来。「啊!啊!」我被打得尖叫躲避。可是,被吊着的我,是这么的无助。
  罗斯打了我大概半小时,打得我娇喘连连。罗斯打开贞操带,拿出一个横杆铐,把我双脚铐在横杆两端,我双脚就不能并拢了。
  罗斯拿出一个大号假阳具,一下插入我的下体。
  「啊~」我一声娇吟。罗斯快速地把假阳具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我被插得大声浪叫,快感席卷全身,我浑身都酥软了,竟很快攀上了一次高潮。我的淫水留得一地都是。
  罗斯把我解下来,解开手铐横杆铐。我一点力气都没有,罗斯让我休息了十分钟,一拉我的项圈,对我说:「起来!」
  我起来,站着。
  罗斯说:「自己戴上贞操带。」
  我露出恐惧之色,我大喊:「不要,拜托!」
  罗斯强制把我双手反铐起来,给我膝盖铐上膝铐,给我锁上脚镣,把我放在地上。我只能任由罗斯摆弄。罗斯再次把贞操带锁在我身上。
  罗斯又让我休息了十五分钟,一拉我项圈,竟然对我骂道:「母狗,起来,跪好。」罗斯说着又电击我的阴蒂一下。
  「啊啊!我跪好,别电!」我赶紧费力地爬起来,跪好。
  罗斯把我项圈的铁链,锁在我膝铐上面,这样我只能弯着腰跪在地上,直不起身了。罗斯竟然拿出乳头夹,夹在我两只乳头上,又在乳头夹之间的链子上,挂上一个砝码。
  我的乳头好痛,可怜我娇嫩的乳头啊!
  罗斯把鞭子向远处丢出去,对我说:「爬过去,用嘴含住鞭子,再爬回来,把鞭子交给我!要快!慢了电击阴蒂!」
  罗斯说着电击了我的阴蒂一下,我痛呼一声。罗斯按动遥控器,我阴道内震动器缓慢震动起来。我赶紧跪在地上,被反铐着,挪动双膝,向远处的鞭子爬去。
  难以置信,我竟然阴部又湿润了!明明被这样残酷对待!
  「罗斯怎么会这么残酷,一定是程序搞错了,呜呜……啊啊,别电击啊!」
  我一边嘀咕,一边爬。
  尽管震动器震动幅度小,可是我跪着向前挪动,小穴快感好强烈,我的乳头好痛,这种无助的感觉,让我感到真实受虐的快感。我一边爬一边娇喘。
  好不容易爬到鞭子那,我费力地弯下腰,含住鞭子。
  「呜呜。」震动器震动的幅度更大了,我不由娇喘起来。
  我的口水顺着鞭子,流淌下去,别提多狼狈。我含着鞭子,好不容易,爬回罗斯脚下。
  罗斯站得直直的,把手伸向我:「把鞭子递到我手上。」
  我跪着,努力直起身,像狗一样,把含着的鞭子递到罗斯手上。
  罗斯又把鞭子丢出去,又让我捡,稍微慢了,就电击我,或者遥控假阳具折磨我。罗斯丢了十几次鞭子,虽然不远,就十几米远。但这短短的十几米距离,都是我淫水的痕迹。
  「罗斯,不要折磨我了,好不好?」我竟然向我自己做的机器人撒起娇来。
  「要叫主人!」
  「主人……」我只好说。
  「奴隶没有张嘴说话的权力。」罗斯竟然说。
  罗斯把膝铐解开,拉着我站起来,把我的手重新铐在身前,拉我到我放口枷的地方,对我说:「选一个口枷,自己戴上。」
  我选了一个让自己强制开口,无法闭嘴的口枷,给自己戴上。我口水横流,根本止不住。
  罗斯解开手铐脚镣,令我跪下。我乖乖跪好,双手背在身后。罗斯用绳子高高地把我的双手吊捆在身后,把我全身紧缚起来,然后把我吊捆了起来。
  绳子紧紧勒紧,连我的头发都被绳子捆在身后,我连低头都做不到。我被罗斯吊捆起来,我踮起脚尖,才能勉强触到地面。绳子吃进肉里,好痛,可是好紧好舒服。
  罗斯按动遥控器,让假阳具一会震动一会停,每当我要攀上淫欲高峰,假阳具就停了。
  我被弄得「呜呜呜」大叫。
  罗斯弄了我一会,解开我口枷,问我:「奴隶,想要高潮吗?叫主人。」
  我连忙说:「主人,请给我高潮,拜托,主人。」
  罗斯说:「奴隶还不够顺从,做得好就奖励高潮。」罗斯说完把口枷重新给我戴上,又是对我一顿鞭打。我被打得「呜呜呜」叫着挣扎扭动,可是我根本无力躲闪。
  罗斯把一个假阳具,插进我嘴里,不住抽插。我就像被强制口交一样。
  罗斯拉动夹着我乳头的乳头夹,我的乳头都被拉长了,我痛得眼泪直流。我在疼痛中,竟然全身一阵痉挛,又一次高潮了。
  罗斯把我慢慢解下来,罗斯把我全身所有束缚都解开了,站在我面前。
  罗斯让我休息了二十多分钟,问我:「你肯做我的奴隶,叫我主人了吗?」
  我羞怯地爬起来,直直地跪在罗斯面前说:「主人,我……我肯做你的奴隶。」
  罗斯说:「张开双腿,在我面前自慰。」
  我蹲在罗斯面前,大大张开我修长白皙的美腿,抚摸起阴蒂来,我另一手握住自己的乳房。我心想,反正是在机器人面前,有什么关系呢?
  我忘情地自慰起来,正当我感觉要攀上高峰时。罗斯说:「可以了,停下,跪下。」
  我乖乖停下,其实我好想继续,我跪在罗斯面前。
  罗斯说:「叫主人,重复,自己是贱奴,自己是母狗。」
  我重复:「罗斯主人,我是贱奴,我是母狗。罗斯主人,我是贱奴,我是母狗。罗斯主人,我是贱奴,我是母狗……」
  我重复了十遍,罗斯说:「可以了,停下。自己挑选项圈,手铐脚镣带上,再把贞操带自己锁上。」
  我又爱又恨地看了一眼贞操带,沉默不语地把贞操带锁上。我选了一副很重的手铐脚镣,给自己锁上,又把铁项圈锁在自己脖子上,把项圈的铁链交到罗斯手上。
  罗斯电了我阴蒂一下,说:「跪在地上像狗爬!」
  我任由罗斯牵着,四肢着地在地上爬了一圈。罗斯把假阳具开到令我舒服的程度。
  我说:「我想尿尿。」
  罗斯把手铐解开,把我反铐起来,给我乳头夹上乳头夹,把乳头夹的链子牵着,牵我向地下室外走去。
  我心想,地下室就有厕所啊,干嘛要去外面?
  谁知罗斯,竟然牵着我的乳头夹链子,把我牵着向屋外面走去。我大惊,对罗斯说:「不要,不要带我去外面。」
  罗斯说:「在屋子外面,张开双腿撒尿!」
  「我不!」我惊恐了。
  罗斯拉着乳头夹的链子,我娇嫩的乳头,根本无法和罗斯的手对抗。罗斯竟然硬拉着我,走出我的别墅。
  「快做,带着贞操带,张开双腿撒尿。」罗斯说着电击我一下。
  我走出别墅,一股凉风一吹,我赤裸的身体浑身发凉。我看了看四周,还好没人。
  「我不要,罗斯快带我回去!」我惊恐地喊。
  「叫主人!」罗斯电击了我一下。
  「是,是主人。主人求你带我回去。快点。」我连忙说。
  「快撒尿,张开腿尿。」
  我只好蹲在我家别墅前,花丛后面,张开双腿,努力尿出来。尿一点一滴从贞操带边缘漏出来,滴在地上。我快哭出来了。
  「真是淫贱的奴隶,这样也能有高潮。」罗斯说着把按摩器打开到最大,还微微放电。
  「啊啊!!」我大声淫叫着高潮了。高潮后,我一度失神了,我都不知道我的叫声被别人听见没,我的身体被别人看到没。
  罗斯等我高潮完后五分钟左右,牵着我回到了地下室。我快哭出来了。
  罗斯让我跪在面前,问我:「你真是不听话的奴隶,再次问你,肯叫我主人吗?」
  我只好咬着唇,含着泪回答:「是的,罗斯主人。」
  罗斯解开我的手铐脚镣,对我说:「戴上口枷。」
  我乖乖照办。
  罗斯对我说:「像狗一样爬。」
  「是,主人。」我趴在地上。
  罗斯牵着我,来到了我的X刑架面前,把我大字型紧紧捆在了X刑架上面。
  我丝毫不能动弹,罗斯解开贞操带,给我乳头和下体抹了什么。
  我定睛一看,那竟然是麻醉药,我惊讶地大喊大叫:「呜呜呜呜呜!」
  罗斯说:「消毒麻醉完成,开始穿环。」
  我在地下室,放了穿环的工具,我的同好女性朋友,曾经到我这里,请我帮忙给她穿耳环和乳环。
  罗斯竟然一次给我穿了两个乳环,四个阴环,一个阴蒂环,还是给我上的不能取下的钛合金环!还不是最细的环,还是中等型号有一定分量的环。阴蒂环上居然还有一条细细的,一尺长漂亮的银链。
  罗斯说:「已避开泌乳管。安全清洁穿环完成。性奴仪式完成。四小时计时到,解开束缚,停止奴役。」
  罗斯解开了我,把口枷也解开了。我身体瘫软无力,跪坐地上,看着自己身上的环,我不知该怎么办。
  地下室一片狼藉,我只想哭。我本想干脆去医院,赶紧把环去掉。可是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我竟然往穿环的地方涂消炎药,给穿环的地方消毒,拖着没去医院。
  看着罗斯,我真是又爱又恨。可是有了罗斯,确实很方便。
  有一天,我让罗斯把我锁在地下室的牢房,我手脚脖子锁着重镣,在牢房睡了一夜。第二天,罗斯按时来给我解开镣铐。
  我照常上班,过了十五天左右,我身上穿环的地方,差不多痊愈了。我有转动环,让环不要粘住。带着这些环,我时常淫欲涌动,尤其是那只阴蒂环,让我太难受了。
  这天,我正在上班,突然一个女同事跑来,拿出手机给我看一张照片。那正是我被罗斯牵着,在我别墅外,带着贞操带撒尿的照片!
  那女同事和我很要好,我和她有时候会脱光了抱在一起,玩H游戏。
  女同事得意洋洋地说:「那天我去找你,看见这一幕,我拍了照,自己回去了。回去后,我拿着照片睡不着觉。想了两个多星期,我终于决定了,要敲你一把!」
  我大惊,对那女同事说:「你不是吧?这照片还有谁有?」
  女同事说:「只有我有啊?不想我把照片传出去,乖乖到我办公室来。」
  我思前想后,只好去女同事办公室。
  女同事把窗帘拉好,把门锁好,办公室就我和女同事二人。女同事对我说:「快脱了衣服,我们乐一乐,不然就把你照片发出去……」
  我把衣服脱光了,露出了带着链子的阴蒂环,一脸要哭的羞怯的样子。
  「哇……安琪拉,你好前卫哦……」女同事惊叹地说。
  女同事牵着我阴蒂环的链子,把我牵到办公桌前。女同事竟然趁我不注意,把阴蒂环的链子锁在抽屉把手上。
  我大惊,说:「你做什么啊?」
  女同事说:「你不告诉我,到底那天怎么回事。我就不解开,你等着让所有人知道,你下面锁着环吧。」
  我只好把罗斯的事情给女同事说了……

标签:自我 奴役 作者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或转载本网站内容前需征得433h小说认证的同意。
Copyright 2006-2099 Powered by www.433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