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合集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 华山师娘 第2章【妙晴娘子】

华山师娘 第2章【妙晴娘子】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 作者:清茶淡饭| 更新时间:2016-12-24 03:1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凌峰没有赶着回南宫世家,带着南宫芸和唐雨薇出了酒楼,准备逛逛杭州的夜市。

凌峰负着双手,左边是南宫芸右边是唐雨薇,二女一人抱着凌峰一条臂,紧紧贴着在凌峰左膀右臂,凌峰的手臂清晰的感受着她们那丰挺的,弹性动人无比。

唐雨薇关心的看了凌峰一眼道:“相公,你没少喝酒,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下啊。”

凌峰星眸放出爱焰熊熊的光芒,道:“放心吧,我的小心肝儿,相公我怎么会没个分寸呢,如果是陪我岳丈大人喝的话,说不定真的醉了耶,呵呵。”

唐雨薇羞红上面,却喜孜孜的白了凌峰妩媚的一眼,道:“去你的,坏死了,爹爹知道你是个酒鬼才不会把女儿嫁给你呢?”

凌峰大愕,故意的说道:“儿好姐姐不会是真的吧?虽然说我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但是这老人家的话,还是挺不靠谱的,万一他要把你给改嫁了,我可就要哭了!不行,看来我要戒酒了耶。”

唐雨薇见凌峰这么着紧自己,芳心甜的象糊了蜜一样,柔声笑道:“哪个男儿不喝酒呀,刚刚只是吓吓你呢。”

说着,她扮了个鬼脸儿。俏皮可爱,动人之极。

凌峰微笑的连说两句:“这就好!这就好!”

唐雨薇接着道:“爹爹很能喝的,不过娘亲在一边时他会节制。”

凌峰露出个奇怪的表情的道:“娘子,不要告诉我岳父大人也很怕老婆啊?”

二女同声失笑,唐雨薇道:“相公,你的答案完全正确,嘻嘻,其实那不怕,是爱才对。”

凌峰大笑,盯着唐雨薇道:“现在该知道老公我多爱你了吧,嘻嘻。”

唐雨薇含羞打了凌峰一下,说不出话来,凌峰笑道:“见到岳丈大人,一定喝他个醉生梦死,看看谁到底更爱自已的老婆,哈。”

凌峰说的爱在这里是怕。

二女娇嗔,凌峰却开怀大笑,路人皆被凌峰们引的频频住足观看。

月上柳梢的时候,凌峰带着唐雨薇和南宫芸回到了家里,没想到在徐艳君和秦淑芬她们的张罗下,居然在大厅布置了一个喜堂!这对凌峰和他的娘子们来说,已经见怪不怪,自从武林大会结束之后,每上都会为凌峰和两位娘子举行婚礼和洞房,这也是为了让没有享受婚礼的姐妹进行一个拜堂!这段时间,凌峰可以说是晚上做新郎。

唐雨薇一回来,秦淑芬就迎上来道:“雨薇,你怎么去那么久,你不知道今你拜堂的日子吗?”

“啊!今我了吗?”

唐雨薇竟然都忘记了!

在众女的欢送下,唐雨薇回到新房化妆去了!房间张灯结彩,布置得焕然一新,大厅里红烛映着大红的喜字,将喜庆的气氛烘显无疑,窗格上、大门上、墙壁上也都贴满了喜字,简单、特殊但又隆重的婚礼就在这样的气氛开了序幕。

秦淑芬和沈雁冰充当起了婚礼的司仪,高声说道:“婚礼正式开始,现在请新郎、新娘进场。”

今晚的新娘子除了唐雨薇还有妙晴,而妙晴则是南宫世家所有娘子唯一与凌峰没有夫妻之实的娘子,因此今晚这个婚礼对她来说,是真正的洞房花烛夜!

凌峰和唐雨薇、妙晴在众女的陪伴下,缓缓走了进来,人群自动向两边分开,将的通道空了出来。夏棋、冬梅的几个美婢手提花篮,在凌峰、唐雨薇、妙晴从她们身边经过时,不断地向新人抛洒着鲜花的花瓣,凌峰是习惯了,但是唐雨薇和妙晴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心真是无比的激动!

在秦淑芬简单地主持之后,新人三拜,在众人的欢呼鼓掌声凌峰和唐雨薇、妙晴深情拥吻,将婚礼推向了,这也正式宣告了唐雨薇和妙晴成为了凌峰的妻子。然后徐艳君、秦淑芬、殷碧霞、沈雁冰她们作为长辈过来人分别发表了简短的祝福,自然是祝福凌峰和唐雨薇、妙晴白头偕老之类的话,然后婚宴就开始了。

在不到半时辰之后,婚宴就匆匆结束了,这当然是众娘子的一番好心,不想打扰凌峰和唐雨薇、妙晴三人的新婚之夜,连通常婚礼的必备节目闹新房也取消了,其实众女也是为自己留下一丝幸福的时间,按正常时间,唐雨薇和妙晴在洞房夜“抗击打”能力估计不会超过两个时辰,接下来的时间,凌峰肯定会到别的娘子房间“偷吃”因此婚宴时间越短,留给众娘子的时间就越充足,在这种情况下,婚宴都是走走过场,很快在众娘子的簇拥下,凌峰和唐雨薇、妙晴被送入了新房红烛在静静地燃烧着,雪白的床单、绣着红色喜字的全新被子、绣着鸳鸯的枕头,一切都显示出了今洞房花烛夜。看着床边坐着的两位新娘子唐雨薇和妙晴,凌峰的心满了温馨的感觉。唐雨薇和妙晴面带娇羞地看着凌峰,唐雨薇突然“噗哧”一声,娇笑了起来,凌峰走到床边,坐到了两人,伸手将二女揽入怀然后笑着问道:“雨薇,你笑什么?”

妙晴娇羞地道:“我在想啊,新娘我算不上了,妙晴师姐今是真正的新娘。”

凌峰轻揽着二女,在妙晴的脸上亲吻了一下,同时又抱着唐雨薇,也是一个亲吻道:“不过相对而言,雨薇今晚你也是新娘子!不过你这个过来人,可要好好的教导你的师姐哦!”

妙晴羞红着脸,娇笑着道:“相公,你尽说这些羞人的话!好像要把人家给吃了一样!”

“嘿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今上我就要吃了你。”

凌峰调笑着妙晴。

妙晴却没有再说话,只是轻轻地将眼睛闭上,将鲜红的樱唇送了上来,一副“任君采撷”的态度。看得出,妙晴也是等待了太久,她已经迫不及待要做凌峰的娘子,甚至都已经顾不上峨嵋派这些年修行的矜持!

此刻一切的言语都是多余的,凌峰不得不暂时放开了唐雨薇,双手将妙晴揽入怀凌峰紧紧揽住她柔软的腰肢,只觉有一团动人的火焰被自己整个儿的拥有,只觉温暖的幽香就这样熏得自己飘飘然,温香软玉的感觉就像是托住一湾温柔的清泉,整个身心都融化在里面,只愿就这样地久。

“妙晴娘子。”

凌峰轻轻的呼唤一句。

妙晴只是轻轻“咿唔”一声,凌峰低头看去,发觉妙晴如玉双颊蒙了一层晕红,半启半闭的星眸闪现着一种动人心魄的汪汪情丝,神色之间慵懒起来,透出一种迷死人的春思,凌峰更是近距离的感受到了妙晴的心跳加快,仿佛很紧张、很激动。

凌峰灯下看美人,妙晴俏脸红透,似欲滴出水来,睫毛修长,美目紧闭,樱唇红润,波澜起伏,哪还忍得住,早已欺上她樱桃小嘴痛吻起来。妙晴从未有过这等经历,被凌峰抱在怀里,身体僵硬,两手不知放于何处。待到后来,尝到其妙滋味,双手紧紧抱住凌峰熊腰,似欲与凌峰融为一体。待感到凌峰大手抚上自己的胸前,想张口呼停,却被凌峰吻得更紧。妙晴身体也更无力,只能任凌峰为所欲为。消魂噬骨的滋味儿迅速在他们体内飞快地上冲下撞,将妙晴击打得头晕目眩,浑然不知身处在何方。

妙晴狂热的回应着,只想和凌峰融为一体。感受着那种激情激情的温软香润,凌峰试探着伸出自己的舌头,叩开齿关,找到妙晴滑腻生津的热烈的纠缠起来。妙晴先是一震,有若被电击过一般,心弦猛地一抖,四肢似乎都瘫软起来,全靠凌峰的紧搂才站得稳。于是妙晴更热情十分地回应起来,含住凌峰的怪舌使劲儿的。凌峰这下可是自作自受,只觉妙晴小巧温热的将一阵阵眩晕的感觉制造出来,一波又一波地冲击凌峰脑际,悠悠然只愿就如此下去。

直吻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来,凌峰才和妙晴分了开来。看着此时的妙晴,只觉她眉梢眼角都是喜悦,玉靥上均匀铺着一层淡淡的粉霞,娇媚十分,可爱十分。不想放过如此情丝陶陶然的妙晴,凌峰又一头吻了下去。食髓知味,这一次两人的反应更是强烈,如果此时整个垮了恐怕两人都不会知晓。两人越搂越紧,身体与身体之间的空气似乎都被完全压迫了出去。

蓦地,凌峰觉小腹一阵异样的火热升腾了起来。开始只是觉得胸前被妙晴两座柔软的,顶得舒爽十分,这时却觉得山峰好象活了过来,就像是妙晴胸前藏了两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更多了一种温热弹跳力十足的舒畅感觉。可惜的是隔着两重衣衫,感觉起来总是不那么真实。感觉到小腹处一阵阵躁热的紧逼,凌峰心里腾的冒出一股炙热的火焰,松开搂住妙晴的右手,就向那两只小兔子的藏身处摸去。

妙晴似乎被凌峰这一突然地举动吓了一跳,但却马上随着凌峰逮小兔子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娇吟起来,四肢软绵绵的,站不稳了,全靠凌峰左手支撑,整个身子都摊在凌峰怀里,飘飘荡荡的,有若腾云驾雾。妙晴睁开无力的双眼,发觉凌峰的右手已捉住了左边的小兔子,并不时在那只小兔子身上轻揉按抚把玩起来。而且好象还越玩越来兴头,手上的劲道也越来越大,妙晴不能说话,一阵又一阵让她忘却自己的滋味儿,只能让她快乐地低吟,哪还能说出话来?

妙晴清白处子之身,这等女儿家重地何曾受过如此滋味,只觉凌峰那大手按上自己胸前两点,轻轻揉捏起来,时快时慢,时重时轻,自己身体却感又酥又麻,心用无比。

凌峰早已不满足隔靴搔痒,双手一滑,深入妙晴衣内,径自找上胸前**,轻轻抚摸起来,初时温柔,后来便已逐步加大手上力量。凌峰只觉手上传来的感觉,越是用力心头就越是舒爽一分。但是到了后来,凌峰却觉得心里那团火焰越烧越旺,怎么也平息不下来,凌峰觉得气喘起来,需要找到一个宣泄这团火焰的突破口。

妙晴突然莫名其妙地大羞起来,晕红的嫩脸一直红到耳后根,一颗芳心更是如小鹿一般乱跳起来。她感受到了凌峰那迫人而来的男性压力,即使隔着衣服,她也能感觉得到从凌峰身上伸过来一根硬硬的火热,顶在她的下腹上,让她又是娇羞又是害怕,更让她芳心起来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的渴望,她觉得血管内热血澎湃,汹涌得让她有点头晕,似乎在欢欣鼓舞,又似乎在期待什么。

妙晴自然明白凌峰心里想要什么,在渴望什么,轻轻咬了一下红唇,再抬起头时,已是满脸春意盎然。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妙晴轻轻拉起凌峰的手,有点儿放浪形骸道:“相公,给妾身一个毕生难忘的回忆吧。”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妙晴的,凌峰心里掠过一死无比的激动,老,这就是你的杰作吗?

凌峰简直不敢相信,亵衣下的娇躯竟是这样的完美:羊脂白玉不足以形容其白,细腻的皮肤在柔和的烛光下,散发出淡淡而又炫人的光辉,线条分明的娇躯曲线玲珑,凹凸有致,丘陵沟壑无不分明。凌峰实在是找不出形容词,来表述出凌峰这时的震撼和激动。

等了许久,似乎仍然不见凌峰给自己以最无法想象的“侵袭”妙晴无力地争开杏眼,扭回头来看向凌峰,那深邃而又亮晶晶的眼蕴涵着无边的春色和热切的等待。从螓首到玉足将妙晴仔细巡视了一遍,凌峰只觉心起了熊熊情火,这才充满壮志豪情的走上前去,将妙晴温柔地搂进怀里轻怜蜜爱起来。的妙晴在凌峰怀里像是一只无助的羔羊,玉手一抚上凌峰充满雄性气息和蕴涵着般力气的强壮胸膛,不由自主地颤抖着,神态又娇又媚,轻启朱唇道:“相公,妾身有点害怕哩,你要温柔些啊。”

凌峰被这纯真可爱的媚态给引得立时升腾,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只觉再不爆发出来就会发疯,一边紧搂住妙晴,一边在她耳边温柔道:“好娘子,你是相公一生最珍贵的无价之宝之一,我一定要好好珍惜你。”

当下手也不再老实,在妙晴光滑若缎子般的皮肤上轻轻起来,找到那一对小兔子,再一次和她们亲热,嘴也不闲,频频在妙晴娇躯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激动的标记。

妙晴被凌峰这一上下其手给弄得连连娇喘吁吁,激发了处子热情,被却哦热情的情话刺激得心旌飘荡,热烈地逢迎起凌峰的挑情,毫不示弱地回应以她满心的心甘情愿,全身心的投入这一场爱情游戏当。凌峰柔声问道:“准备好了吗?”

早已面红耳赤的妙晴,哪想到凌峰会在此刻问出这样一个叫人心惊肉跳的问题来?她只是低垂着头,娇羞地轻点了一下表示许可。

凌峰脸色通红,粗气直喘,双眼出的光芒,喉间一阵咕咕声响,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凌峰见妙晴晶莹,毫无一丝瑕疵,胸前峰峦高耸,腹间芳草河流,早已是血脉卉涨,低唤一声扑了上来。妙晴只觉一个庞然大物游离在自己双腿之间,自知是那羞人之物,俏脸通红间有些兴奋,心乎期待那一刻的到来,玉手竟抚上这之物,轻轻引导他找到门户。

凌峰见身下玉人如此可人,善解人意,心动之极,早已吻上她樱唇,双手上下抚摸之际,已冲破层层障碍,直贯而入。妙晴眉头紧皱,只感身下撕裂般疼痛。凌峰当然不是鲁男子,自知是怎么回事。当下放慢动作,轻插浅入,手脚并用,这是慢工出细活之理。待妙晴疼痛稍减,便逐步加大力量,妙晴也是羞涩配合,一时红阁帐暖,鸳鸯双飞。

妙晴初尝巫山,方知闺房之乐、鱼水之欢竟是如此动人。凌峰已是识途老马,鸳梦重温,也是生猛无比。

#¥#%¥&%……%¥……%¥*……%……#¥%#¥……¥%&¥%……%¥&%¥……¥#……&%¥&¥……%¥……%¥&……%&%¥……%¥……%¥&……&%#%……¥#……&%¥&……%¥&%……%……&(以下省去字)“好美……”

过不得一会儿,妙晴目光迷离,娇唇轻绽,抑制不住地叫出声来。凌峰自然不会让她失望,逐渐加大了力量不过考虑到她是初次,也不敢太过用力。

“来吧,相公,爱我,用力的爱妙晴……”

妙晴用力地摇摆着螓首,双手紧紧地抓住身下的被单,柳腰也逐渐熟稔地配合着凌峰的冲刺,一时之间,隆隆之声大作。

“啊,要来了!啊……”

妙晴渐临,凌峰忙吻住她,喉间咕噜几声,身体一阵颤抖,二人竟同时迷失在山水之间。也不知过了多久,凌峰方才满足的叹了口气,见身边玉人美目轻闭,脸颊上还残留几丝珠泪痕迹,心里一阵感动,忍不住在妙晴脸上吻了一下。

妙晴美目睁开,见凌峰目光如炬,盯着自己玲珑妙体,秀脸又是一红,忙将头藏于凌峰怀双手紧搂凌峰臂膀,轻启樱唇道:“相公,我爱你,一辈子都要做你的女人!”

凌峰闻到她身上如兰香气,听得她娇唇软语,早已是如痴如醉。又见她神情怨艾,竟似深闺之妇,暗叹从少女转变为少妇,她身上虽少了几分青春,却又多了这许多成熟风情,当下又是一阵心猿意马。

妙晴感觉到凌峰身体变化,秀脸更红,轻将臻首凑于凌峰耳边,道:“妾身愿意伺候郎君。”

凌峰早已忍耐不住,正待再次翻身上马,却见床间红点斑斑点点,心知她受创不轻。见她如此温柔体贴,心动之极,已按捺住那般心思,何况还有一个唐雨薇呢,于是笑着道:“好娘子,不要太逞强了,要不然明一定没法起床,何况还有雨薇等着相公呢。”

妙晴陡地一震,睁开美眸向外望去,落到了坐在桌边的唐雨薇身上,满脸歉意地道:“雨薇妹子,对不起,我忘了你。”

唐雨薇甜甜一笑道:“师姐,你说什么傻话,这种时候如果还能记起我那才不对呢。你和相公本来就认识得早,而且早有夫妻之实,我还是沾了你的光才能有今洞房之夜呢,再说你今是真正的新娘,应该我跟你说对不起才对呢。”

“好了,好了,你们姐妹也不要再客气了,雨薇,你还等什么呢?”

凌峰笑着对唐雨薇说道,洞房内春意盎然,唐雨薇娇羞不已,走到床边,而妙晴这时已经翻身睡到里面,将位置让了出来。

唐雨薇娇羞地宽衣解带之后,钻入了被窝,凌峰拥住她凑在她耳边轻轻道:“雨薇娘子,你比以前更加善解人意了,真是我的好娘子。”

凌峰说着低头吻住唐雨薇,手已轻轻脱去她的喜服,唐雨薇虽然害羞,但是更多的恐怕是期待吧,所以很配合凌峰的动作。凌峰轻松脱光了唐雨薇,他们搂在一起,她美妙的使凌峰感到舒服极了。凌峰的手抚上唐雨薇一对**,轻轻揉着,唐雨薇心如鹿撞,不由嗯了一声,凌峰的手已向下抚至她的玉门。

唐雨薇更羞了,刚想夹紧防守抵抗,可是凌峰速度更快,一早翻上身来,将沉在她……

……“啊,嗯!相公,我、我爱死你了,你真好……”

沉浸于微微颤抖着,唐雨薇有些含糊不清地回道。从她的双腿之间,那来不及合拢的娇美花瓣缓缓滥出白浊的汁液。

峨嵋派两朵最美丽的花儿,在这个不一般的夜晚,在凌峰的细心呵护下怒放开来。

可能是受了凌峰和唐雨薇的活春宫的影响,妙晴满脸娇羞地再次求欢,凌峰自然不能厚此薄彼,在凌峰的强力攻势下,初尝鱼水之欢的妙晴自然不是凌峰的对手,很快就败下阵来,带着满足的神情,甜甜睡去!而唐雨薇也在凌峰三次强攻下缴械投降,酣然入睡,这个时候,凌峰光赤上身,前往其他娘子的闺房,继续他的洞房之夜……;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