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合集 > 春乡艳少 > 春乡艳少 119. 一个婆娘(上)

春乡艳少 119. 一个婆娘(上)

春乡艳少 | 作者:深秋依旧| 更新时间:2016-12-24 02:5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郭兴旺到五金商店买了一把刀,而且让老板磨得飞快,说是一会回去要杀猪的。老板还真卖力气,磨得锃亮。

郭兴旺揣着刀子打听了一下张三家的住处,就飞奔而去。

进院子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娘们,长的不好看,很猥琐。郭兴旺猜就能猜到这个就是张三的婆娘。

“张三在家吗?”郭兴旺很客气的问。

“你谁啊?”女人一笑,满脸的横肉花枝乱颤。

“我找他有点事。”郭兴旺抿嘴一笑。

“张三,张三,有人找你。”

张三抻着懒腰从屋子里懒洋洋的走了出来。看样子是要睡觉还没睡呢。

“张三哥,好啊。”郭兴旺嘴角的微笑顺便转化成阴险的笑。

“是你啊,找我干啥?来给我道歉了?”张三不以为然,在的人也不会大白天的就别着菜刀来砍他吧。

“恩,我有事要跟你商量一下,咱到门口说吧。”

“有事就在这说吧。”张三昂着头:“我没那闲工夫跟你扯淡,有事儿你就快说。”

“我想杀了你。”郭兴旺掏出刀就朝着张三扑了上来。

张三早就提防着呢,看见郭兴旺拿刀扑过来就妈呀的一声跑开了。

张三的婆娘还真是尿性,抱住郭兴旺就骂张三:“你个死鬼,在外面又惹祸了。”

“你抱住他,我先躲躲。”张三背靠着墙,一点点的向门口的方向挪去。

“你他ma的今天要敢走,我天天都找你,就不信老子整不死你。”郭兴旺用胳膊肘狠狠的捅了张三婆娘的肚子一下,张三的婆娘被这么一捅,松开了手。

郭兴旺拎着刀子就把张三堵在了墙边。

“你别胡来啊。”张三吓得脸色都变了:“你动我,你也好不了了。”

“我就没想好。”郭兴旺掂了掂手上的刀子:“就是死我也要你陪着我死。”

“你跟我玩命,值得吗,你现在那么有能力,还这么年轻。”

“值。”

“你想要啥我都给你。”哗啦啦的流水声从张三的裤子里传来,接着地面上就湿了,不时还有滴答滴答的滴水声。

“我就要你的命。”郭兴旺抡起刀子就照着张三的脑袋劈了下去。

张三眼睛一闭,妈呀的一声就昏死过去。他老婆这时候又抱住了郭兴旺,郭兴旺往外一甩身子,手上的刀划到了张三婆娘的手臂上,鲜血顿时就流了出来。左右的邻居都赶过来帮忙,抱着郭兴旺不让他下手,过了又一会,派出所的民警赶到,把郭兴旺带到了派出所。

郭兴旺给在派出所里给鲁康打了一个电话,鲁康的及时赶到算是把事情压了下去。派出所这边解决完了后,鲁康又去了乡政,跟张书记打了声招呼,就直接把郭兴旺领了出来。

正在饭馆里吃饭的时候,派出所的人又来了,给郭兴旺戴上了手铐。鲁康急了,质问那个所长是啥意思。所长说他也没办法,上面上的命令,说别的都好说,一定要把郭兴旺送进去拘留几天。鲁康问哪个上面。所长说是张书记亲自下的命令。

郭兴旺苦笑一下,不让鲁康再忙活了,这很明显就是林若男开始搞自己了。苦日子才开始啊。女人还是挺可怕的。

郭兴旺被带走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场,包括林若男,她一直都是笑着看这一切,就好像是几年前干过自己的人终于被绳之以法了。

郭兴旺被送到了市里的一个看守所,签字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被拘留了半个月!

他的那个屋子里的人都是一些凶神恶煞的膀大腰圆的纯东北爷们儿,这也是林若男特别关照的。

“你哪来的?”一个坐在角落里的家伙开了口:“滚过来。”

郭兴旺跳上g铺,谁知被人冷不丁的一脚又踹了下来,结结实实的坐在了地上,摔得pi股很疼。

“我叫你滚上来,没让你跳上来,你听不懂吗?”那人站了起来,走到板铺的边上,岔开两腿:“从我**滚过去。”

“宽度不够吧,我咋滚啊?”郭兴旺忍气吞声,这里可都是藏龙卧虎人才济济的地方。

“我管你咋滚,滚上来就对了。”

“要不我爬吧,这个我在行。”郭兴旺yaoyao牙,他这条龙在这地方就得盘着:“大家都是出来逛的,别做的那么绝吧。”

“你他ma的也配说是出来混的。”那人两腿一合,做了一个手势,身后的人窜出来五六个,二话不说上来就揍了郭兴旺一顿。

郭兴旺momo脸,从地上爬了起来,愣是从那个人的裤裆下面钻了过去。

“行啊,小子,有种。”那人淡淡一笑:“你是上边特殊关照的,以后会好好的折磨你。”

“我不想跟任何人结仇,你也别逼我。”郭兴旺坐了下来,在气势上他已经输了一大截,毕竟人家人多,自己还是被特别关照的,这半个月也不知道得咋熬过来。

“想跟我干啊,我跟你单挑。”

“好。”郭兴旺就等着他这句话呢,蹭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俩人就在床铺上打了起来,郭兴旺很快就占了上风,他打起仗来不要命,那人哪里能打的过他,没几下就老实了,关键是郭兴旺抱着他的肩膀,他揪着郭兴旺的衣领子,相持不下的时候郭兴旺就用正脸去撞他的正脸,砰砰两声闷响之后,俩人都鼻青脸肿鲜血横流,就这样郭兴旺都没停头,就是撞,砰砰的那是真整啊,整几下那人就服了,这么撞下去肯定能把脸装成高速公路那么平。那人求饶后,郭兴旺问还有没有想找挨揍的,没人应声。

半个月后,郭兴旺出来了,出来这天鲁康开着车子来借他。

“呀,你没咋地啊,咋看着像是进里面来享福了呢?”鲁康打趣道:“白了不少啊。”

“整天都看不找太阳,我他ma的能不白吗?”郭兴旺终于是第一次感受到了阳光有他ma的多美好。“你别一来就气我啊。”

“咋样?想吃点啥?这半个月净吃窝窝头了吧。”鲁康说道:“是不是想整点酒肉啊。”

“废话,能不想吗,我他ma的再里面都憋坏了,就想肉,啥肉都想。”郭兴旺笑了起来,能活着出来运气还算是不错的。“咱们先回乡里吧,我还怪想这帮人的。”

“成,你说了算,上车吧。”

“你不怕我的晦气传给你啊。”

“你还少传了。”鲁康钻进驾驶的位置,打开了另一侧的车门:“你这次回乡里最想见到的是谁啊?”

“当然是林若男了,ma的,你不知道,在里面可给我整拉了。”郭兴旺拍了鲁康的大tui一下:“先给我整根烟,半个月没抽着了。”点上烟后,郭兴旺贪婪的抽了几口:“林若男这个丫头蛋子也不哪来的本事,居然在里面叫一帮流氓子拾掇我。”

“你这不活蹦乱跳的吗。”鲁康挂上档,松开离合:“流氓也叫你拾掇了吧。”

“收拾是收拾,我他ma的蹲了三天jin闭,ma的,差点就憋死了。”郭兴旺吸了几口,扔点烟,又换上了一根:“ma的,别提了,真把我折腾老实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