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合集 > 迷性(完结 番外) > 迷性(完结 番外) 第158章

迷性(完结 番外) 第158章

迷性(完结 番外) | 作者:书友上传| 更新时间:2016-12-24 02:5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过轮椅,跟着保姆进到厨房。

“这儿太挤,要不你带夫人先出去。”

看护点头,推着轮椅来到厨房外,三步开外有个窗子,殷流钦从来不让开这窗,看护拉开窗帘,打开窗户,“阳光多好,太太,您在这休息会。”

看护站到她身后,倚着厨房门口,“像太太这样,需要多晒会太阳,老呆在屋里对恢复不好。”

“可不是嘛,”保姆边拣菜,边回头说道,“但殷少不让,他说不能留太太单独在外面,可能有钱人也不轻松,得时时刻刻提防别人吧。”

“就是,”看护眼睛望向窗外,“我给太太开个窗子,让她多接触外面的景色,你说一个人成天闷着,有多少钱都不会快乐的……”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闲聊,全然没有注意到另一幢别墅内的异样。

聿尊反锁在书房内,他双腿搭在办公桌上,接到电话时,他双目紧闭,“喂。”

“聿少,时机到了。”

聿尊深壑的眸子犹如藏身于黑暗中的虎狼一般,发出嗜血的精光,“你确定?”

“狙击位准确,正对窗口。”

聿尊合起手机,修长的双腿来到墙面前,他取出黑匣子,手掌略带抖意地抚向里头的狙击**。

聿尊让陌笙箫约殷流钦到外面,只是想更好地保护她。倘若笙箫一直不出去,殷流钦势必会起疑心,聿尊命人在殷流钦家不远处的别墅内日夜盯防,为的就是找到最好的机会,他没想到的是,竟然会和陌笙箫出去的时间一致。

聿尊来不及想这么多,他拎起匣子往外走。

他来到车库,没有选择平时常开的那几辆座驾,而是选了一辆普通的黑色宝马车,聿尊坐进车内,掏出手机,拨出去个电话,“情况怎样?”

“聿少放心,太太还在上岛咖啡馆内。”

聿尊精心安排好之后,这才驱车离开。

黑色宝马车飚速来到惜风苑旁的别墅内,这儿的入住率不多,聿尊压下帽檐,进入车库停车。

他拎着东西来到二楼。

里头有几名男子,驾着狙击枪,无时不在寻找好的狙杀点。由于殷流钦做足准备,聿尊不得不租下这个位于惜风苑后方位的别墅,只有在这儿,才能避开那些藏在暗处的眼线,但要开枪却很难,除非目标走到后面的花园,等待的这么些天过去,毫无机会。

“聿少——”靠窗的男子迎上前,聿尊来到他方才站的地方,他冷毅的俊脸凑向瞄准镜,果然!

“这本来也是个死角,这扇窗户从来不见打开,就连窗帘也一天到晚拉着。”旁边男子汇报道。

“看来,殷流钦也知道。”聿尊眯起凤目,身子没有移开的意思。

“窗户是里头的看护给打开的,虽然能看到人,但要射中要害有难度,毕竟距离和角度不是最佳方位。”

聿尊盯着瞄准镜内的那张脸,他紧抿的嘴角轻颤,手指扣住扳机,犀利狂狷的眸子恨不能在对方身上穿出千百个空,他眼底布满杀戮,尽管如此,他还是松开食指,上半身直起,“你继续盯着。”

“是。”

聿尊来到房间内,他掏出手机,“何姨,帮我打个电话给笙箫,让她现在马上回去。”

陌笙箫手掌撑起小脸望向窗外,这炎热的午后,静谧平和的有些吓人,她总觉得会出事,又想不出会有什么事。

何姨的电话令她蓦然回神,陌笙箫拿起手机接通,“何姨,有事吗?”

“笙箫,你要回来了吗?奔奔哭闹个不停,我和陈姐哄不住,他哭得嗓子都哑了……”

“尊,他人呢?”

“聿少去公司有事。”何姨按着聿尊的吩咐,她编了个借口,没说这是聿尊的意思。

“好,我知道了。”陌笙箫挂断手机,她蹙眉细想,目光对上殷流钦。

“怎么了?”

笙箫望着偌大的咖啡厅,何姨说奔奔哭闹,但在电话内陌笙箫并未听到一点哭声,笙箫面露矛盾,难道,是聿尊已经准备下手,如果真是这样,那目标肯定是冲着殷流钦而来。

“没……没事,孩子哭着要找我。”陌笙箫心不在焉地吃了几口点心,她借机敛起惊慌,这种时候,她想不到办法来帮助殷流钦,她也不能点破,毕竟于笙箫而言,殷流钦只是个见过几次面的客户,而聿尊,却是她丈夫

孰轻孰重,逼得陌笙箫不得不做出选择。

“能和我说说,你和你丈夫是怎么开始的吗?”

笙箫收回神,眼睛瞥向旁边的手机,她不想看着任何人受到伤害。

“你为什么对我的事这么感兴趣?我不想说。”

殷流钦挽起唇瓣,“这才像你,方才那样子,我真不习惯。”他轻呷一口咖啡,“陌笙箫,我对你真有了兴致。”

“那我劝你,免了吧。”

“我觉得你总是很开心,这种笑也会感染到我,我又摸不透你在想什么,要换是别人敢一次次顶撞我,我非要整死她们不可。”殷流钦半开玩笑,半是认真说道。

陌笙箫想再呆一会,至少要消除掉心里的疑虑,“那我敢断定,你以后会被修理的很惨!”

“为什么?”

“你迟早有天会遇上个能管得住你的人,你这副风流成性的模样,哪个女人吃得消?”

“其实,我可以改……”

陌笙箫装作听不懂,她有意避开,眼睛望向窗外。

午后三点。

聿尊抽根烟,走出房间。

他来到窗边,挥手示意旁边的男子离开。

聿尊拿起狙击枪,十字瞄准镜对上妇人的脑部,他当年是基地最好的狙击手,这会,只要扣动扳机,他能保证令她一枪毙命,不给她留一丝活过来的希望。

聿尊戴起耳机,他前额渗出细汗,积压二十几年的仇恨扩张得他整颗心好想要跳出胸口,他想起父亲死前的惨状,想起母亲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时的哀嚎,聿尊幽暗的眼眶蒙上一层细碎的水雾,他咬紧牙关,大片汗渍浸湿他宽阔有力的背部。

“聿少,太太还在咖啡馆没有离开。”

聿尊低声咒骂,掏出手机打给陌笙箫。

“你在哪?”

“我出门的时候告诉过你,我在外面。”陌笙箫另一只手搅动杯里头的咖啡

“给我回去,走!”

笙箫听得出来,聿尊隐忍的怒气已接近爆发点,他口气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阴森,陌笙箫紧咬下唇,“我难得出来,坐会再回去。”

她掐断电话,殷流钦扬唇,“聿尊?”

陌笙箫又怕他看出什么来,“他不喜欢我和你单独见面,主要是视频的事,他防你跟防狼似的。”

殷流钦心底才起的疑虑,被陌笙箫三两句话拨回去。

笙箫不着痕迹叹口气,她夹在中间,到底是在帮殷流钦呢,还是在帮聿尊?

聿尊强忍怒意,陌笙箫和殷流钦在一起,他这个时侯动手的话,极有可能给笙箫带来危险。

在确保她安全之前,聿尊只能忍。

他回到原位,眼睛盯着对面。

看护站了会,走进厨房,“我帮你拣菜吧。”

保姆笑意盈盈,“你先给夫人喂点水,这大热的天,万一一个疏忽,殷少回来我们都得挨骂。”

看护点头,“好,我难得遇上你这样投缘的,以前做的那些人家,哪能好好相处呢,都恨不能将对方赶走才算干净。”看护走到妇人身后,拉住轮椅往后退。

聿尊眉头紧皱,手指压向扳机,旁边的男子拿着望远镜观察,“聿少,她要离开了!”

机会可能只有这么一次,聿尊心跳至嗓子眼,大滴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滚落,他额前青筋直绷,整个人紧张地犹如一张拉开成最大角度的弦,随时都有一触即发的可能。他耳朵内嗡嗡作响,全是父母亲惨死之前的挣扎和悲鸣!

“聿少——”

聿尊闭起眼睛,手指抚向耳机,“情况怎样?”

“太太没有离开。”

聿尊收起呼吸,眼里的沉痛四处满溢,他松掉手,身子一侧倚住墙面,右手僵硬地张开,连握紧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他眼睁睁看她离开,手指只需要点一下,他就能送她下地狱!

“聿少——”旁边男子不安上前。

“滚!”聿尊骤然转身,猛的一拳挥出去砸向墙壁,古铜色肌肤瞬时迸裂,鲜血飞溅在洁白的墙上,汩汩而下。

男子吓得收住话,一声不吭回到窗前。

陌笙箫在咖啡馆内坐了半小时,没有见到异样,她烦躁的心慢慢沉寂,也许……是她杞人忧天,笙箫喝完杯里面的咖啡,“我先走了。”

“不多坐会?”

“我得回去照顾奔奔。”

“我送你。”

陌笙箫拿起挎包,“不用,我开车来的。”

殷流钦把手机塞给陌笙箫,“你要不拿着,我会天天来烦你。”

“好吧。”笙箫没有推却,殷流钦跟在她身后,“我送你上车总行吧?”

陌笙箫走出咖啡馆,人都是自私的,她倘若开口提醒殷流钦,势必会对聿尊不利,她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让心里好过点。

笙箫发动引擎,“你也回去吧。”

陌笙箫看着殷流钦走向停车位,她这才开车离开。

车子一前一后驶进闹区,笙箫过绿灯,殷流钦的车被红灯拦在后面,陌笙箫开出去没多远,从后视镜内发现十几辆黑色的轿车形成一个车队,呈不同方向包抄。

她右边的车驾驶座上,一名男子打出电话,“聿少,太太安全了。”

聿尊狠狠拽下耳机,充血的眼睛抬起。

看护给妇人喂过水,推着轮椅经过厨房,“我看夫人喜欢晒太阳,我再带她晒会。”

保姆拣完菜,走进客厅,“好啊,这窗外的阳光挺好呢,怎么殷少老不让我们开窗?”

对面,拿着望远镜的男子朝聿尊惊呼,“聿少,目标出现。”

聿尊凝神,一把推开男子,眼睛透过瞄准镜望向远处。

妇人出现的方位,正差窗口。

聿尊所在的位子极为隐秘,尽管是一扇窗,但留出的地方很小,一般不会注意到这。

他手指扣住扳机,瞳仁内闪过一道狠戾,右手背血肉模糊,他却全然感觉不到疼,聿尊调准枪口,正对妇人前额,他狭长的凤眸轻眯起,眼眶内,涌现暗潮涩意。

聿尊明显感觉到眼里一阵冰凉,他微微定神,“去死吧,陪着他下到地狱,去给我父母磕头忏悔!”

“砰——”

“啊——啊——”看护的尖叫声撕心裂肺,身后的保姆吓得两眼圆瞪,昏死过去。

与此同时,好几道枪声传来,但显然一时半刻没找到攻击点。

聿尊并未就此收手,瞄准镜中,妇人脑部中弹,头歪着侧向旁边。他嘴角轻勾,精致绝美的五官几近扭曲,“让你儿子也尝尝看,这种仇恨该有多痛?”

狙击枪对准妇人心脏,“砰——”

飞溅的血花渲染人眼。

聿尊收回手,他曾经,也是王子一般的高贵,却被培育成****机器,血债血偿,他们该死!

聿尊重新戴回耳机,“给我狙杀夜神!”



154毁容

这么多车子,陌笙箫立马感觉到不对劲。

她心一惊,车停靠在马路边。

与此同时,十几辆车跟着停住,一辆车子迅速穿插至她左方,副驾驶座内的男子立马下车,拉开笙箫的车门,“太太,请您跟我们回去。”

“出什么事了?”

男子并未正面回答,“得罪。”他大掌扣住陌笙箫的手臂,笙箫右手拿起旁边的挎包,男子动作急切,力大的在她手臂掐出几个红色的指印,陌笙箫没再多问,跟着他上了旁边的车。

车队一路护送她离开,笙箫的车由另一人驾驶,陌笙箫望向后头,看不到殷流钦的车。

“聿少在哪?”

“太太,夜神和聿少之间有深仇,他很危险,我们都希望,您能远离他。”

“夜神是谁?”

“殷流钦是他的假名。”

陌笙箫沉默,白皙的面色透出一种肃然,她锁紧秀眉,“是何深仇?”

“我们只知,聿少和夜神之间,注定要死一个。我们的责任,是尽力保护好聿少。”副驾驶座上的男子说完这句话,面色复杂地瞅了眼陌笙箫。

笙箫一阵心慌,全身抑制不住轻抖,她抱紧怀里的挎包,电话铃声陡然响起,她吓得心跳加速,经久不歇的彩铃回荡在死寂的车内,陌笙箫拿起手机,没有看到来电显示。但声音确实是从她这里发出来的,笙箫这才想起殷流钦送她的手机,她急忙掏出来。

殷流钦从远处看见她被拽上另一辆车,理由无非是两种。

一,对方是聿尊派来的人,那对笙箫势必不会有伤害。二,是他这时正在担心的,绑架。

“女人,接电话!”

陌笙箫握紧手机,正是殷流钦的号码。

她抿紧菱唇。

“太太,挂断吧,电池取出来,说不定手机内装有******或定位仪。”前排男子焦急提醒,殷流钦送笙箫手机,他们都看在眼里。

陌笙箫打开车窗,镶钻的新款手机呈抛物线丢掷于地面,车来人往的马路嘈杂拥堵,后面的车子来不及做出反应,车轮已碾压过手机,“什么玩意?”

司机发出声质疑,继续行驶。

殷流钦若有所思地盯着手里电话,里头传来机械的女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他才挂断,一通电话紧接着打进来。

殷流钦瞥了眼,心里蓦地一惊,家里若不是有急事,这个号码不会打他电话。

“喂?”

“殷少……夫人……”

殷流钦猛地往左打方向盘,黑色的车轮蹭过路牙石,“我母亲,怎,怎么了?”他听到自己颤抖的嗓音,牙齿也在微微打颤。

“夫人,她被枪杀了。”

别墅,二楼。

聿尊站在窗前,盯着不远处那团混乱的场面。

几名男子飞奔进客厅,保姆吓得昏死过去,看护手掌按住桌沿,摇摇欲坠,脸部还有溅到的血花,“啊——啊——”

她尖叫不停,另一只手颤抖地捂住眼睛。

聿尊收回狙击枪,这会,一百个奇迹都不能救活她的命。

“多调些人手,夜神一准会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