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合集 > 迷性(完结 番外) > 迷性(完结 番外) 第25章

迷性(完结 番外) 第25章

迷性(完结 番外) | 作者:书友上传| 更新时间:2016-12-24 02:4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她只说了一个字,就轻阖起眼皮,除了楼下花园内的观景灯,整个皇裔印象都沉浸在安静的黑幕内。房间内静的,连雪花飘落的声音都能听到,陌笙萧却觉两只耳朵嗡嗡作响,她只能维持这个姿势,聿尊沉稳的呼吸声就在头顶,她以为他睡着了,便转过身去。

男人调整下姿势,俊脸挨着笙萧的颈窝,“睡不着?”

他一开口,呼吸就灼热地散在她颈间,痒痒的。

“嗯。”

“那说明你还不累,”聿尊话落,一只手钻进了她睡衣内恣意妄为。“累到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自然就睡着了。”

陌笙萧忙出手推拒,她真的不能再要了。

窗外,陡然一道尖锐的警报声划破宁谧,笙萧惊得全身一颤,聿尊速度极快地掀开被子,一手搭上旁边的睡袍,几乎闪眼的功夫,他就已经推开落地窗,走上阳台。

笙萧目瞪口呆,等她穿好拖鞋走出去的时候,整个皇裔印象亮如白昼,全部的灯光已自动打开。

严湛青没有想到,这还装了远红外警报系统,他拍拍手掌上的尘土,起身时,又变回一副贵胄公子的模样。

“当官的,这还做起小偷来了?”聿尊扬笑,揶揄道。

严湛青穿过户外花园,站在阳台下,陌笙萧见到是他,忙退一步身,回到落地窗前。

“我要见笙萧。”哪怕是仰视的角度,严湛青摆出的,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姿态。

“你没有表吗?看看几点了,我们在睡觉。”聿尊腰部轻靠在白玉雕花栏杆上,特意将我们二字咬的极重。

“笙箫,我知道你听得见”严湛青方才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陌笙萧的身影,“苏柔她没有怀孕,我会取消和她的婚礼,笙萧,回到我身边,我发誓,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

要和不要,永远都是这么简单的吗?

陌笙箫穿着单薄的睡衣,忘记披件外套就跟了出来,凉风习习,顺着她裸露在外的颈部渗透进全身每个细胞,严湛青的话,令她更加觉得冷。

她也没有想到,苏柔竟真的是假怀孕。

其实,就算没有苏柔,他们说不定还是会走到今天这步。

“她现在跟着的是我,严湛青,你胆子真够肥的,大半夜都敢闯进我家来。”聿尊扬声,面部线条犹如被精心雕刻过般那么犀利,他漠然开口,语气倨傲。

“你别忘了,笙萧爱的还是我。”严湛青十分笃定。

陌笙萧只看见聿尊一个转身,他擦身走进卧室,打开角落的酒柜,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样东西。

她看不真切,直到聿尊上膛,打开保险,陌笙萧眼睛咻地圆睁,忙扑过去拉住他的手,“别……”近距离一看,果然是**!

他怎么会有枪?

陌笙萧后背冒出涔涔冷汗,朝着楼下大喊,“你别说了,快走!”

“笙萧,原谅我。”

他真的不怕死吗?

陌笙箫才没有闲心思管那么多,她双手握住聿尊的手腕,男人见状,手臂顺势一带,将她固定在自己同栏杆之间。一手抓起笙萧的右手,将枪塞进她手里后,握住她的手,将枪对准了严湛青。

那把枪沉甸甸地拿在手里,笙萧只以为聿尊就是个从商的,顶多也就是脾气坏点,哪成想他们睡觉的卧室,居然还藏着枪?

他究竟是什么人?

严湛青倒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张,陌笙萧手臂沉下去,被聿尊扣住手腕后又抬起,笙萧忙朝严湛青喊道,“你快走。”

楼下,警报声惊动了湘思和何姨,两人双双出现在花园内,一看这仗势,吓得哪里还敢说话。

“聿尊,你放他走吧。”

“这可是他自己送上门的。”聿尊将枪。瞄准严湛青,一只眼睛轻眯起,似在做着准备动作,陌笙萧想他不会开枪,但到底也心存担忧,“要真出了人命,你也逃不了干系。”

“谁说的。”男人轻掀起薄唇,“我可以挖个坑把他埋了,谁都找不到。

“笙萧,我明天就取消婚礼,我不会再见苏柔……”严湛青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要不然也不会三更半夜跑到皇裔印象来,他像是中了很深的毒,非要陌笙箫不可。

笙萧怕他再说下去,真会出事,聿尊的性子阴晴不定,说不定真能一枪打出去。“我们回屋吧。”

她另一手放在聿尊手背上,轻轻拉了拉,男人见状,原先绷起的嘴角稍显缓和,他就势将左手绕过笙萧的腰,顺着睡衣纽扣间的间隙伸了进去。

严湛青面色灰白,捏紧了双拳要冲进屋去。

何姨忙去阻止,可她那点劲哪里是严湛青的对手,一推就将她推倒在地上,他闯进大门,再顺着楼梯走到二楼。聿尊不喜欢在家锁门,所以严湛青旁若无人地进了主卧。

笙萧从没想到,自己会碰上这一幕。

地板上散落着她和聿尊的衣物,他想要的时候,总是迫不及待,连****服的时间都不肯给她。陌笙萧羞愧难当,聿尊倒是大大咧喇坐在大床上,拖鞋边上,是笙萧粉红色的文胸,“想不到你还有这嗜好,喜欢看真人秀吗?”

严湛青站在正中央,头顶的水晶灯折射出他苍白的俊脸,他爱陌笙萧,却做不到他嘴中说的,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笙萧自然也知道这点。

他不甘心,走过去,踩着笙萧的衣服来到她面前,“我带你走。”

“你别闹了”陌笙萧想甩开他的手,却并没有甩掉,明知道不可能还要在一起,这不是自已折磨自己吗,“我不会走的。”

聿尊起身,走来,一手搭上笙萧的肩膀,“听见没,你烦不烦,要玩就要玩得起。”

听到警报闻讯赶来的保安在何姨地带领下冲上二楼,聿尊接住笙萧回到床前,挥了挥手,“把他拖出去。”

陌笙萧抿着嘴角,一句话都没有说。

保安上前,严湛青深睨了一眼笙萧,“我没想到你会选择他,如果非要让你走投无路才能回头的话,我也介”他两个拳头死死紧捏,大步走出卧室。

笙萧见众人离开,便蹲下身去捡地上的衣服。聿尊一把将她向后拽,她膝盖弯曲,栽倒在地上。男人将她手里的衣服抢过去,转身几步来到阳台,将那些衣服全抛下了楼。

陌笙萧从地上站起,只觉小腹内传来一道抽痛,她用手压了下,疼痛没多久就散去,她走到床前,将放在那的一杯凉开水喝下肚。

聿尊站在阳台上,眼见严湛青出去后才回到卧房内,笙萧已经钻进了被窝,就露出个黑乎乎的脑袋。

他身子一倒,全压她身上,“又春心荡漾了?”

她想不出,他怎么会用这个词,陌笙萧重的说话都喘不上气,“我都这样了,还有谁会要我?”

“他若要你呢?”

笙萧推了推,他还是不动,“那我不要他,行了么?”

“给你一百个熊胆,谅你也不敢。”聿尊起身,掀开被窝钻进去。

聿尊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解除和苏柔的婚约,严母正生着气,但听他这么打算,还是不肯答应,严父身居高位,更加不允许这样的事出现在自己儿子身上。严湛青和陌笙萧的事他也有所耳闻,虽然苏柔耍了手段,但是和严家,总算门当户对。

严湛青回到自己的住所,几乎整晚没睡,阳台上的烟头散了一地,他几乎将自己逼入一个死角,仿佛只有那样,他才能让笙萧回头。

陌笙箫当时只以为严湛青说的是气话,她没想到,苏年的案子会被重新翻出来。

警察直接守在学校门口,所幸她是接了电话匆忙跑出来的,他们将地带回警局,要她重新叙述当晚将苏年推下楼的经过。很多细节,其实是经不起推敲的,笙萧不敢多说,生怕露出马脚,她想打电话给聿尊,可显然,他们连她这点微薄的权利都列夺了。

陌笙萧在里面呆了几个小时,出来的时候,整片天空已沉浸在诡异的幽暗中,她没有细述,更是绝。不提湘思,她握了握手掌,一手心的汗水。

出手机,好几个聿尊的未接来电,她鼻子有些泛酸,刚要回拨,手腕就被一人给握住。

她螓首,见是严湛青,陌笙萧侧开身子要离开。

“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警察为什么要找你。”身后,冷冽的声音乍起陌笙萧顿住脚步,回过身时,脸上写满难以置信,“是你?”

“是我。”凭他的关系,只要一个电话,她好不容易避过去的的灾难,又能兜回来。

笙萧逼近一步,眼睛圆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初聿尊不就是凭借这个条件得到你的吗?笙萧,我也想试试……”

“你疯了!”

“我是疯了”严湛青微扬起下巴,“既然你非要这样才能答应,我并不介意做回恶人。”

“啪!”陌笙萧一个巴掌甩出去,心里被突然聚来的哀伤挤得满满的,月光跳跃在那张近乎透明的小脸上,她忍住悲戚,一字一语道,“我真是错看你了。”

“是吗?”严湛青任她打,他也没想到自己竟会下那样的手,他只想笙萧回头,既然他爱她,她也爱他,她为何就甘心留在聿尊身边。

“你想做什么?”

“我想要什么你还不清楚吗?”严湛青拉住笙萧的手将她塞到车上,他想和她好好谈谈,他不信笙萧已经对他死了心。

来到千色要了个包厢,严湛青给了服务员不少小费,包厢内除了高调的音乐外,就只有面对面坐着的二人。严湛青连连灌下好几杯酒,笙萧将一直捏在手里的手机放回包内,“想说什么,说吧。”

“笙萧,只要你回到我身边,苏年的案子,我会让它永远沉下去,你相信我……”

“湛青”她开口打断他的话,男人听她这般称呼,以为会有转机,笙萧视眼氤氲上朦胧,“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也只剩交易了?”

严湛青心里一痛,抄起桌上的酒杯拼命往嘴里灌。

陌笙萧只是看着,强忍着才没有掉出眼泪。

包厢门突然被打开,几名男子携着女伴相继走进来,“严少,到千色来寻乐也不找我们,不够意思吧?”

为首的男人手里夹着烟,陌笙萧鼻子不由轻皱,地中午没有吃饭,这会胃里面翻腾的难受,几个男人陆续围坐在边上,烟味夹杂着女人身上的香水味扑面而来,笙萧再也忍不住,弯腰剧烈地干呕起来。

“呕,呕——”

一女子见状,笑着抿了抿嘴角,“严少,你中奖了,看妹妹这反应,定是有了。”

严湛青眼角闪过阴戾,右手握紧酒杯,“你说什么?”

“我说也是,你肯定不戴套,这会将人家肚子搞大了吧?”

陌笙萧听不过去,一手压住胃部,起身要走。严湛青随手将酒杯丢梆出去,他大掌一扬,抓住笙萧的手臂,“你是不是有了,你说清楚。”

“放开我,我要回去。”

回去?去聿尊哪?严湛青额前直绷起青筋,他随手将笙萧甩出去,“今天你哪也不许去!”

他气力很大,笙萧摔倒的时候,小腹重重撞在茶几角上,她痛的滚在地上,身子拱起,差点晕死过去。严湛青见她躺着不动,忙蹲下身,“笙萧,笙萧你没事吧?”

陌笙萧死咬住嘴角,一张脸几乎是泡在了汗水里面,头发交错在脸上,她张了张嘴,却只有哼的力气,“好痛……”

“啊,啊……”边上,有人喊了句。

严湛青低头,只见笙萧浅蓝色的牛仔裤上已经渗出血渍,一女子尖着嗓子喊道,“快送医院,再这样下去孩子就保不住了……”

孩子,怎么可能?陌笙萧大口喘气,全身疼的抽搐,她以为严湛青定会将她送往医院,没想到男人的视线竟定定落在地脸上,“笙萧,我们不要这个孩子……”

他黑邃的眸中倒映出笙萧涣散的神色,严湛青将她抱在怀里,嗓音明显哽住,却依旧硬着心肠,“笙萧,别怕,你再忍忍,马上就没有了。”

陌笙萧心如死灰,她脑袋无力地靠在男人肩膀上,“你难道真想看着我,流血流到死吗?”她嘴唇被咬出血来,出现在眼睛内的画面,都开始模糊摇晃。

“笙箫,对不起……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严湛青无意识地反复呢喃,陌笙萧用力将他推开,嘴角一动,扯出的不知是哭还是笑,她手肘撑住茶几,站起来的时候,蜿蜒的血渍顺着裤管流到了脚踝处。

46聿尊,救我

“还是去医院吧!”

“滚,你们都出去,出去!”严湛青操起酒瓶砸出去,茶色玻璃渣子从墙壁上迸溅回来,几人不敢插嘴,忙携着女伴快速离开。

陌笙萧弯着腰,几乎是拖着脚步向门口走去。

严湛青知道自己这样有多伤人,可他接受不了,他双脚像是被钉子钉住般,一步都走不出去,“笙萧……”

陌笙萧右手扶住墙壁,她头也不回,只是丢下句话,“严湛青,你有没有想过,我也可能因此会没命?”他不在乎,他要是在乎的话,就不会这样。

笙萧身子贴着墙壁才能向前走,直到她走出包厢,严湛青才追了出去,“笙萧,我送你去医院。”

陌笙箫将他推开,他却挡着不肯让开,“我不想看见你,难道,你真要我死在你面前?”

严湛青怔住,想要挽回,陌笙萧已经扶住墙壁,佝偻着身子一步步朝外走,千色外面霓虹灯放耀出迷离的璀璨,她裤裆内全是血,小腹痛的像是在翻搅一样。

包里的手机在这时响起,笙萧一只手伸进去,掏了半天才拿出来,按下接通键时,男人怒不可遏的声音穿透过来,“陌笙萧,你死了是不是?滚哪去了……”

笙萧弯下腰,蹲在地上,她另一只手撑住冰冷的路牙石,聿尊充满怒意的嗓音听在耳中,却并不像平日那般可恶,相反,笙萧觉得那颗冰冷彻底的心,总算升起一丝丝的暖意,人就是这样,对突然伸出来的温暖的手,总是很容易抓住。

她两条腿冷的直哆嗦,嗓子反复哽咽,才开口道,“聿尊,聿尊……”

陌笙萧靠在一棵香樟树上,她双膝拱起,两只手用劲按住腹部,聿尊那辆车横穿马路,下车的时候,就见笙萧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